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宗教会影响经济增长和主观幸福感吗?——来自斋月的证据

宗教会影响经济增长和主观幸福感吗?——来自斋月的证据

推文人 | 朱欢
 
原文引用:Does religion affect economic growth and happiness? Evidence from Ramadan;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 Volume 130, Issue2, 1 May 2015, Pages 615-658.
 
内容简介
 
宗教在人类社会中无所不在,因此很自然的推测,宗教会影响到经济增长。宗教习俗是一种非正式制度,会对经济、政治和社会互动施加约束。首先,宗教活动强加了“工作-朝拜”的即时权衡,从而影响物质生产活动;其次,宗教活动直接影响生产力,如限制与非信徒的社会交往或限制饮食;最后,宗教还可能塑造经济决策的信念和价值观,如劳动力供给、职业选择和储蓄行为。
 
以往的实证文献表明宗教活动与经济增长负相关,与自我报告的主观幸福感正相关,但是均未考虑到互为因果的内生性问题。为了克服这一问题,使用斋月期间的禁食时间来作为宗教活动的工具变量。伊斯兰历法规定的斋月在每年都有所不同,斋月通常以新月牙的出现为准,由于看到月牙时间不一,不同国家进入斋月的时间也不完全一样,因此穆斯林国家的斋戒时间也有所不同。例如:当斋月处于冬天时,根据古兰经规定的禁食时间将在孟加拉国比土耳其更长,当斋月处于夏天时,土耳其的斋戒时间比孟加拉国长。这种国家纬度和阴历的相互作用对于本研究具有外生性,所以用禁食时间来表征宗教活动。
 
通过跨国面板数据表明,斋月对穆斯林国家的经济产出有显著负向影响;通过世界价值观调查数据表明,斋月对穆斯林国家居民的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有正向影响;并且斋月并不影响非穆斯林国家的经济产出和居民幸福感。于是,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宗教活动使得人们相对贫穷但是更加幸福?为了进一步解释这个结果,探讨了宗教活动通过劳动力市场来影响经济产出这一机制,通过国家制造业部门的就业与工资和个人就业状况的面板数据发现劳动力供给效应占主导地位。这一证据表明,斋月禁食对经济产出的负向影响主要是正规就业和非正规部门的职业选择驱动的,而不是简单地由与禁食直接相关的生产率下降造成的。总之,研究发现不是禁食本身的效果,而是更强烈的宗教活动对个人信仰和价值观的影响,从而减少劳动力供应。
 
数据
 
文章的第一个关键变量就是斋月期间的禁食时间,从美国海军气象天文台天文应用部(Astronomical Applications Department of the US Naval Observatory)收集数据,该在线数据库提供了公历日期中任何地点的日出和日落时间,为了将伊斯兰历法中的斋月映射到公历日期,本文还使用了伊斯兰哲学在线(Islamic Philosophy Online)的数据。最终计算了自1950年以来每个国家每年在斋月期间的平均日照时间。
 
然后,将斋月禁食时间与其他变量相匹配。其中,穆斯林人口占比根据Miller(2009)的时间不变测度;经济增长数据来源于佩恩表8.0 (Penn World Tables 8.0),并构成167个国家1950-2011年的非平衡面板数据,在实证中分别用国实际GDP同比增长率、人均实际GDP同比增长率和每个工人实际GDP同比增长率来表征经济增长,并以2005年为基期。
 
为了进一步分析斋月是否会影响主观幸福感,本文采用了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 Survey)数据库,使用主观幸福感的两个测量指标,一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加起来,你觉得你是:非常不快乐,不快乐,快乐和非常快乐”,如果受访者回答“快乐”和“非常快乐”,那么定义SWB为1,否则为0;二是“你最近对你的生活有多满意?”,如果受访者回答的分值在5分以上,同理SWB为1,否则为0。同时,在调查中还包括了受访者的就业状态、工作偏好、宗教价值观以及其他社会经济特征。
机制检验中,制造业部门的就业和工资数据来自于INDSTAT2 2013版。
 
实证分析和结论
经过一系列的稳健性检验表明:禁食时间与经济增长负相关,与SWB正相关。尽管斋月给穆斯林国家带来相应的物质成本,但却使这些国家的居民感到更加幸福和满意。
 
于是通过劳动力市场来验证这些效应的机制。首先考察就业与工资,禁食时间越长会造成就业量的减少和工资的提高,综合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劳动供应量的减少,进一步表明正式就业人数减少,自雇员增加,且个人对其财务状况表示满意,这与自愿失业相一致。然后分析个人劳动偏好和价值观,实证结果表明斋月的宗教习俗使穆斯林居民更具有宗教信仰,不太可能把工作视为比宗教更重要,对正规部门高工资低灵活的工作不感兴趣。
 
结语
 
通过轮回的伊斯兰历法引起的斋月时长,文章研究了斋月禁食对穆斯林国家的经济增长有负向影响,但却提高了穆斯林居民自我报告的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并且这一结论主要与穆斯林个体的劳动力供给和职业选择有关,而不是由于禁食本身直接导致生产力下降。同时,也证实了这一效应与个人重视工作和物质回报的转变有关。
 
根据这些结果可以分析宗教活动可能发挥的功能作用以及由此产生的一些令人困惑的问题。第一,本文认为有成本的宗教活动可以增加主观幸福感,这与人们具有宗教活动的需求相一致,了解这种需求更深层次的决定因素是未来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方向;第二,宗教活动影响个人决策,当外源性因素导致禁食时间较长时人们感到更加幸福,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禁食更长时间呢?同样,如果增加的幸福感来源于减少工作,为什么他们没有选择这样做?这些困惑似乎表明宗教活动可以改善结果,如通过扮演提供自我控制或协调的角色。
 
原文摘要
 
We study the economic effects of religious practices in the context of the observance of Ramadan fasting, one of the central tenets of Islam. To establish causality, we exploit variation in the length of the fasting period due to the rotating Islamic calendar. We report two key, quantitatively meaningful results: 1) longer Ramadan fasting has a negative effect on output growth in Muslim countries, and 2) it increases subjective well-being among Muslims. We then examine labor market outcomes, and find that these results cannot be primarily explained by a direct reduction in labor productivity due to fasting. Instead, the evidence indicates that Ramadan affects Muslims’ relative preferences regarding work and religiosity, suggesting that the mechanism operates at least partly by changing beliefs and values that influence labor supply and occupational choices beyond the month of Ramadan itself. Together, our results indicate that religious practices can affect labor supply choices in ways that have negative implications for economic performance, but that nevertheless increase subjective well-being among follower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