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城市规模、人口结构与不可贸易品多样性

城市规模、人口结构与不可贸易品多样性

推文人 | 于翠婷
原文信息:李兵等,城市规模、人口结构与不可贸易品多样性——基于“大众点评网”的大数据分析 [J]. 经济研究,2019(1).
 
引言
 
现代大城市人口的集聚虽然会带来拥堵、污染、高房价等一系列问题,但是城市不仅仅提供了高的生产率和收入,而且也提供了舒适性福利,其中很多舒适性福利都是由城市中的不可贸易品带来的。通常来说,不可贸易品是指那些生产与消费发生在同一地点的商品与服务。已有研究表明,中国城市人口规模的集聚作用对于就业、生产率、环境保护等方面都有正面影响,但是对于产品多样性,尤其是不可贸易品多样性的研究还非常缺乏。目前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程度,政府不断强调“各地区均衡发展”,采取了一系列的限制人口自由流动的配套措施。而中国特色的户籍制度与一系列相关的政策限制了人口的自由流动,限制了城市人口的聚集,也创造了“流动人口”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中国经济在集聚的时候,人口没有发生同样程度的集聚(陆铭,2013)。如果把每个城市看作是一个生产和消费的聚合体,中国大城市的规模效应显然被限制了,进而影响到大城市不可贸易品的多样性福利。于是,该篇文章利用“大众点评网”的数据,以饮食行业作为研究对象,探究城市规模、人口结构对于不可贸易品多样性水平的影响状况。
 
数据来源与描述性统计
 
数据的来源:从“大众点评网”收集了2015 年所有注册商店的全部信息。具体包括餐饮类商铺名称、地址、经纬度、主营业务、餐馆所属分类与具体的菜品名称等信息。共获得全国近1300 万家餐饮类商铺,共计230 个菜品大类,37 万多个菜品小类。
 
变量的选取:使用各个城市所有的菜品大类种类数的对数、各个城市所有的菜品小类种类数对数这两个指标衡量当地的菜品多样性;当地常住人口的数量衡量人口规模;流动人口的比重衡量人口结构。
 
 
“大众点评网”数据代表性的验证:图1给出了2008 年经济普查数据中各城市的餐饮企业个数与“大众点评网”的数据做了相关性分析(相关系数高达0. 7799)。“大众点评网”是一家新兴互联网企业,从大城市发起,很可能会忽视中小城市,从而造成系统性漏报和误报,图1 从一定程度上排除了这种情况,所以使用“大众点评网”中的餐馆信息是可以代表全国总体情况的。
 
实证结果
 
基准模型:
 
 
其中,categories代表各市按照categories 进行分类得到的地区菜品种类数,pop为i 地区的常住人口数,proportion为“地区”i 的流动人口比重,X为包含所有控制变量的向量,包括城市(地区) 面积、平均户规模、青年人口比重、老年人口比重、高学历人口比重,另外,为了控制当地产业结构从供给方的影响、餐饮业从业人员数。
 
 
表1为基准模型的回归结果,人口规模和人口结构均是显著影响菜品多样性的重要因素。人口规模影响菜品大类多样性主要是因为人口的集聚会从消费端显著增加对不可贸易品的多样性需求,进而导致多种不可贸易品的集聚,最终给人口更加集聚的城市带来了更大的多样性福利。人口结构多样性影响菜品大类多样性主要是因为复杂的人口结构会导致城市形成一个复杂的异质性需求集合,使得某一地区对于不可贸易品的种类需求十分丰富;同时该项系数较大也暗示可能会存在这样的机制,在流动人口到达当地时,不但会带来对于家乡菜品的需求,更会引发不同文化融合,促使菜品创新。
 
多样性福利损失的估计:
 
为了回答限制大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到底造成了多少的菜品多样性福利损失?这一问题。具体方法为:首先,假定取消对于人口流动的限制之后,我国的城市人口分布会服从某一分布,这一分布是人们在权衡各种成本与收益之后的均衡结果;然后,假定中国人口总数量不变,利用数值模拟的方法求得这一分布下每个地区的人口总数以及流动人口比重;之后,再利用上文估计的系数计算各个城市的菜品大类数量;最后,用人口加权来加总得到全国体菜品多样性福利,对比取消人口流动限制之前与之后的菜品多样性福利。
 
“吉布拉定律”认为假定各个城市的人口增长率均服从于同样均值的正态分布之后,各个城市的人口规模分布服从对数正态分布,其概率密度分布函数如下:
 
 
表2结果表明,虽然全国的整体福利是增加的,但只有对数排名较小的城市人口才会增加,即只有大城市甚至特大城市在人口自由流动中获益,而其余的大量中小城市则会蒙受福利损失,有360 座城市的福利有所改进,而1375 座城市的福利是受损的。
 
本文的创新之处
 
第一,首次使用大数据测量中国城市不可贸易品的多样性。第二,首次探讨了中国的人口规模与人口结构对于城市不可贸易品多样性的影响。第三,尝试估计了人口限制政策对于中国城市不可贸易品多样性整体福利的影响,以及对不可贸易品多样性福利在所有城市分布的影响。
 
Abstract
 
We combine the cuisines data from dianping.com in 2015 and consider the sixth census and land data at the city level to empirically test the causal relationship between population size and structure and the variety welfare of non-tradable goods.We find that the elasticity of variety in terms of population is between 0. 528 and 0. 623,while that in terms of fluid population is between 2. 19 and 2.49.That is,the“fluid population”not only serves as a special category for the city,but also encourages the city to create new categories.This paper supports the positive promoting effect of population scale and structure diversity on the variety welfare of non-tradable goods. Based on our estimation of the instrumental variables,we use varieties of non-tradable goods as welfare indicators through numerical simulations to estimate the potential losses of Chinese cities under different parameters of logarithmic normal distribution.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current limits on population mobility result in a huge variety welfare loss especially for big cities,but have a protective effect on small and medium-sized citie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