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大萧条对就业的长期影响

大萧条对就业的长期影响

推文人 | 李艺璇 
原文信息:Yagan, D. (2017). Employment hysteresis from the great recession (No. w23844).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背景
 
在2007-2009年经济危机时期美国的失业率一路从5%升至10%, 在2015年才恢复至之前的5%水平。但美国的就业率(就业人口与总人口的比率)却没有经历相同程度的回弹(如图所示),这说明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在受到大萧条的冲击后并没有完全恢复。本文旨在探索2007-2009年经济危机及其主因是否造成了美国2007-2015年间就业的下降。
 
识别策略
 
由于一些与经济危机并不相关的经济因素的存在,就业率本身反映了许多长期或短期的经济因素的综合,这就造成了识别经济危机与就业迟滞因果关系的困难。比如,1981-1982年的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的就业率反而在80年代后期经历了两个百分点的上升,但这并不是经济危机的影响,而是长期存在的女性劳动率不断攀升的趋势。同样,2007-2009年的经济危机也伴随着全国性的技术变革,贸易模式变化和技能需求的结构性调整,这些因素而非经济危机都可能是造成2007-2015就业率下降的原因。
 
为了从诸多影响就业市场的经济因素中分离出经济危机的影响,作者基于不同地区受经济危机影响大小不同的事实,构建了衡量不同地区受经济危机冲击严重程度的指标来研究经济危机对不同地区长期就业率的影响。
 
作者对不同的州构建指标衡量其在2007至2009年之间受经济危机影响的程度,以各个州2015年就业率为因变量的回归发现,受经济危机冲击更严重的州其2015就业率也维持在较低的水平。但是由于以下两个威胁的存在,这并不能揭示经济危机与长期就业率的因果关系。
 
1.    2007年后的劳动供给在不同地区会有类别上的系统差别
 
已有研究显示受到经济危机冲击严重的地区往往会经历长期的生活成本的下降,这会导致那些失业人群,低收入人群和就业状况不稳定的人群向这些地区聚集,因此经济危机冲击程度与2015就业率的负相关关系可能反应的只是这种sorting effects.
 
2.    2007以前劳动市场构成的不同
 
经济危机的冲击可能发生在那些聚集了一批最容易受全国性负面经济因素影响的职业与行业,比如,2007至2009年的经济危机更严重地打击了那些曾经历过房产泡沫的城市,这些城市往往吸引了大批并非高技能水平的建筑行业从业工人,由于在全国范围内存在的job polarization (指美国的劳动力市场对高技能和低技能的劳动力需求攀升,而对中间技能劳动力需求下降的现象),这些地区的就业就会受到更严重的负面影响,但这并不是我们想关注的因果关系。
 
为了剥离掉这些来源于劳动力市场构成的影响,作者使用将雇主与雇员联系起来的面板数据来控制劳动力市场的构成。这样的数据集允许我们衡量经济危机对个人雇佣结果的影响,无论这些人在样本期间是否迁移至其他地区。作者在回归中控制了年龄组,收入组,行业的固定效应,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不同劳动力类型受影响不同对估计结果的影响。作者发现2007-2009年当地受经济危机影响程度每多一个百分点,都会导致该地区2015年30-49岁人群被雇佣的概率下降0.39个百分点。而这样的差异在经济危机以前并不存在。
 
但此时的回归结果依然可能反映的并不是因果关系。即使在同一个行业内作比较,不同地区同样的行业的劳动力构成也可能是不一样的,比如,不同地区所需要的技能类型可能会有差别,所要求的技能经验水平也可能不同,那么我们得到的经济危机冲击与2015年就业率的负相关依然可能是这种构成不同的影响,为了消除这个identification threat,作者只关注全国大型连锁超市如沃尔玛,safeway的雇员,这些雇员在不同地区执行着十分相似的工作任务,因此技能类型与水平都应该是相似的,同时控制了雇主固定效应,结果依然稳健。即使只关注这一部分雇员,受经济危机冲击更严重的地区的人们也经历了更大的雇佣概率的下降。
 
数据与样本
 
作者从1999-2015年的的联邦收入税记录中抽样,文中共构建了三个样本,均为个人水平的平衡面板。
 
1)主要样本:
 
作者构建的总体是在2007年1月份时年龄为30-49岁,在2015年12月31日仍未死亡,并且有zip(美国的邮政编码)信息可以确认生活在美国大陆的有联邦收入税信息记录的个人。基于个人编号,作者从总体中随机抽样2%,这组成了本文分析的主要样本,共有1,357,974个人在样本中。
 
2)零售连锁样本:
 
作者从总体中抽取出2006年的雇主为全国性连锁零售公司并且居住在公司总部所在地以外的地方的雇员来构成零售连锁样本作为稳健性检验,消除同一行业内不同地区雇员的技能差异。
 
3)大规模裁员样本:
 
作者从总体中抽取出在2008-2009年间经历过大规模裁员的雇员,研究经济危机对他们的影响是否与对其他人群的影响有所不同。
 
变量定义:
 
1)结果变量:
 
本文的因变量为个人是否被雇佣。如果个人在该年有收入则为正的W-2表格()或者1099-MISC表格(),我们就认为该人在该年是被雇佣的。收入则是W-2表格与1099-MISC表格上的收入之和。
 
2) 地区定义:
 
将州作为衡量当地受经济危机冲击的基本分析单位过于不精确,作者分析的基本地理单位为commuting zone(通勤区,根据居民的通勤模式将不同县聚集起来的地理单位,由Tolbert and Sizer (1996)定义)。2006-2010年的美国社区调查显示,92.5%的人居住在他们工作的通勤区内。
 
每个个人所经历的经济危机冲击定义为2007年所居住的通勤区的经济危机冲击,每个通勤区的经济危机冲击则由当地2007-2009的失业率变化衡量。
 
3)控制变量:
 
本文的控制变量包括年龄,收入和行业。作者在回归中使用了年龄-收入组别-行业的交叉固定效应。
 
实证模型与结果
 
2015年显著为负的估计系数确认了本文的主要结果:1个百分点的经济危机冲击会造成0.39个百分点的被雇佣概率的下降。图中2007年之前的结果则说明pre-trend是不存在的。
 
Table 2 的column (4)展示了方程(4.1)的回归结果
 
第五列将当地所受的经济危机冲击分为四个区间,探索异质性效应,结果与column (4)一致,受到经济危机冲击更严重的quantile其系数估计值也更小。第六列控制了个人2007年居住地2015与2007失业率的差,第七列控制了个人2015年居住地2015与2007失业率的差,以控制不同地区失业率的变化趋势,结果依然稳健。
 
方程(4.1)估计结果的威胁来源于同一年龄-收入组别-行业内的雇员在不同地区的技能类型与水平的差异,如果经济危机对不同技能水平的雇员影响不同,(4.1)的回归结果反应的就可能是来源于当地劳动力市场构成不同所带来的影响,而不是我们想要识别的因果关系。因此作者将注意力集中于全国性连锁零售公司的雇员,在回归中控制年龄-收入组别-雇主固定效应,重新对(4.1)进行估计,回归结果如下图所示。
 
主要结论依然成立:受到经济危机冲击更严重的地区在2015年经历了更低水平的就业。
 
异质性效应
 
既有文献发现经济危机冲击程度不同会对同一雇员类型的收入造成影响,拉大了同一工作类型内的收入差距,本文之前的结果发现了相同的结论(下表column (9) 和column (10)研究了对收入的影响)。
 
下图则显示了经济危机对不同雇员类型的雇佣概率和收入的异质性影响。
 
两张图的结果均显示低收入群体对经济危机的负面冲击更加敏感。
 
经济危机与大规模失业
 
我们将方程(4.1)应用于在2008-2009之间经历过大规模失业的样本,分析经济危机对这部分人群的影响,下图显示了回归的结果。
 
经济危机时期所受到的冲击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经历过大规模失业的人群在2015年被雇佣的概率将下降0.577个百分点,比总体所受到的影响更大。除了揭示出在经济危机的大规模失业期间被解雇的人受到的负面影响更大,该结果还说明我们的主要结果不是由经济危机所导致的更高的大规模失业所主导的。
 
结论
 
传统观点认为经济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会随着失业率的恢复而消失,本文的结论则说明,经济危机可能对长期的就业趋势有着负面的影响,即使失业率已经得到了恢复。其中的机制在于一部分人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退出了劳动力市场。
 
我是摘要
 
This paper uses U.S. local areas as a laboratory to test whether the Great Recession depressed 2015 employment. In full-population longitudinal data, I find that exposure to a 1-percentage-point-larger 2007-2009 local unemployment shock caused working-age individuals to be 0.4 percentage points less likely to be employed at all in 2015, evidently via labor force exit. These shocks also increased 2015 income inequality. General human capital decay and persistently low labor demand each rationalize the findings better than lost job-specific rents, lost firm-specific human capital, or reduced migration. Simple extrapolation suggests the recession caused most of the 2007-2015 age-adjusted employment declin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