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持续高温会导致儿童营养不良吗?

持续高温会导致儿童营养不良吗?

原文信息:Blom S ,  Ortiz-Bobea A ,  Hoddinott J . Heat Exposure and Children's Nutrition: Evidence from West Africa[J].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图片来源: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37758053274789373&wfr=spider&for=pc

 

01

引言

 

极端高温冲击越来越与糟糕的经济和健康结果联系在一起。全球变暖是人为气候变化的表现。相当多的研究证明了气候变化对经济影响,如气温升高会降低GDP、农业产量和全要素生产率。也有部分文献评估了温度升高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主要关注的是死亡率和婴儿出生体重。

Weather–Health类文献的一个新兴分支也证明了高温和儿童营养不良之间的联系。从健康和经济的角度来看,幼儿期营养都很重要,因为它对长期经济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例如,子宫内暴露于高温与成年期的健康和福利有关。早期的研究还表明,儿童早期的极端降雨冲击与后期生活结果之间也存在联系。极端高温还可能通过减少农业生产以及增加传染病风险或对儿童健康产生直接的生理影响而阻碍儿童的生长。婴儿和幼儿可能特别容易受到温度冲击对健康的直接影响,因为他们无法监测自身的热应激或对其作出反应。

Sylvia Blom等人将于2022年9月正式发表在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上的文章Heat exposure and child nutrition: Evidence from West Africa评估了高温对早期儿童营养的影响。

 

本文作者关注3-36个月大的儿童,这是Weather–Health类文献中的一个未经研究的群体。以前的许多工作侧重于子宫内热暴露的影响,但对出生后、学龄前年龄组以及在这个年龄组内,儿童最容易受到热冲击的确切时间了解较少。另外,作者选择西非地区为研究对象,主要原因有两个:

(1)它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历史上最温暖的地区,该区域在未来面临频繁致命热浪的高风险;(2)西非也是儿童营养不良仍然令人关切的地区,西非五岁以下儿童的消瘦率在非洲最高,发育迟缓率也相当高。根据1993年至2014年间五个西非国家15轮的人口与健康调查(DHS)数据集和网格化气象数据集(GMFD),使用32036名儿童有效观测样本暴露在极端高温下的小时度箱(hour-degree bins)这一指标来检验终生热暴露对慢性营养产生负面影响(按年龄身高z分数(HAZ))和近期热暴露对急性营养产生负面影响(按身高体重z分数(WHZ))两个假设,样本总量减少到。

Tab1e 1描述了每一轮国家年度调查的情况。Fig.2 描述了各国平均气温趋势。Tab1e 2总结了各国儿童营养的主要决定因素。

02

实证结果分析

本文的实证策略主要测试:

(1)终生暴露在高温下是否会对HAZ产生负面影响并增加stunted发育迟缓率,(2)最近暴露在高温下是否会在短期内对儿童的营养产生负面影响(通过WHZ和wasted消瘦率衡量)。另外作者还解释了如何按年龄估算异质效应。Wcdmy主要包括不同程度的降水量分级,Xicr主要包括儿童层面、母亲层面和家庭层面营养的决定因素。作者将局部固定效应与访谈月份和年份进行交互,以控制局部水平的季节性和年度趋势。留下了的时间上的变化,源于儿童出生日期的差异,用以确定对HAZ的影响,以及区域内和月内、年际变化的组合,以确定对WHZ的影响。计量模型如下。结果发现,终身暴露在35℃以上的温度会减少HAZ和最近暴露在30–35℃的温度范围会降低WHZ。作者发现影响的程度在营养和经济上都有意义:每月平均暴露超过35◦C以上100小时(相当于每月大约12天),发育迟缓率提高5.9%。每月平均暴露于30-35◦C 之间100小时(相当于每月大约14天),消瘦患病率提高2.2%。这些影响分别相当于发育迟缓和消瘦患病率增加18%和16%。

其他条件相同,温度每升高2◦C几乎会使发育迟缓率的平均影响增加一倍,从4.0%上升到7.4%。通过比较每个国家的第一轮和最后一轮调查结果(平均15年),发现发育迟缓率的平均下降率为5.8%。结果表明,温度升高2◦C将有效逆转我们研究期间在改善营养方面取得的进展。本文探讨了通过HAZ(发育迟缓)和WHZ(消瘦)测量的幼儿期温度与营养之间的关系。作者发现有证据表明,高温影响慢性和急性营养不良,但温度阈值不同。另外,作者还发现了不同年龄段的“热-营养”关系存在实质性异质性的证据,热暴露对生长迟缓的永久性影响在6至12个月大之间出现,而对WHZ的影响在9至15个月大的儿童中最大。除此以外,结果定性地支持了这样一个假设,即恶劣的环境卫生和农村位置加剧了热量对慢性营养的负面影响,但没有发现这种影响在低收入或农业家庭中恶化。

 

03

评论

以往研究主要使用月平均温度或年温度偏差来测量热冲击,旨在捕捉热暴露的农业相关影响。本文方法偏离了迄今为止的现有Weather–Health研究工作,虽然可能低估了农业渠道,但通过疾病更好地捕捉影响。通过这种方式检查热暴露,更全面地了解高温对儿童健康的风险。

研究结果对Weather–Health文献中的几个常见计量经济学问题具有鲁棒性。但研究结果很让人担忧,全球气温预计在几十年内继续上升,这将增加热暴露对营养结果的平均影响。减少儿童营养不良的战略将需要考虑到长期高温暴露期间对健康和营养计划的需求增加。
 

另外,作者也提出了两个相关领域供未来研究。第一个是区分短时间极热(即热浪)后冷却期产生的热暴露与长时间中高温产生的热暴露。这些不同类型的热暴露以及等效的累积热暴露措施可能通过不同的机制影响儿童营养。第二个方面是对机制的全面分析。包括儿童健康、寻求健康的行为、家庭内的食物供应和分配,以及其他相关环境和经济因素的数据,将有助于解开机制。

 

Abstract

Extreme heat shocks are increasingly linked to poor economic and health outcomes. This paper constructs hour-degree bins of temperature exposure to assess the effects of extreme heat on early child nutrition, a health outcome correlated with educational attainment and income in adulthood. Linking 15 rounds of repeated cross-section data from five West African countries to geo-coded weather data, we find that extreme heat exposure increases the prevalence of both chronic and acute malnutrition. We find that a 2◦C rise in temperature will increase the prevalence of stunting by 7.4 percentage points, reversing the progress made on improving nutrition during our study period.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