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原文信息:

Zhao C., Sandra P., Ruixiang X., 2016. Which is More Relevant for Perceived Happiness,Individual-Level or Area-Level Social Capital? J Happiness Stud (2017) 18:765–783.

原文链接:

10.1007/s10902-016-9752-y

01

研究介绍

越来越多的研究探讨了社会资本如何与个人的幸福感密切相关。然而,大多数幸福研究都集中在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这是基于个人的主观评估的社会资本收集的社会调查。考虑到社会资本最初是一个集体的概念,这篇文章区分了个人和地区层面的社会资本,并研究了他们与感知幸福之间的关系。因此,文章采用了多层次线性回归分析,使用横截面微观数据(基于日本全国范围的互联网调查数据)(N = 9523)。文章重点讨论了四种类型的社会资本:对邻居的信任、与邻居的联系、结合和桥接。根据估计结果,文章首先确认,社会资本在个人和地区水平有一个积极的关联。其次,地区层面的社会资本对感知幸福感的影响的很大一部分是由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引导的。此外,文章表明,地区层面社会资本对个人层面幸福感的影响受到个人层面的属性影响,主要为人格特质。总体来说,该研究结果强调了需要进一步调查主观幸福感和不同层次的社会资本之间的关联。

02 

研究数据与方法

(一)研究数据

本文使用了从日本全国互联网调查中收集的微观数据。该调查是2011年由日本科学促进协会赞助的调查主观幸福感的社会经济决定因素的研究项目。该调查收集了有关个人对自己的幸福感、个人特质、人口统计和社会经济状况的主观评估的充分信息。

(二)研究思路

文章采用了多层次线性回归模型,具体的实证思路如下:

研究采用了多层次中介分析方法,通过收集日本全国范围内的互联网调查数据进行分析。研究使用了个体层面的社会资本指标,包括对邻居的信任、与邻居的接触、与社区的联系以及社区内的社交活动。同时,研究还考虑了个体层面的属性,如性别、年龄、婚姻状况、教育程度、家庭支出和人格特质等。此外,研究还控制了地区层面的属性,如人口密度、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人均犯罪率和纳税人平均可征税收入等。为了解决个体层面和地区层面社会资本之间关系的问题,研究采用了一种简化的经济测量方法,通过估计固定效应模型来预测个体层面的社会资本。通过这种方法,研究得出了个体层面和地区层面社会资本对幸福感的影响,并揭示了它们之间的中介关系。

03 

实证结果

首先,文章从多水平回归模型中获得的对邻居的信任和感知幸福之间的估计关联,结果如下:

其次,文章对其他社会资本指标重复了上述类似的估计:

最后,文章估计了地区层面社会资本和每个个人层面属性的相互作用项的系数,以预测个人层面社会资本的影响:

以上结果表明,个体层面和地区层面的社会资本对于个体的幸福感都有显著影响。具体来说,个体层面的信任与幸福感之间存在正向关联,而地区层面的信任与幸福感之间的关联较弱。当个体层面和地区层面的信任同时考虑时,个体层面的信任仍然与幸福感密切相关,而地区层面的信任则变得不显著。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幸福感仅与个体层面的信任有关。研究还发现,地区层面的信任对个体层面的信任有正向且显著的影响。这些结果表明,个体层面的信任在地区层面的信任与幸福感之间起到了中间传导的作用。

04 

总结

文章的两个结论是:(1)个人层面和区域层面的社会资本都与个人层面的幸福感呈正相关;(2)区域层面的社会资本对幸福感的影响是通过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来中介的。对于所有四种类型的社会资本,区域层面的社会资本对感知幸福的影响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介导的。地区层面的社会资本越高,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就越高,而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又与幸福感呈正相关。与此同时,文章发现,地区层面的社会资本与幸福感之间的关联在控制了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之后变得不显著。这表明,一个地区层面的社会资本对感知幸福感的总影响的很大一部分是由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介导的。这一结果表明,地区一级的社会资本的大部分潜在利益可以通过个人层面来实现。

通过本研究,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个体层面和地区层面社会资本对幸福感的影响,为幸福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和证据。同时,研究方法的运用也解决了个体层面和地区层面社会资本之间关系的问题,为未来的研究提供了参考和借鉴。

Abstract 

A growing number of studies have addressed how social capital is closely related to an individual’s perceived happiness. However, most happiness studies have focused on individual-level social capital, which is based on an individual’s subjective assessment of social capital gathered from social surveys. Considering that social capital was originally a collective concept, this study distinguished individual- and area-level aspects of social capital and their relationships in terms of their associations with perceived happiness. To this end, we employed multilevel mediation analysis using cross-sectional microdata from a nationwide Internet survey conducted in Japan (N = 9523). We focused on four types of social capital: trust in neighbors, contacts with neighbors, bonding, and bridging. Based on the estimation results, we first confirmed that social capital at both the individual and area levels had a positive association with perceived happiness when using them separately as an independent variable. Second, we found that a substantial portion of the effect of area-level social capital on perceived happiness was mediated by individual-level social capital. This suggests that an individual’s commitment to area-level social capital is required if a large portion of its potential benefits on perceived happiness are to materialize. Furthermore, we observed that the effects of area-level bonding and bridging on their individual-level measures were affected by several individual-level attributes, including personality traits. Overall, the results underscore the need for further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perceived happiness and social capital at different levels.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561篇文章 2天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