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技术进步、全球化与不平等

技术进步、全球化与不平等

推文人 | 周毅 
 
原文信息:
 
Anton Korinek & Joseph E. Stiglitz, 2021.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lobalization, and Strategies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NBER Working Papers 28453,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Inc.
 
前言
  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马尔萨斯陷阱中度过的,在生产力低下的农业社会,绝大多数人只能挣扎在贫困与饥饿之中,而这一切都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发生了剧变,人类社会的发展实现了跨越式的飞升。特别是在过去几十年间,信息革命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不难想象,我们正在进入另外一个时代。
 
  然而,人工智能和相关形式的自动化技术造成工作岗位流失和不平等加剧也引发了全世界的忧虑。如上图所示,美国经济中劳动力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和就业人口比有所下降,这通常被解释为支持以下说法:随着数字技术、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在经济中的渗透越来越深,工人将越来越难以竞争,他们的工作也越来越困难薪酬将经历相对甚至绝对的下降。
 
  更值得注意的是,只要技术进步的赢家和输家在同一个国家,国内政策措施至少有可能补偿输家。然而,当技术进步恶化了贸易条件,进而损害了发展中国家国家的比较优势时,单个国家的国内政策措施不足以对进步的失败者提供补偿,发展中国家的境况不容乐观,而新信息技术带来的赢家通吃的态势,可能导致发展中国家贫困化的程度进一步加深。
 
  正如标准新古典主义理论中的趋同假设所表明的那样,早期的技术进步与繁荣的共同增长、国家间平等的增加有关,然而,今天的科技发展反而可能会导致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加剧,有可能为社会带来更大的危机(详见【香樟推文1910】贫富差距——摆脱“债务陷阱”的关键)。
 
  因此,生产力的发展与技术进步并非能够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灵药,技术进步所导致的分配问题也值得重视。文章通过逐步推导的模型挖掘了科技发展加剧国际间不平等的机制,并提供了相应的政策建议。由于篇幅所限,本次推文仅展示模型推导部分,余下的文字性综述,请感兴趣的读者自行查看。
 
技术进步所带来的风险
  在竞争性经济的背景下,我们可以把技术简单作为产出和投入之比。上图的左图简单说明了技术进步对生产的影响,即减小了生产中劳动力L与资本K的投入的同时获得了相同的产出。在一个有多种产品的经济模型中,我们也可以把技术进步看作是向外移动生产可能性曲线,但这种生产能力的提高,一般来说并不能告诉我们产出的增加将如何分配。
 
  对于分配问题,一个非常有用的概念是要素价格边界(factor price frontier):在给定其他要素的收益的情况下,它指定了一个要素的最高可能收益,而技术进步同样会使要素价格边界外移。上图的右图中展示了资本-劳动市场中的要素价格边界:如果经济运行在高资本劳动比(左上角),劳动回报相较于资本回报将会更高,反之亦然。
 
  在要素价格边界上,使用点E0表示给定要素禀赋的竞争均衡。如果技术进步是希克斯中性的,即没有改变资本和劳动的边际产量之比,那么竞争均衡将使得所有生产要素以同样的比例增加,如点E1,然而,这与现实生活中的技术进步并不相符。通常而言,竞争均衡很会使得一些生产要素所有者的收益增加高于另一组,甚至可能会出现点E2的情况,即技术进步没有使得每个人在竞争均衡中变得更好。下面,文章将从几个不同种类的技术进步来进行延伸。
 
资源节约型技术进步
 
  一些发展中国家最关注的一种技术进步是节省自然资源的技术进步。例如,人工智能、自动化等数字技术因其以更少的自然资源产生更多产出的潜力而经常受到赞誉。我们从这种类型的进步开始分析,因为它使我们能够用特别简单的术语来阐述资源节约型进步的基本结构。
 
  考虑一个资源出口国的简单模型,这个国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它出口这些资源以换取消费品。先进经济体进口自然资源,并将其与熟练劳动力结合在一起,并根据科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生产消费品:
 
 
 
  等式最后的方括号表明了两种相互对立的效应:生产力效应和替代效应。新技术放松了自然资源的限制,使得世界总产出增加;而由于相对份额下降,资源出口国获得的世界产出的相对份额在下降。只有当自然资源极为稀缺的时候,即
  生产力效益才能占据主导地位,否则它们都将受到损失。类似的结果同样出现在多要素生产模型中。
 
劳动力节约型技术进步
 
  很多人担心,在全球范围内,人工智能可能会替代劳动力,或者至少是替代非技术性劳动力。节约劳动力的进步意味着在现有的要素价格下,对劳动力的需求将下降。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均衡工资会下降,工人的处境会更差。在非技术性劳动节约进展的情况下,非技术性工人的均衡工资和收入也将如此。
 
  也应当注意到,虽然劳动力节约型技术进步会使整个世界的产出增加,但它会对在廉价劳动力方面具有比较优势的发展中国家造成特别严重的打击。如果世界范围内对劳动力或非熟练劳动力的需求下降,这些国家的贸易条件将显著恶化,并失去相当一部分出口收入,甚至可能使整个国家的净收入更少。这方面可以参考Alonso et al. (2020)的定量评估和Faber (2021)的经验证据。
 
  考虑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模型,这个国家拥有大量的劳动力,用来生产劳动密集型的中间产品,并出口以换取消费品。先进经济体进口劳动密集型中间产品,并与资本相结合,以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生产消费品:
 
  
 
  然而,简易的双要素模型的结果只反映了短期影响,还有两个额外的考虑因素对长期来说很重要:首先,在一个动态环境中,技术在未来的发展方式也应当考虑。如果新技术目前的生产效率较高,但未来的改进速度较低,那么旧技术最终将占主导地位。如果新技术意味着劳动力投入的持续减少,那么对工资的影响可能会加剧。其次,资本生产率的提高将促使资本所有者积累更多的资本,这反过来可能提高工资。我们在下文中分析这些影响。
 
  技术变革取代劳动力的长期效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积累的资本量,而资本量取决于经济主体的消费增长和时间偏好。假定时间具有可分离性,长期利率由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