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中间品关税下降对技能溢价有何影响——来自中国企业的证据

中间品关税下降对技能溢价有何影响——来自中国企业的证据

 
推文人 | 徐莹莹 
 
原文信息
 
B Chen, M Yu, Z Yu.(2017). Measured skill premia and input trade liberalization: Evidence from Chinese Firms[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09, 31-42.
 
一、研究背景
 
WTO和GATT在经过多轮谈判以后,各国关税水平大幅度降低。最终品和中间品关税的下降对不同技能类型工人工资产生了影响。根据Stopler-Samuelson定理,贸易会使不同类型工人之间的工资差异减小。但事实是伴随贸易自由化不断发展,各国技能溢价不断扩大。贸易自由化到底如何影响了技能溢价?不同于以往从出口角度解释贸易自由化对工资差异的影响,文章基于中间品进口的角度运用中国企业层面数据研究了贸易自由化对技能溢价的影响。
 
二、研究内容
 
作者认为中间品进口关税的下降会导致技能溢价的增大。因为相对于低技能工人,高技能工人同企业讨价还价的能力更强,高技能工人的工资与企业利润直接相关。当中间品关税下降时,企业利润增加导致技能工资的增加幅度更大,使技能溢价扩大。
 
文章的主要工作为运用中国企业层面数据就中间品关税下降对技能溢价的影响做了检验。其中企业层面技能溢价数据不可得,作者运用Mincer工资方程间接的对该问题进行了研究。
 
三、数据和模型设定
 
 
四、实证结果
 
因为高技能劳动力份额只有2004年可得,作者先采用04年截面数据做基准回归,下表为回归结果。其中第(1)列为各自的回归系数,第(2)列报告了回归系数同高技能劳动力份额的交互后结果,中间品关税与高技能劳动份额交互项结果为负,表明伴随中间品关税下降,技能溢价水平增加。作者进一步测度其余年份高技能劳动力份额,并采用面板数据进行回归,结果依然显著。
结语
 
文章研究发现,中国加入WTO以来,中间品关税下降导致中国制造业企业内部高、低技能工人工资差异扩大。主要机制为中间品关税的下降使得企业利润上升,企业内部高技能工人获利更多,因此扩大了高、低技能工人工资差异。
 
其主要贡献体现在:第一,该文从进口中间品贸易的角度解释贸易自由化与企业内工资收入差距的关系,为理解全球化生产分工与异质性企业内部收入分配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第二,我国尚没有企业层面具体的员工工资信息,但该文通过Mincer工资方程,在缺乏直接工资数据的情况下,通过员工平均工资水平、技能劳动占比等间接信息,有效地推断出中间品关税下降对异质性企业内部技能溢价的影响,可以为相关研究提供一定的借鉴。
 
Abstract
 
Using Chinese firm-level production data, this paper developed a Mincer (1974)-type approach to investigate the impact of input trade liberalization on firms’ wage inequality between skilled and unskilled workers (or skill premium). When controlling for product-market tariffs in a firm’s industry, we find robust evidence that reduced input tariffs in a firm’s industry are associated with a higher skill premium at firms with more skilled workforces. This effect is more pronounced at ordinary (non-processing) firms. We also provide evidence that reduced input tariffs in a firm’s industry are associated with higher value added and profits at firms with more skilled workforce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