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21世纪美国贸易战:胜负如何?

21世纪美国贸易战:胜负如何?

推文人 | 杨树斌 
原文信息:Bouët, Antoine, and David Laborde. 2018. "US trade war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with emerging countries: Make America and its partners lose again." The World Economy,41 (9):2276-2319. 
 
研究背景
 
虽然美国在今年正式发起贸易战,但特朗普早在2016年总统竞选时已多次提及会推行贸易保护政策,尤其针对中国、墨西哥和德国。他曾宣称将对进口的墨西哥产品征收35%的关税,对进口的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这篇文章根据特朗普当时的这些言论,分析评估了如果美国挑起与中国和(或)墨西哥的贸易战,将会给参战双方带来哪些影响。
 
研究方法
 
这篇文章使用一个静态的多区域、多产业的CGE模型,根据相关的关税、贸易和生产数据,来评估贸易战对参战双方带来的影响,即MIRAGRODEP模型。
 
数据来源于GTAP 9.1,这个数据库包含2011年全球140个地区57种商品的双边贸易、交通运输和贸易保护的数据。这篇文章的分析建立在17个区域的24个部门,其中包含4个农业和食品部门以及4个初级非农业部门。
 
作者选取中国和墨西哥两个发展中国家作为美国贸易战的目标国,为了简单起见以及便于比较,假设美国对中国和墨西哥加收的进口关税税率均为35%,尽管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时曾提出过多种对这两个国家的关税水平。同时,假设关税针对所有进口的商品,石油、能源和矿物质除外。
 
文章分析了三种贸易战的形式,即美国对中国、美国对墨西哥、美国对中国和墨西哥同时发起贸易战,对于这三种形式分别探讨以下5种(其实是6种)贸易战目标国报复性关税选择下的短期(无部门间资本流动)和长期(资本可自由流动)的影响:
 
 (1) 贸易战目标国(即中国和/或墨西哥)对进口美国的商品同样加收35%的关税税率(35% tariff retaliation);
 
 (2) 贸易战目标国对进口美国的商品征收的关税税率,使得目标国对美国贸易战的关税收入等于美国的对目标国贸易战的关税收入(Tariff revenue retaliation);
 
 (3) 贸易战目标国对进口美国的商品征收的关税税率,使得目标国贸易战的关税收入可以弥补贸易战的福利损失(Optimal welfare retaliation);
 
 (4) 贸易战目标国对进口美国的商品征收的关税税率,使得目标国在贸易条件中损失最小(Terms-of-trade retaliation);
 
 (5) 贸易战目标国不采取报复行为(US unilateral tariff),和贸易战双方均采取基于福利最大化的纳什均衡关税税率水平的情形(Nash equilibrium)。
 
结果
 
作者首先分析了如果美国只针对墨西哥发起贸易战时对双方的影响,然后分析了美国只针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的情况,以及美国对中国和墨西哥同时发起贸易战的情形。鉴于推文篇幅,这里主要描述如果美国只针对中国发起贸易战时,中国做出以上各种应对选择时分别对双方的影响。
 
关税:
 
如下表所示,假设美国对中国产品多加收35%的关税,中国的贸易条件将恶化,那么,中国将对进口的美国商品多加收高额的报复性关税(短期42.9%,长期38.5%)以保持其贸易战前的贸易条件;而如果中国的期望目标是对美国商品征收的关税额度等于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额度,那么,这个关税税率将更高(短期59.9%,长期59.7%),这是因为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额度要远远高于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额度;如果中国的目标是使福利损失最小,这个报复性的关税税率将低很多;如果双方都采取纳什均衡的关税税率,双方的关税均较低。从表中还可以看出,从短期到长期,中国对美国征收的报复性最优关税税率略有降低。
贸易影响:
 
从下图可以看出,中国对美国可能采取的6种应对情形下,贸易战对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影响基本相当。并且,由于参战双方的经济规模均较大,且均较深入的参与环太平洋区域贸易,中美贸易战对其他国家的贸易影响也较为显著。
 
作者的评估结果显示,假设美国对中国商品加收35%的关税,如果中国不对美国进行报复(即US unilateral tariff),这项政策将减少中国对美国75%的出口,美国将增加其他国家的进口,如东南亚国家、日本、韩国等等,同时,中国将增加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如墨西哥、CAFTA,加拿大等等;如果中国的目标是使得征收的关税与美国相等(即Tariff revenue retaliation),那么,这将使得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减少82%,美国将增加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如加拿大、墨西哥、CAFTA等等;如果中美双方不进行贸易战,而是采用纳什均衡的关税税率,对双方的贸易损害以及对其他国家的贸易转移均显著降低。
 
宏观影响:
 
 不管中方采取何种应对措施,在中美贸易战中,中美双方福利均受到损失,中国的福利损失要大于美国。与美国和墨西哥的贸易战相比,中国的福利损失小于墨西哥,美国的损失大于同墨西哥的贸易战。同时,CAFTA和墨西哥从中美贸易战中受益。
 
部门影响:
 
作者的分析显示,当美国对中国商品加收35%的关税税率,将对中国许多行业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电子设备、服装和皮革、木材和纸制品以及其他非耐用品制造业行业。而这将增加美国在这些行业的经济活动,但这些行业在美国经济活动中所占比例较小,比较优势有限;如果中国对美国采取高报复性关税(即Tariff revenue retaliation),那么美国的农作物和林业将受到较大的负面影响,因为这两个行业是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主要部分之一;如果中美双方采取纳什均衡的关税税率,对美国农作物的影响将显著降低。
 
此外,作者还分析了中美贸易战对双方生产要素真实回报率的影响,结果表明,美国生产要素的真实回报率均受到损失,包括制造业行业的非技术工人。中国制造业行业的非技术工人和资本回报率也同样损失显著。
 
结论
 
这篇文章使用MIRAGRODEP模型,对美国可能对中国和(或)墨西哥发起的贸易战所带来的影响进行了评估。结果表明,不管中国或者墨西哥是否采取报复性的关税以及采取何种报复性的关税税率,对美国福利的影响为零或者负,即美国并没有从贸易战中获利;如果双方采取基于福利最大化的纳什均衡关税税率,而非其他较高关税税率的贸易战,双方的福利损失均显著降低;与中美贸易战相比,在美墨贸易战中,墨西哥的福利损失相对较大,这是因为美国是墨西哥主要出口国之一,在墨西哥出口中所占比重较大,且墨西哥相对美国经济总量较小;同时,参战国所采取的报复性关税税率不同,对双方福利水平产生的影响也不同;此外,一些国家如CAFTA会从中美或美墨贸易战中获益。
 
这篇文章的研究始于美国正式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之前,假设对所有商品(石油、能源和矿物质除外)加收35%关税,与今年美国实际对中国挑起的贸易战有所不同,但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另外,推文中主要描述了中美贸易战,作者还详细讨论了美墨贸易战和美国同时对中国和墨西哥发起贸易战的情形,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原文。
 
Abstract
 
In a context of rising protectionist rhetoric, this paper looks at the potential impact of trade wars initiated by a change in US trade policies. We use a static multi-country, multisector general equilibrium model to evaluate six modalities of three potential trade wars—for a total of 18 scenarios—between the USA and China, between the USA and Mexico, and a combination of the two previous conflicts. In each case, we evaluate various forms of trade retaliation by the US partner(s): the same level of import duty as the one imposed by the USA, an import duty that minimises welfare loss, a duty that minimises terms-of-trade deterioration, a duty that generates the same amount of collected revenue, and finally a Nash equilibrium. We conclude that there is no scenario in which the US government augments its domestic welfare or GDP. There may be sectoral gains in value added in the USA, but they are small and to the detriment of other sectors. While losses for China are relatively small, potential losses for the Mexican economy are significant. There are also free riders of these trade wars. Finally, the way in which trade retaliations are designed matters greatly.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