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原文信息:

Li, H., Meng, L., Mu, K., & Wang, S. (2024). English language requirement and educational inequality: Evidence from 16 million college applicants in China.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03271.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304387824000208

01

引言

在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进程中,许多并非将英语作为母语的国家都已经在其教育体系之中设置了英语课程和相关的评估标准。然而,当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时,尤其是在听力和口语的领域中,对于它的学习往往需要丰富的课外资源。因此,弱势群体可能由于更少的课外资源在教育决策中陷入劣势。本文选用了1999-2003年高考的数据集,发现在高考制度引入英语听力测试后,农村学生由于缺乏英语的学习资源在听力测试中通常表现不佳,这最终加剧了农村学生相对于城市同龄人的机会不平等。

02 

研究背景和数据

(1)英语听力测试与高考

在1978年英语首次被增加进高考时,其考试内容仅仅包括阅读理解与写作。伴随着全球化进程,1999年,教育部要求各省在2003年完成英语考试改革,即在高考中增加英语听力测试内容,并期望通过此举增强学生的英语沟通技巧。此后,各个省份开始在高考中增加英语听力部分,该部分分值为30分(英语满分为150分)。这直接引发了大众对于该项政策可能加剧教育不平等的争论。2005年,教育部完善了这一政策,允许各省自行决定是否添加英语听力考试内容,最终超过一半的省份取消了英语听力考试。

(2)研究数据

本文首先从《中国教育考试年鉴》中收集得到各个省份首次加入英语听力考试的年份信息,并使用相关新闻资料进行验证。在此基础上,本文使用教育部提供的涵盖了1999-2003年间超过2200万的高考学生的数据集。该数据集涵盖了应试者各个科目的考试成绩、户籍情况(可以区分城市考生和农村考生)和大学录取结果等信息。本文最终选定以英语作为外语学科的应试者作为本文研究对象。

03 

实证检验

本文使用了三重差分模型(DDD)进行基准回归,其回归模型见下图。其中,被解释变量为学生的高考结果(高考分数的百分比排名或录取结果),i代表每个学生个体,r代表学生户口类型,p代表学生的高考省份,s代表学生高考选择科目方向,t代表年份。listening为英语听力被纳入高考的指标,rural代表了学生是否为农村户口(如果为农村户口则等于1),本文同时控制了省份-科目方向-年份等固定效应。

借助上述模型,下表反映了高考中引入英语听力测试带来的影响,第(1)和第(2)列结果表明引入英语听力测试后农村学生的英语分数百分比排名的下降超过2%,这可能导致城乡学生之间高考英语考试成绩的差距增加60%,并最终导致城乡学生之间的高考差距增加超过1%,大学录取的差距扩大30%。

作为检验,本文选择首次采用英语听力的前一年作为基期,分别构建了对于城市和农村学生子样本的事件研究模型,为了避免在传统的双向固定效应模型中潜在的估计量偏差,本文使用了基于交互权重的双重差分估计(IW DID)进行回归估计,结果同样佐证了上述结论。

在此基础上,本文同样对上述改革对于城乡学生进入一流大学(“211”和“985”高校)的影响进行了探究。为了避免由于使用整体样本研究带来的潜在的异质性的损失,本文依据高考学生中语文和数学成绩的总和将样本分为四分,分别对其进行基准回归估计。下图表明,对于中位数以下的学生而言,英语听力测试的引入影响力所有大学录取的城乡差距;而对于排名在前25%的学生而言,英语听力测试的引入影响了其进入一流大学的城乡差距。

 

对于上述差距产生的可能渠道,本文同样提出了两个可能的研究假设,即城乡之间英语学习资源的差距可能来源于公共投入或私人投入,具体而言,城市中的学生倾向于就读于资源更丰富的高中(公共投入),同时也更有可能负担课外的英语辅导与学习材料(私人投入)。下表表明,在控制高中固定效应后,原有的引入英语听力考试后的城乡学生之间的差距被消除,这也证明了当农村学生能够获得与城市学生相同的公共英语资源时,他们就不再会因为英语听力考试的引入而受到不平等影响,即公共投入是英语听力考试引入带来的城乡差距的主要驱动因素。

 

04 

结论

本文研究结论表明,在1999-2003年间引入英语听力测试的要求加剧了城乡之间的教育不平等,超过54000名农村学生完全失去了步入大学的机会,超过11000名农村学生丧失了进入一流大学(“211”学校,“985”学校)的机会,这也使得每年约4.5亿元人民币的未来收入从农村学生转移至城市学生。诚然,增加新的考试内容有助于提升学生的综合能力,但过快的实施节奏却可能在无意间扩大城乡间学生的差距。这也给我国教育政策的改革提供了新的借鉴思路,可以通过提升对于农村地区教育资源的投入等缓解教育不平等问题。

 Abstract 

This paper studies the unintended effect of English language requirement on educational inequality by investigating how the staggered rollout of English listening tests in China’s high-stakes National College Entrance Exam (NCEE) affected the rural–urban gap in college access. Leveraging administrative data covering the universe of NCEE participants between 1999 and 2003, we find that the introduction of English listening tests significantly lowered rural students’ exam score percentile ranks relative to their urban counterparts, resulting in a 30% increase in the rural–urban gap in college access. Our back-of-the-envelope calculations suggest that, as a result of this policy change, more than 54,000 rural students lost college seats to their urban peers between 1999 and 2003, and another 11,000 rural students who elite colleges could have admitted ended up in non-elite colleges, causing them significant future income losses.

推文作者:章扬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561篇文章 2天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