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企业政治战略在跨国并购中作用几何?

企业政治战略在跨国并购中作用几何?

推文人 | 宫旭红
 
作者信息
 
Croci E, Pantzalis C, Park J C, et al. The role of corporate political strategies in M&As[J]. 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 2017, 43: 260-287.
 
摘要
 
文章主要从被并购企业角度而言,研究企业的政治战略(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或游说)是影响企业并购行为的无形资产。作者分别研究捐赠行为和游说对企业并购的影响,研究发现对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PACs)或参与游说的公司被并购的概率较低,且被并购的时间更长此外,政治献金捐赠的企业会获得更高的被收购溢价。相比捐赠,游说对企业被并购概率和并购时长具有相同的作用,但是因为游说的可复制性,其对并购溢价的作用不显著。
 
一、引言
 
企业的政治战略,例如对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赠或者游说行为,都是为了和政府建立政治关联而促进企业发展。以往研究发现,企业建立政治关联有利于提升企业价值(Cooper, Gulen, and Ovtchinnikov 2010)及降低政治风险(Kim, Pantzalis, and Park 2012)。此外学者的研究发现,具有政治关联的企业往往具有更大的企业规模(Cooper Gulen and Ovtchinnikov 2010),更长的企业寿命(Antia Kim and Pantzalis,2013)。
 
本文作者主要研究对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赠(contributions to PACs)和游说(lobbying)两种企业政治战略(corporate political strategy)如何影响并购的?从被并购企业角度而言,这两种政治战略如何影响目标公司的被并购概率?被并购时间?是否会提升并购溢价?
 
企业政治战略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企业的无形资产,和有型资产相比,政治战略很难测度和衡量其价值。就目标公司而言,其政治关联在并购过程中很难转移,并且很难赋予其具体的一个数值。PAC捐赠在企业并购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PAC捐赠不仅能够促成一项优先合并协议,而且能够帮助企业阻止不受欢迎的并购。Dinc and Erel(2013)研究发现,某种程度上,政治家本身也会有动机(经济民族主义)来阻止和其有关联的企业被收购。如果政治家对收购企业是否会继续支持其政治活动存在顾虑,也会出面阻止目标公司被收购。因此对PAC的捐赠,能够使得被并购过程更加复杂化,延长并购时间及提升被并购企业的溢价能力。
 
此外,游说也是企业一项重要的政治战略(Hill et al. 2013)。Adelino and Dinc(2014)的研究发现,游说企业能够在财务危机过程中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与PAC捐赠不同的是,游说经费没有严格的限制而且是通过中介给予政治家的。游说的目的是影响政治家、政府和监管机构的决策。与PAC捐赠能够与政治家(政客)建立一个长期关系而言,游说很容易被复制,而且在付出很低的成本之后,很容易被收购企业获取。因此作者预测,虽然企业游说政治战略能够降低企业被并购概率及延长收购时间,但因为不是直接与政治家联系,因此很难提升企业的并购溢价。
 
因此,作者借助五个政治献金指标(Cooper, Gulen, and Ovtchinnikov,2010),借助美国上市公司数据,研究考察对PAC捐赠及游说对企业被并购概率、并购时间及被并购溢价的影响。
 
二、数据指标及模型
 
并购数据来源于汤姆森金融SDC并购数据库,政治献金数据来源于联邦选举委员会(FEC)关于众议院和参议院选举活动中的捐赠资金数据。企业游说支出数据来源于美国参议院游说数据库。
 
企业政治献金指标:
 
1、并购概率
 
研究结表表PAC捐赠(献金)降低了企业被并购的概率。
 
研究结果表明PAC捐赠(献金)降低了企业被并购的概率。
 
2、并购时间
 
 
并购时间的测度:企业被并购公告时间与实际完成时间的长短。实证结果显示企业对PAC的捐赠提升了企业被并购时间。
 
3、并购溢价
 
实证结果显示企业对PAC的捐赠提升了企业被并购的溢价。
 
4、目标企业的游说活动
 
 
实证结果显示,企业的游说活动降低了企业被并购概率,提升了并购时间,但是对被并购溢价的作用不显著。
 
三、结论
 
公司的政治战略可以被视为有价值的无形资产。作为被并购的目标企业,企业进行PAC捐赠能够降低其被并购的概率,且并购时间变成且能获得更高的收购溢价。游说作为另外一种公司政治战略,具有类似的影响,游说能够降低并购概率和增加并购时间,但对并购溢价的作用不显著。
 
延伸阅读
 
美国选举:美国选举制度常被人批评为受到金钱的操纵,但如何操纵却没几个人说得清。在现行法律下,美国总统选举资金有五大来源,一是私人捐款,二是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支持,三是候选人所在政党的资助,四是公共财政提供的资助,五是富有的竞选人自掏腰包。在这五种形式中,前两大来源占绝大部分。根据美国《联邦选举竞选法案》,个人捐款的必须是美国公民,且在每次选举中捐款总额不得超过2500美元,这是为了限制有钱人影响选举结果,这个很好理解。从第一个来源看,企业、富人对选举很难产生影响,但奥妙在于第二个来源,即令多数中国人感到陌生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所谓PAC,就是一种政治组织,由企业、个人或机构发起,比如说,某个企业宣布成立一个PAC,注入一笔资金,同时接受捐款。这个PAC不与特定的政党与候选人挂钩,只是为了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比如说它要大力倡导环保,在大选年,它会选择支持倡导环保那个候选人。从法律上说,这个PAC是独立的,它不能与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合作,但法律允许它做广告,可以赞美自己支持的候选人,也可以贬损自己不喜欢的候选人。由于广告开支是每次总统大选中最大的一笔开支,所以企业可以通过PAC这种方式来直接影响到大选结果。
 
Abstract
 
In line with the view that politics can complicate M&A deals, we find that firms contributing to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s or involved in lobbying are less likely to be acquired and their takeover process is lengthier. As we empirically show, this can be explained by the fact that politicians have motives to interfere with the takeover process due to career concerns, in terms of getting re-elected and raising funds for future campaigns. We also document that politically connected target firms command higher takeover premiums from bidders lacking political expertise, consistent with the notion that the market regards target firms' connections, not easily replicable by bidders, as means to enhance growth opportunities of the merged fir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