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片信息:

https://img0.baidu.com/it/u=3352187453,2763756275&fm=253&fmt=auto&app=138&f=JPEG?w=889&h=500

原文信息:

Kitamura, Shuhei, 2022. "UFOs: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Unidentified Threats," OSF Preprints tme8f, Center for Open Science.

原文链接:

https://ideas.repec.org/p/osf/osfxxx/tme8f.html

 

“我们不屈服于恐惧,我们创造恐惧”

——《纸牌屋》

 

01

引言

 

美剧《纸牌屋》里有这样一个场景:凯文·史派西饰演的男主Francis Underwood在总统大选前进行政治游说时恰好撞上了飓风运动,这使得男主及其竞争者Heather Dunbar立刻暂停了全国范围内的政治性活动,将游说立刻集中到了佛罗里达州等若干受灾严重的地区,并同时向受灾州注入大量用于竞选活动的赈灾基金,拉拢选民,以收获良好的声誉和更多的选票。

 

无独有偶,类似于飓风等自然灾害,UFO目击事件作为外生冲击可能引起民众对国防安全的担忧,造成社会恐慌,从而使民众向其认为更能保证国家安全的政党投票,最终影响政治选举结果。作者在这篇研究中聚焦于回答两个问题:(1)UFO目击事件如何影响政治选举结果?(2)UFO目击事件如何影响选民政治信念与决策偏好?通过严谨的实证分析,作者发现,从选举结果来看,UFO目击事件数量的增多会显著增加共和党选票在政治选举中的份额,这一结论在总统大选、参议院选举和众议院选举等不同场景下均成立;从选举机制来看,UFO目击事件数量的增多会影响选民偏好,使其要求政府增加国防军费和科学技术开支。作者借助“UFO目击事件”这一视角,提供了外来国家安全危机影响政治选举结果和选民偏好的新证据,并揭示了其背后的政治经济学逻辑,在充满趣味的同时也具备一定的学术价值。

 

实证策略

02

 

1. 基准回归

基准回归模型中的c和y分别表示县区和年份。被解释变量Outcome表示美国2000、2004、2008、2012、2016连续五届总统大选、参议院选举和众议院选举的选举结果;核心解释变量UFO为大选日前4周的UFO目击事件数量。为了控制众多可观测因素和不可观测因素对实证结果的可能影响,作者选取了人口密度、中层家庭收入、所处经纬度、周边国家和地区的降雨量以及军事设备数量作为控制变量,还控制了区县固定效应、年份固定效应等不可观测因素。

 

2. 内生性问题

本文在识别上最大的挑战在于无法保证UFO目击数量的外生性。例如,民主党或共和党为了拉拢更多选票,可能在临近选举前利用手中掌握的政治资源裹挟媒体,使其低报或高报UFO目击事件数量,从而无法保证基准回归结论的无偏性。考虑到UFO目击事件数量的多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空气能见度的高低,为了重新得到可靠的UFO目击事件数量,作者以夜间云量大小视作影响UFO目击数量的外生冲击,首先利用公式(2)和(3)计算得到UFO目击事件数量的预测值,再将得到的预测值作为工具变量进行2SLS回归,从而得出可信的估计结果。本文所选工具变量的有效性体现在两方面:(1)从相关性角度来看,计算得到的UFO目击事件数量预测值同属UFO目击事件数量,且云量对目击事件数量的遮掩效应较小,故与媒体报道的数量必然有强相关性;(2)从外生性角度来看,UFO目击事件数量预测值是基于夜间云量大小的波动情况计算得出,而夜间云量的外生性则直接决定了UFO事件披露数量预测值的外生性,故符合工具变量的使用要求。当然,作者也在文中通过线性拟合图、稳健性检验和安慰剂检验等多种方法对工具变量的合理性施予论证。

这里还需要注意两个细节:(1)作者之所以选用夜间云量作为外生冲击,是因为绝大多数的UFO目击发生在夜间,因此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估计偏误,提高预测值拟合精度;(2)由于云量指标的数据精确到了小时层面,作者在完成对式(2)的估计并得到拟合值后又将其在小时—日度—月度层面进行加总,最终得到了年份—区县层面UFO目击事件数量的预测值。

 

Table1结果表明,在更换固定效应的设置方式后,云量大小的增多降低了UFO目击数量,二者的负向关系在统计意义上十分显著。Figure A.2表明工具变量具有较好的相关性。

 

3. 机制检验
 

作者从选民投票行为与选民偏好的角度出发,运用式(6)对UFO目击事件数量影响政治选举的内在机制进行检验,下标i和s分别表示选民个体和州。被解释变量Voted来自大选前发布的ANES调查问卷。就量化选民投票行为而言,若选民选择投票给“共和党”,取值为1,否则为0;就量化选民偏好和政治信念而言,关于“选民认为是否应增加国防开支?”,选民根据自身偏好从数字1(政府应削减国防开支)—7(政府应增加国防开支)中选择相应数字。针对政府是否在科学和技术方面扩大支出的偏好则根据问题“你认为联邦政府在科学和技术支出投入方面应扩大、减小还是保持不变”确认,与度量选民关于社会福利支出多少的态度相一致。

 

03 

数据来源

 

作者在文章中运用了多个宏观、微观数据库。UFO目击事件的数据来自于国家UFO事件报告中心(NUFORC);选举结果和票数份额数据来自Dave Leip’s美国总体选举结果地图册2000~2016年间5次总统大选的数据;选民偏好、投票行为以及数据来自于ANES问卷和ICPSR数据库的匹配数据;云量数据来自于NASA提供的精确到小时的全球平均云量原始数据;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日度降雨量与军事设备数量来自于分别来自于CPC dataset和美国人口调查局(US Census Bureau)。Table A.1为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实证结果

04

 

1. 基准回归结果

Table2展示了基准回归结果和工具变量回归结果。可以看出,UFO目击事件数量的增加提高了共和党在政治选举中的选票份额,且该结论在总统选举、参议院选举和众议院选举中均成立。相比于OLS回归,工具变量回归结果的系数符号与之相反,且系数大小和显著性水平均得到了改善,证明本文的内生性问题得到了较好解决。

2. 稳健性检验

(1)更改时间窗口

基准回归分析中的核心解释变量为距离大选日前4周的UFO目击事件数量。为进一步检验文章结论不会因所选窗口带宽的不同而产生较大差异,作者将核心解释变量依次更换为大选日前3周、前2周、前1周,以及大选日后1周、后2周、后3周、后4周的UFO目击事件数量。Table 3的检验结果符合预期:除大选前1周外,大选前4—2周UFO事件披露数量的增多均会提升总统大选中共和党的选票份额,且这种正效应随时间窗口的缩短而提升,而大选后1—4周则没有显著影响。特别的,作者认为,之所以大选前1周的回归系数相对较小,是因为在此较短的窗口内还未能积攒足够的UFO目击事件数量,从而导致其对共和党选票份额的提升作用有限。

 

 

(2)控制其他因素

作者进一步选取了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军事设备数量、UFO目击事件数量、云量大小和降雨量作为控制变量纳入回归模型中,以消除其他在空间上存在相关性的可观测因素对文章结论造成的影响。Tabel A.4表明,在控制了一系列其他因素后,基准结论仍然稳健。除此之外,作者还采用剔除趋势变量、将UFO目击数量从连续型变量更换为二值变量等实证策略,均通过了稳健性检验,感兴趣的读者可在原文中检索相关内容。

 

 

3. 机制分析

Table4首先汇报了UFO目击事件对选民投票行为的影响。Table4结果表明,UFO目击事件的增多会在参议院选举中提升选民投票给共和党的几率,且会在众议院选举中降低选民投票给民主党的几率。尽管在洲际层面回归结果的显著性相较于县区层面有了明显下降,但仍能说明目击事件能够通过作用于选民投票行为进而影响选举结果。

 

 

Table5汇报了UFO目击事件对选民偏好和政治信念的影响。结果表明,目击事件的增多会使选民要求政府增加在国防和科学技术领域的开支,而共和党的政治主张倾向于增加军费开支以保卫国土安全,因此会在政治选举中更受青睐。同时,Table5第(5)~(6)栏的结果并未说明选民在面临外在安全威胁时会要求更高的福利保障,反而主张降低政府用于社会福利的公共支出——尽管这一结论在统计意义上没有显著性。

05 

结语

 

追求稳定的政体和安全的内外部环境向来是民众的基本诉求,也是执政党执政的基本逻辑所在。美国政治学家约翰·穆勒曾提出“聚旗效应”,指每当一个国家面临重大危机时,民众将会对政治更加敏感,认为个人利益与国家群体利益更应步调一致,因此会更加拥护决策者。本文首次提供了UFO目击事件如何影响选民偏好和行为的因果证据,表明2000—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UFO目击事件的增多显著增加了共和党所得票数份额,其背后机制是UFO目击事件导致选民相信政府应增加国防开支和科学技术开支。本文的结论表明,选民和美国当局一样,均在不同程度上担心不明飞行物对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因此,UFO对美国政治和公众生活造成了不小影响,似乎真的可以“操纵”政治选举。

 

Abstract 

In this paper, I study the effect of 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 (UFOs) on political outcomes in the United States. Exploiting a random variation in the visibility of UFOs in the sky, I find that UFO sightings before general elections between 2000-2016 increased the vote share of the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I also find that UFO sightings led voters to believe t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increase federal spending on military defense and on technology and science, although the latter effect was marginal. The results indicate that voters regard UFOs as unidentified threats to national security that warrant further defense enhancements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Keywords: UFOs, national security, defense spending, Economics of Outer Space, American politics

 

推文作者:尚云舟,兰州大学经济学院本科、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直博生

 

如对推文有所疑问,欢迎致信联系推文作者

·邮箱:shangyzh19@lzu.edu.cn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