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吴要武:善良、友好、乐观与创造精神

吴要武:善良、友好、乐观与创造精神

亲爱的香樟伙伴们,
 
我们就要迎来牛年,我代表香樟管理团队的学者们,给各位伙伴拜年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学术进步!
 
新冠蔓延的一年,每一个事件都历历在目。不管你是否关心窗外的世界,作为新冠疫情的亲历者,我们每个人都经受了冲击,也都无法置身事外。疫情提醒我们,要做道德上的更新: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船下起伏的病毒波涛,才是人类共同的凶恶敌人。任何受到病毒威胁的同类,都应该是我们同情和帮助的对象: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从个人角度,我们作为学者,或者从先贤那里学习,或者自己领悟到:冲击是中性的,结果取决于你采取什么方式去应对它。我是个性急的人,又有个重要调查安排在3-4月份,对疫情结束的渴盼,比别人更强烈。
 
在全民禁足的日子,大家都在忍耐中等待,照亮我内心的是爱因斯坦的名言:大自然不可捉摸,但他绝不邪恶。即使每天都传来凶恶的消息,我也相信,人们一定能想出应对的办法。
 
经济学家中的大多数是乐观主义者,一部分原因是对自己所掌握知识的信心。机会成本是个公理性假设,被疫情耽误的每一分钟时间,都可以找到新的用途。在即将到来的牛年,如果疫情仍然会限制你的脚踪,那么,除了依赖科学技术帮我们突破限制外,不妨从经济学原理中学一些应对禀赋变化的策略:读书的时间增多了,那就读点经典吧。
 
我知道,很多青年学者的兴奋点,是今天的经济学前沿,把经典视为老古董,认为前人的智慧与发现已经包含在今天的教科书里了,亚当·斯密还能有什么新东西教给我们。未必如此。《国富论》带给我的是惊喜:亚当·斯密才是工具变量的最先发现者。他向我们生动描绘了英国国丧期间,黑布价格的飙升。亚当·斯密也是自然实验框架的设计者。
 
我刚给学生讲过印度西海岸渔民配手机后,鱼获价格收敛的自然实验,就看到斯密利用英国,法国与波兰的发展水平差异和时间差,设计的自然实验框架,让我瞬间产生了穿越感:亚当·斯密是十八世纪的经济学家吗?是斯密模仿了Robert Jensen,还是Robert Jensen 模仿了斯密?
 
如果说,我们大多数人的智识探索最终都会被时间淹没,这些经典大师的智慧,则穿越了百年、千年,一直是激励后人在黑暗中探索的亮光。
 
30多年来,可信性革命框架在经济学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中国也不例外,“假说-检验”框架深入人心,完全更新了青年学者的知识体系。香樟群里的学者,大多数是这套知识体系的使用者和推崇者。我们为此自豪:经济学从此只有正确的经济学和错误的经济学。
 
但是,这个机械方法也让我担心:人类社会是复杂的,身边的疫情则作证,我们甚至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那么,对可信性革命的过分自信,既可能给我们带来麻烦,也可能让我们错失很多重大社会经济问题。因为可信性革命框架的适用范围是短期的,局部的,多迈一步,既不可能有因果关系,也不可能有准确区分。
 
爱因斯坦曾把各个学科的知识,比作人类知识树上的一个个枝条。衷心期盼香樟的青年才俊们,能积极地接受与学习先贤遗赠的经典,积极学习其他学科的最新知识,每个人都为自己构建一个主干高大,枝条众多的知识树。你们必将踏着前人的肩膀,攀登更高的山峰,看到更美的风景。
 
希望你们对“时间”和“空间”做更深入的研究和突破,把它正确的运用于可信性革命框架中,将经济学的边疆,往前大大地拓展一步。这会是中国经济学界的贡献,也是香樟学术伙伴们的光荣。
 
中国正在积极地求知于世界。2019年,出国留学的人员已超过70万人,这是我们的学生和子弟。今天,疫情还没有结束的迹象,在国外留学的学子,一部分回到国内等待和学习,让我们放下心来;那些没有回国的学子,则常常牵动着我们的关心和期盼:愿你们平安度过艰难时期!也愿你们与所在国家的人民共同努力,早日控制住那里的疫情!
 
2020年是注定要载入史册的。100年或500年后,那时的人们谈论这一年,不会谈美国大选,也不会谈中美贸易摩擦,而是会谈新冠疫情以及被病毒改变了的世界。但愿他们不会怀着鄙夷的心情,蔑视我们:瞧,在自然灾难面前,这个时代的人们兀自在相互攻击,相互甩锅,他们在智慧上和道德上,是多么可鄙呀!
 
而是希望他们中有个人,偶尔看到了我们香樟的新年祝词,欣慰地露出微笑:即使在灾难之中,仍有一群学界人士,没有失去他们的善良、友好、乐观和创造精神。这将是我们作为先辈,给他们送去的一份有价值的礼物。
 
执笔人:吴要武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2021年2月11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