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中国院士中的同乡情谊与偏袒主义

中国院士中的同乡情谊与偏袒主义

推文人 | 余锦亮 
原文信息:Fisman R, Shi J, Wang Y, et al. Social ties and favoritism in Chinese science[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2018, 126(3): 1134-1171.
 
一、问题提出
 
寻租及其带来的及其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是经济学家长期探讨的热点话题。而作为经济持续增长的关键要素,知识生产(knowledge production)中的寻租和扭曲现象却鲜少有人研究。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我国政府越来越重视科技创新在经济持续增长中的作用,据统计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已经投入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资金来促进科技教育和研究。而与此同时相关领域的贪污腐败现象也纷纷见诸报端,特别是报道涉及最高级别的学者和教授,一些知名的科学家试图通过贿赂等方式获得两院院士的资格,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中国科学院称自己是“中国探索和利用高科技和自然科学为中国和世界带来的动力的关键”,并宣称“中国85%以上的大型科学设施”分布在中国各地1000多个中科院定点。除了通过其认证的机构来促进科学之外,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也是一个学术协会,代表我国最高的学术水平和科研能力,其在知识生产和学术评价方面也具有至高的地位。中国科学院的成员被认为是该国最高的科学研究中心的成员,当选院士除了头衔荣誉,也会带来众多的物质收益,从个人司机服务到医院就诊都会有配套。当地省份也会在工资、科研启动经费以及科研项目等方面大力资助。
 
院士候选人通常由院士和学术团体推荐,不受理个人申请。以中科院为例,新院士遴选主要以下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产生初步候选人),各学部常委会将本学部院士按学科专业划分为若干评审组(每个评审组应不少于15人),院士对本评审组的有效候选人进行评审打分,按初步候选人名额,以得分多少为序产生初步候选人,这一阶段通常会淘汰40%的候选人;第二阶段开始于各学部常委会确定初步候选人的3人主审小组,其中可有1位推荐院士或与被推荐人同一单位的院士,主审小组提供审查意见。在院士讨论评议的基础上,全体与会院士进行无记名投票,按得票数多少为序产生本学部正式候选人。正式候选人名额为各学部应增选名额的1.2倍。本学部院士对正式候选人进行无记名投票,获得赞同票不少于投票人数三分之二的候选人,按照学部主席团确定的名额,根据得票数依次产生本学部终选候选人建议人选。全体院士终选投票实行等额、无记名投票,获得赞同票数超过有效票数二分之一的候选人当选。
 
根据以上评审程序可以看出两院常委会在新院士的遴选过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首先,常委会本学部院士按学科专业划分为若干评审组并确定初步候选人名额;其次,各学部常委会确定初步候选人的3人主审小组以确定初步候选人,在这个过程中常委会院士有机会对评审员施加影响;非常任成员可以不参加每两年举行一次的遴选会议,而常委会成员则要求必须参加会议。
 
老乡关系在我国关系文化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也是建立关系最常见和最具特色的基础,全国甚至全球遍布的老乡会、同乡会和会馆就是例证。本文利用2001-2013年间的数据,实证分析了中科院和工程院院士选聘中的偏袒主义,并且本文主要聚焦于家乡纽带——也就是老乡关系在其中的作用。
 
二、数据及实证结果
 
 
除了进行一系列的稳健性检验,作者还将同乡情谊的影响进一步细分,来考察其在遴选的哪个阶段发生作用,回归结果如表2所示。个人的学术能力对于其通过第一阶段的遴选直观至关重要,而同乡关系的作用则主要是在第二阶段相对封闭的遴选过程,对于第一阶段的基本没有产生影响。
 
那么上述计量结果是否意味着存在同乡关系的院士学术水平相对较低呢?作者构建了两类学术能力指标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结果如表3所示),实证发现在全部以及通过第一阶段遴选的候选人中同乡关系并没有产生影响(第(1)列);只有在当选院士的样本中(第(1)列),拥有同乡关系的候选人学术水平才显著低于其他候选人。
 
最后,作者还探讨了当选院士对个人影响力以及资源分配的影响。一方面,当选院士显著增加了个人当选高级行政职位的概率;另一方满,由于当选之时个人年龄已经很大,因而作者更加关系院士当选对其所在学校获得政府资金的影响,作者也发现了这两者之间显著的正向相关关系。根据估算,每位当选院士能够为学校每年带来6300万的额外经费。
 
三、结论
 
作者在本文探讨了中科院和工程院院士遴选这一事件。发现同乡关系使得候选人当选的概率提高了39%。但是与此同时作者也发现,这一同乡偏袒在2007年之后出现了明显了下降,规则的修正与更强的审查能够有效的纠正这一问题。整篇文章在传统的框架下将实证步骤以及内在细节分析得非常清楚透彻,得出了一些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结论。实证模型和分析框架都通俗易懂,非常值得仔细借鉴学习。
 
Abstract
 
We study favoritism via hometown ties, a common source of favor exchange in China, in fellow selection of the Chinese Academies of Sciences and Engineering. Hometown ties to fellow selection committee members increase candidates’ election probability by 39 percent, coming entirely from the selection stage involving an in-person meeting. Elected hometown-connected candidates are half as likely to have a high-impact publication as elected fellows without connections. CAS/CAE membership increases the probability of university leadership appointments and is associated with a US$9.5 million increase in annual funding for fellows’ institutions, indicating that hometown favoritism has potentially large effects on resource allocation.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