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推文人 | 陈晓萌 
原文信息:Duflo, Esther, Pascaline Dupas, and Michael Kremer. 2015. “Education, HIV, and Early Fertility: 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Kenya.”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5 (9): 2757–97.
 
引言
 
一提到“失足少女”,许多人都唏嘘不已,未婚先孕和感染性病确实对青少年的身心都会造成很大伤害,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的贫困地区,由于缺乏性知识和避孕措施,性生活的安全性更加缺乏保障。在本篇文章中,2019年诺奖得主Duflo与肯尼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合作,进行了一个长达7年的随机实地实验(RCT),评估肯尼亚政府推行的两个旨在降低未婚先孕和性病传播发生率的教育政策,并向我们揭示,两个目的不同的政策对青少年的性行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实验背景
 
1.教育
 
尽管肯尼亚政府已经在2003年免除了学校学费,但是学生上小学仍需要交学杂费,其中校服是最主要的开销之一,学校认为穿校服可以起到“禁欲”的作用,所以要求学生必须穿校服。因为复读或上学晚,许多学生到十五六岁才读到八年级,而大概三分之一的女生和四分之一的男生在六年级就辍学了,并不能完成学业。
 
2.性教育
 
由于肯尼亚是宗教社会,天主教主张禁欲,这些宗教组织倾向于宣传“婚前禁欲”,所以肯尼亚政府开设的全国性的小学生的艾滋病(HIV/AIDS)课程也是倾向于向学生传达“婚前不进行性行为”的信息,而且教科书并没有要求老师讲解避孕套的使用,只是说老师可以在课堂讨论中提及避孕套作为一种防预措施。
 
3.两个教育项目
 
实验团队与非政府组织(ICS非洲)和肯尼亚教育部门合作,推行两个针对青少年的教育项目。一个是旨在降低学费,提高入学率的教育补助项目,通过向学生发放校服的形式,降低学杂费。另一个是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的HIV/AIDS防预教育课程,希望能减少性病传播。
 
实验过程
 
1.实验地点:肯尼亚西部两个地区的328个小学
 
2.实验对象:小学六年级学生
 
3.实验干预:
 
(1)教育补助:在2003年向当时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发放校服,在2004年秋天,如果学生仍在上学,就向他们第二次免费发放校服。
 
(2)HIV教育:2002年,肯尼亚政府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关于HIV防预的教师培训,2003年,ICS组织帮助肯尼亚政府在184个学校普及了这门课程。
 
(3)在HIV课程普及的两年后,作者随机选取了一份子样本进行了“辩证思考”(CT)项目干预,被抽中参加CT的学校需要组织辩论,辩题就是“是否应该教学生使用避孕套”,除此之外学校还要组织一次作文比赛,主题是“请讨论一下在你以后的生活中,你可以用于保护自己,不让自己感染HIV的途径”,在被抽中的学校中有95%的学校同意组织这两个活动。
 
4.实验分组:
 
本实验一共分为四组:只接受教育补助(S);只接受性教育(H);同时接受教育补助和性教育(SH),控制组。
 
5.实验数据收集:
 
(1)短期(三年)和中期(五年)数据:这两期数据是通过实验团队在五年之内,未事先通知学校的情况下,共7次到访实验学校获得的。实验人员对学生进行点名,并且根据名单询问:xx学生是否还在上学?如果是,在上几年级?如果不是,她还是否住在这一地区?她结婚了吗?她有孩子吗?有几个?现在是否在怀孕?
 
作者用这些数据生成虚拟变量,为了进一步确保数据准确性和真实性,实验团队还随机抽取了1420个女孩组成随机样本,进行了入户访问。
 
(2)长期数据:追踪调查
 
在2009和2010年,实验团队对参加试验的学生进行了追踪调查,调查内容包括一系列针对性行为,性伴侣,婚姻和生育情况,并对他们进行HIV和HSV2(另一种更严重的性病)测试。
 
实证策略
 
 
实验结果
 
1.短期与中期影响
 
仅接受教育补助显著降低了辍学率、结婚率和生育率;性教育显著降低了未婚先孕率,但对出勤率和怀孕率没有影响,这意味着HIV教育可能仅使生育类型发生转变(从婚外孕转为婚内孕),也就是说HIV教育使得无保护性行为从婚外转向婚内。同样,性教育也未降低结婚率;令人惊讶的是,联合干预,即同时提供教育补助和性教育对于结婚率的影响为零,对辍学、怀孕影响也不显著。联合干预对提高出勤率的作用仅为只提供教育补助的一半,且短期结果上,联合干预的作用仍可以看作两个单独干预影响相加,到中期之后,联合干预的作用明显小于两者相加,这暗示着这两个项目并不是通过单一途径(无保护性行为发生频率)来作用于怀孕和出勤的。值得注意的是,怀孕率减少的大小与出勤率增加的大小相一致,虽然不能排除一些怀孕仍上学或未怀孕仍辍学的情况,但总的来说,上学确实对降低早孕有效。
 
2.长期影响
 
教育补助在长期内(7年)仍然显著降低结婚率和生育率,增加学校出勤率,根据追踪调查的化验结果显示,HIV的感染率显著下降,但HSV2感染率却很高,联合干预的作用与两个单独干预并不相同,且对于降低HSV2感染率更为有效。
3.关于避孕套的活动的作用(CT)
 
实验结果显示,这种有关避孕套的活动(辩论和作文比赛)本身基本上没有显著改变青少年的性行为。
总之,仅提供教育补助(S)降低了辍学率、怀孕率和结婚率,但并没有降低HSV2的感染率;仅提供HIV教育并没有影响HSV2感染率和怀孕率,但减少了未婚先孕;额外增加关于避孕套的活动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模型
 
为什么联合干预会比单独提供教育补助对怀孕率影响更小,对HSV2感染率影响更大呢?实际上,个体并不仅仅是决策进行多少无保护性行为,而是对教育及无保护性行为二者进行联合决策,并且在影响她们的决策因素中,选择什么样的性关系是影响她们决策教育和性行为并最终产生上述数据结果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以下的个体效用最大化的模型中,除了无保护性行为程度之外,作者引入了另一个影响因素,即性关系类型(随意型还是稳定型:随意型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约炮,稳定型是在稳定并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关系中的做爱)。
 
个体需要决策的是,是否投资教育,选择哪种关系类型,发生性行为的频率,在选择过程中,她们会考虑到不同关系类型的无保护性爱的怀孕和感染性病的可能性,以及教育和怀孕的效用。
模型左侧为选择关系类型为i(c代表约炮,m代表稳定)的女生j从无保护性行为(s)和教育(e)中获得的效用。右侧第一项为性爱的效用,设定为随s的增加,效用先递增后递减,有最大效用值;第二项为个体感知到的感染性病的风险,其中a为感知的风险,s为发生性行为的程度(频率);v为累加的感知的怀孕风险,B为怀孕所获得的效用(设定Bm>Bc,因为在随意约炮情况下,孩子的父亲不能确认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就不会为女生提供帮助,而稳定关系中女生则会因为怀孕而获得伴侣更多帮助);b为感知到的每次性爱的怀孕机率,设定bm>=bc;y是教育的回报,θ是代表教育回报的个体异质性的参数,如果个体不能接受教育,那么她的教育回报即为y0,最后一项为教育成本eγ。
 
在这一模型中,教育补助会降低最后一项即教育成本,HIV教育会增加a。求解静态均衡可以得到如下命题:
 
1.仅提供教育补助会降低怀孕率,增加学校出勤率,可能增加也可能降低性病感染。
 
2.如果随意和稳定的性关系是不同的,仅接受HIV教育会增加早婚,并且降低未婚先孕,但是对怀孕和教育的总效应是不确定的。如果两种性关系没有区别,那么HIV教育会降低怀孕率和性病感染。
 
3.如果只有一种性关系,那么如果联合干预比单独的干预对降低性病感染更有效,联合干预也应该会比单独干预对降低怀孕率更有效。以上数据结果是符合该模型的预测的,证明了这一模型有效性。
 
其他证据
 
在长期追踪调查中,有关性生活和性关系的自报信息也印证了,仅提供教育补助会让女孩们从稳定性关系转向随意型型关系;而只提供HIV教育会让女孩们转而寻求稳定性伴侣,并可能增加了婚内怀孕的价值;稳定关系中的无保护性行为频率更高。
 
从表7中关于性病传播的数据来看,实际上,稳定关系中传染性病的风险更高,因为无保护性爱更频繁;最后两列显示联合干预确实降低各组别内(每行)的性病传播,这也符合模型预测。
结论
 
本文通过一个长期随机实地实验,完成了对两项教育政策的评估。结果显示,提供HIV教育会抵消部分教育补助带来的效果,两个政策的作用是通过对两种因素的选择(无保护性行为和性关系类型)进入女孩们的决策并由此对她们的行为产生影响。虽然在实际实验中,关于避孕套的小活动没有起到什么显著作用,但模型预测如果使用避孕套对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的弹性更大,这种方法可能会非常有效。同时还发现把女孩留在学校上学是一个降低早孕的好办法。
 
这一实验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这个社会缺乏的从来都不是对那些未婚先孕和患艾滋病的青少年的鄙夷和批评,在给予这类伤痕人群更多社会关爱与支持的同时,我们应该反思,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想要降低这些现象发生率,根源或许还在教育。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