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衡量竞争力看商品贸易还是任务贸易?

衡量竞争力看商品贸易还是任务贸易?

推文人 | 张运婷 
原文信息:Tamim Bayoumi, Mika Saito and Jarkko Turunen, 2013, “Measuring Competitiveness: Trade in Goods or Tasks?” IMF Working paper 13/100.
 
一、导言
 
实际有效汇率作为衡量一国出口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一直受到经济学者、金融参与者以及政策制定者的关注。然而,传统的IMF标准实际有效汇率指标的构建不考虑中间产品贸易(即假定每一个国家仅出口不使用进口中间产品生产的最终产品),这与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下中间产品贸易迅猛发展的现实背景相违背。基于此,许多经济学家尝试对传统实际有效汇率进行改进,使之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其中,Bems and Johnson(2012)从一个“goods(商品)”的世界转向一个“tasks(任务或附加值)”的世界,提出一个建立在“tasks”贸易和附加值贸易数据上的新方法——附加值实际有效汇率(Value-Added Re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或REER-in-tasks),反映一国出口附加值(任务)的竞争力。本文的作者Bayoumi, Saito and Turunen(2013)参考Thorbecke (2011)提出的整合实际有效汇率(integrated effective exchange rate (IEER))的思想,在一个“goods(商品)”的世界修正产品的价格,使之反映中间投入的使用从而得到商品实际有效汇率(Goods Re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GOREER,也可以称为REER-in-Goods)。研究结果证实, REER-in-Goods与标准REER存在明显差异。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REER-in-Goods比REER-in-tasks上升更快。这说明在一个生产共享的世界里,由于相对要素成本增加而导致的竞争力下降并不一定会转化为产品竞争力的下降。由于通过全球供应链进行生产共享,商品相对价格的变化对国内要素价格变动的敏感度有所下降,特别是对新兴市场经济体而言。因此,在面对国内生产要素价格上涨的情况下,生产共享帮助中国等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保持了竞争力。
 
二、模型
 
由Armington (1969) and McGuirk (1987) 展开的最初始的研究是建立在消费者需求模型基础上的。假定不同国家生产不同的产品,j国消费者根据国家1到n的产品的相对价格以及预算约束做出消费选择C1j,C2j,…Cnj,以最大化自身效用。假定效用函数是CES方程形式,P1…Pn为消费者们面临的产品的价格。
在Armington模型基础之上,IMF的现有计算j国的REER的方程(Bayoumi, Lee, and Jayanthi,2005)为:
其中Pj和Pk是消费者面临的价格(如CPI),Rj和Rk分别为名义汇率(以美元表示),wij是反映进口竞争(如在j国的竞争)、出口竞争(如在贸易伙伴k国的竞争)和第三市场竞争(如在其他所有市场,j和k之间的竞争)的总贸易权重。
 
Bems and Johnson (2012)通过假定一个具有全球价值链结构的生产方程,在构建消费需求模型的同时也构建了一个中间投入品需求模型,例如,j国的生产者在一定的总生产技术条件下通过选择对国家1到n生产的中间投入品需求以及生产要素最小化其生产成本。
在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满足约束限制条件下,求总产出Xj的均衡水平。当消费者偏好和生产技术具有和最初Armington所假定的相同的函数形式时,那么IMF的标准REER方程可以用来测算附加值实际有效汇率(VAREER或REER-in-tasks),计算公式如下:
其中qj,qk是(附加值)生产要素的价格,用GDP平减指数代表。vij是附加值贸易权重。
 
本文主要目标是说明当产品的相对价格增长速度低于国内要素的相对价格时,生产共享如何有利于一个国家的产品竞争力。因此其思路是先推导出能够反映全球价值链结构的(总)商品价格方程,然后替代最初Armington结构中消费者价格。推导过程如下:
 
一国生产总成本可以表达为:
其中σj是国内附加值和总国外附加值进口之间的替代弹性,σjM是来自不同国家的国外附加值进口之间的替代弹性。δj国内附加值成本占总成本的份额,φij是外国i的附加值成本在国外附加值总成本的份额。
 
求一阶条件,可以推导出成本函数:
GOREER的构建,使得产品价格反映的是包含在产品中的所有生产要素(国内和国外)的成本。它包括两部分:左半部分测算国家j的商品和国家k的商品中的国外附加值部分的竞争,右半部分测算国家j的商品和国家k的商品中的国内附加值部分的竞争;其中φij(1-δj)表示在j国的总生产成本中,外国i的附加值成本份额。其中wjk反映FVAj之于DVAj的相对重要性以及组成FVAj的来源国的相对重要性。随着生产共享,商品相对价格的变动对于要素相对价格的变动或名义汇率的变动,更不敏感。
 
三、经验应用
 
最后作者给出三种不同竞争力衡量方法的测算结果(下图给出了部分样本国家),通过比较分析发现:
(1)标准REER和REER in Tasks的差异是显著的。这些差异的主要部分源于价格指标的差异,而非权重。最简单的解释是,出口中国内附加值份额的减少对到所有目的地的出口的影响是一样的,导致贸易伙伴的相对重要性没受影响。
 
(2)REER in Goods 与REER in Tasks的差异很小,但很多新兴市场经济除外(图5)。二者的差异主要源于REER-in-Goods公式中的额外项(公式左半部分),它捕捉了外包对于缓解升值压力的作用。一些国家(欧洲新兴经济体和亚洲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有助于冲抵国内成本的上升,以保持自身的国际竞争力。但是,一些发达经济体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从新兴经济体进口中间投入品,由于后者包含新兴经济体不断上升的国内成本,从而侵蚀了自身的竞争力,部分冲抵了将部分生产环节配置到新兴经济体而获得的竞争力。总之,当考虑到外包的使用时,升值和贬值都倾向于缓和。
(3)最后,以净出口为被解释变量分别使用三种竞争力指标进行回归,实证结果表明相对于传统REER,结合全球价值链的REER in Goods 与REER in Tasks能改善贸易方程的拟合度。
 
Abstract
 
With global supply chains, any value added or production task can be traded as part of goods. This means that competitiveness can be measured either in terms of “tasks” (Bems and Johnson, 2012), or goods, but with goods prices reflecting the cost of tasks embedded in those goods. We show that when measuring competitiveness in goods, the formula used in computing the real effective exchange rates at the IMF (Bayoumi, Lee, and Jayanthi, 2005) needs to be expressed in terms of the price of value added and needs an additional term, which captures a gain or loss in competitiveness of goods due to outsourcing.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