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职业溢出效应:延迟退休对年轻人职业生涯的影响

职业溢出效应:延迟退休对年轻人职业生涯的影响

原文信息:

Bianchi, N., Bovini, G., Li, J., Paradisi, M., & Powell, M. L. (2021). Career spillovers in internal labor markets (No. w28605).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https://www.nber.org/papers/w28605

原文链接:

https://www.nber.org/papers/w28605

 

01

简介

尽管延迟退休政策对年轻人就业的影响一直备受公众关注,鲜有研究对这一现象进行系统性的考察。本文以意大利2011年的养老金制度改革(Fornero Reform)作为自然实验,发现企业内部年长员工退休年龄的延长会导致年轻员工工资增长率下降,企业裁员数量增加,招聘员工数量减少,为“职业溢出效应”(career spillovers)的存在提供了经验证据。进一步分析表明,企业雇佣的临近退休员工越多、晋升机会越少,员工工资增长率的降幅越大,其中55岁以上员工受影响最明显。

 

背景介绍

02

为了节省公共开支,意大利于2011年12月进行了一场养老金制度改革,将劳动者的申领养老金年龄大幅提高。历史数据显示约有88%的劳动者在达到养老金领取年龄后立即退休,因此改革对许多企业都产生了直接影响。在基于年龄和缴费年限的养老金领取规则下(seniority-based criteria),男性退休年龄平均延迟2-7年,女性平均延迟1-6年;基于年龄的养老金领取规则下(age-based criteria),男性平均延迟1年,女性平均延迟2年。

 

养老金改革的祖父条款(grandfather clauses)十分有限,只对旧政策下2011年12月31日后达到申领养老金年龄的人群产生影响。例如,两名于1951年和1952年出生、23岁参加工作的劳动者,1951年出生的劳动者在2011年达到领取养老金年龄,不受政策影响;1952年参加工作的劳动者原政策下2012年退休,而改革后,退休年龄延长4年7个月。此外,改革在当时未能被预期到,对劳动力市场是一次大型的外生冲击。

 

03 

理论模型和假说

作者提出一个两期模型来说明当企业内存在“名额限制”(slot constraints)时员工之间为何会产生职业溢出效应,以刻画年长员工延迟退休影响年轻员工职业晋升的微观机制(模型详见原文)。从模型中可以得到以下八个研究假说:(1)-(2)延迟退休导致年轻员工工资增长率下降、职业晋升率下降;(3)在增长缓慢的公司中,上述两种现象更明显;(4)对于职位跨度较大的公司,退休延迟对工资增长的负向影响更大;(5)退休延迟对资历较深的员工工资负向影响更大;(6)延迟退休不会影响自愿离职率;(7)-(8)裁员人数增加、新雇佣员工数量下降。

 

04 

数据

文章基于两个来源的行政数据合并得到企业层面数据集,样本期为2009-2015年。

 

1、意大利社会保障研究所(INPS)提供的雇主雇员匹配数据,包含意大利所有私营企业的雇员信息,包括雇员的人口学特征、工资、雇佣性质、在公司中的职位(蓝领、白领或管理层);以及企业维度特征,包括行业、地址、成立时间等。

 

2、每位劳动者的完整社保记录。数据包含社保缴费/领取的原因(如工作、因病离职、产假等)、数量和持续年限。该数据可以准确识别劳动者距离申领养老金年龄的年限,进而计算企业受到政策冲击的强度。

 

作者选取雇佣员工数量在10-200之间、至少雇用一名全职员工的企业作为研究样本。

05 

实证检验‍

 

01

指标构造

 

为了构造企业层面的政策冲击强度指标,作者首先识别出旧政策下原本于改革

后三年(2011年12月-2014年12月)退休的劳动者,定义为“临近退休员工”(close-to-retirement,CTR)。将CTR员工按照性别、年龄等特征分为若干类型,根据改革后政策计算每类员工的延迟退休时长Dψ:

 

ψ表示员工类别。其次,计算Dψ在企业i层面的加权平均值Delayi,作为企业层面的延迟退休时长:

πψi表示i企业ψ类型员工数占CTR员工总数的比重。

 

02

延迟退休对合同工资增长的影响

 

作者采用DID估计策略来分析延迟退休对年轻人工资增长的影响。基准回归如(2)式所示:

yit表示i企业t年非CTR员工(non-CTR workers)的月平均合同工资增长率。timet是政策变量,2011年后取1,其余取0,与Delayi交互后得到核心解释变量,代表企业受到延迟退休政策影响的强度。平行趋势检验部分将timet替换为{2009, …, 2015}年份哑变量,重新进行估计。回归控制了企业固定效应、年份固定效应、企业特征与线性时间趋势的交互项,其中下标k代表第k个企业特征,包括员工平均年龄、员工性别构成、企业年龄、雇佣员工数、平均日工资、35岁以下员工比例、36-55岁员工比例和55岁以上员工比例。

 

Table 3第(1)列展示了基准回归结果(完整表格详见原文):实施延迟退休改革后,延迟退休时长每增加一个标准差(0.97年),年轻员工工资增长率下降0.016个百分点,比改革前均值下降2.5%;第(4)列将样本限制在至少有一名CTR员工的企业后,系数大小也很接近,验证了假说(1)。

作者进一步利用事件研究法检验政策的动态效应。Figure 2展示了这一结果,2012-2013年处理效应显著为负,2014-2015年政策效应接近0。这与文章使用CTR员工(原计划2011后三年退休)构造政策冲击指标有关,2014年以后,CTR员工逐渐退休,对其他员工工资增长的影响减小。Figure 2也表明,改革前企业间的预趋势不显著,在一定程度上映证了DID的有效性。

03

延迟退休对职业晋升的影响

 

接下来作者使用(3)式所示的回归方程考察延迟退休对年轻人职业晋升的影响。

 

表示企业i在t年蓝领员工(blue-collar)晋升为白领员工(white-collar)的人数。分别表示蓝领员工和白领员工的平均延迟退休时长。理论上,白领员工延迟退休对于蓝领员工晋升为白领员工的阻碍作用将会更大,预期到。类似地,文章使用(4)式估计蓝领、白领员工和管理层人员延迟退休对晋升为管理层的影响,预期

估计系数见于Table 3第(2)-(3)列。以蓝领员工晋升为白领员工为例,白领员工延迟退休时长每增加一个标准差(0.7年),晋升为白领的人数下降0.007,相对于平均值下降14%;而蓝领工人延迟退休对其晋升为白领没有显著影响。高层级员工延迟退休会显著降低低层级员工晋升的可能性。

 

06

进一步分析

 

01

临近退休员工数量的影响

 

在基本结果中,Delayi刻画了企业i中CTR员工的平均延迟退休时长,而忽视了CTR员工总数的影响。平均延迟退休时长相同,CTR员工占比越高,预期到政策的处理效应更大。在此将Delayi的分母替换为雇佣员工总数,得到新的政策冲击指标Delay ALLi,如(5)式所示。

在经过和基准回归类似的检验后,估计结果列于Table 4。延迟退休时长增加一个标准差(0.07年),工资增长率下降0.017个百分点。

02

企业增长速度异质性

 

文章把企业按照2009-2011年雇佣人数的增长速度三等分,前三分之一作为快速增长组(fast-growing),后三分之一作为增长缓慢组(slow-growing),与政策变量交互,使用(6)式进行三重差分估计。

Figure 4为估计结果,可以发现,延迟退休对工资的负向影响仅发生在增速较慢的企业中(黑线),而处于快速扩张阶段的企业(红线)受改革影响并不明显。在慢速增长的企业中,延迟退休时长每增加一个标准差(0.93年),员工工资增速下降0.042个百分点,相比平均值0.64下降6.6%,降幅大于基准回归的估计。

03

员工类型异质性

 

理论预测(5)指出,对于年龄相对较高的非CTR员工,退休延迟对其合同工资增长的影响更大。为了验证这一结论,作者将将员工分为三个年龄阶段:35岁及以下、36-55岁、55岁以上,分别使用回归方程(2)进行估计。Figure A5表明改革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年龄较大的55岁以上、接近退休但没有直接被改革影响的员工。

04

延迟退休对企业招聘和裁员的影响

 

最后,作者考察了延迟退休改革对企业雇佣行为的广度边际影响(extensive-margin),被解释变量是每年非CTR工人的裁员数量和新雇员数量。结果发现延迟退休时长增加一个标准差(0.97年)会使非CTR员工的裁员数量增加0.049人,新员工数量减少0.097人。企业短期内可能通过增加裁员或减少雇佣的方式来应对延迟退休政策。

 

07

总结

 

本文利用2011年意大利养老金改革作为自然实验,实证检验了内部劳动力市场(internal labor markets)中的职业溢出效应。文章发现,第一,延迟退休导致年轻员工合同工资下降、晋升机会减少;第二,上级员工延迟退休会显著阻碍下级员工晋升;第三,上述影响在增长速度较慢的企业中体现得更明显;最后,资历较高但未被改革直接影响的员工受到政策冲击最严重。文章结果显示职业溢出在员工的职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是在晋升机会有限的公司。本文的结论为公共政策设计提供了一定启示。

 

 Abstract 

This paper studies career spillovers across workers, which arise in firms with limited promotion opportunities. We exploit a 2011 Italian pension reform that unexpectedly tightened eligibility criteria for the public pension, leading to sudden, substantial, and heterogeneous retirement delays. Using administrative data on Italian private-sector workers, the analysis leverages cross-firm variation to isolate the effect of retirement delays among soon-to-retire workers on the wage growth and promotions of their colleagues. We find evidence of spillover patterns consistent with older workers blocking the careers of their younger colleagues, but only in firms with limited promotion opportunities.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