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影响企业出口吗?

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影响企业出口吗?

——来自中国加入WTO的证据
 
推文人 | 史青
 
原文信息
 
Feng L, Li Z, Swenson D L. Trade policy uncertainty and exports: Evidence from China's WTO accession ☆[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2017, 106:20-36.
 
一、引言
 
加入WTO后的一段时期,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急剧增长, 2000-2006年期间退出出口市场的企业其出口占据中国入世之前出口总值的76%,而中国入世之后进入出口市场的企业其出口占2006年中国出口总值的67%,广延边际伴随着大量企业进入和退出出口市场,企业层面进行了大幅重新调整;另一方面,入世之后,中国争取到美国的最惠国待遇,意味着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企业面临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的降低。作为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 2000-2006年期间美国占据中国出口市场总值的25%,欧盟18%和日本12%紧随其后。入世之后中国对美国出口状况的急剧变化是否与中国面临的贸易政策不确定性降低有关?
 
二、理论机制
 
本文在Melitz(2003)异质性企业模型的基础上引入关税和出口拥挤效应两个变量,在一般均衡的框架下分析了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的降低对企业出口决策的影响。具体的,进口国征收的关税服从一个在1和某个以最大值为区间的概率分布,该最大值的大小刻画了贸易政策的不确定程度,取值越大意味着不确定程度越高;出口拥挤效应则刻画出口企业数量所引起的进入出口市场所需投入的进入成本的大小。均衡结果表明:当存在出口拥挤效应时,降低贸易政策不确定性会导致企业平均利润升高,出口临界生产率升高,更多企业进入出口市场,而当不存在出口拥挤效应时,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的降低会导致更多企业进入出口市场,企业的出口临界生产率和平均利润则不发生改变。
 
三、数据与分析
 
2000-2006年中国海关数据库,该数据库包含企业代码、产品代码(8分位,为便于比较,加总成HS6分位)、目的国(文中只考虑美国和欧盟)、贸易模式(一般贸易与加工贸易)、交易额与交易数量;最惠国待遇的实施关税(applied tariff)和约束关税(bound tariff)来自于WTO关税下载官网,该数据包含了WTO所有成员国报告的HS6分位产品的税率、最惠国待遇的实施关税,实施关税和约束关税均来源于各自从价关税的均值。
 
最关键的解释变量——贸易政策环境采用三种衡量方式:1.平均实施进口关税:即2000-2002年间美国进口的实施关税;2.实施进口关税的变化:用2000年(加入WTO之前)的进口实施关税与2002年(加入WTO之后)进口实施关税之差来衡量,若为正值,意味着中国出口企业经历了实施关税的削减;3.关税不确定的变化:先定义gap为某一年份的worst-case tariff与实施关税(applied tariff)之差,进而将关税不确定的变化定义为gap2000与gap2002之差,若为正值,意味着政策不确定性降低。
 
主要分析是在边际-产品-目的国-年份层面进行的,由于欧盟早在中国入世之前(1985年)就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的地位,中国对欧盟出口不受入世影响,因此研究过程中选取欧盟为控制组。
文章还在特定行业、贸易模式、其他可能贸易政策(如反倾销)等方面进行了稳健性分析。进一步,如果不确定性降低带来的企业广延边际调整加剧了竞争,则政策不确定性降低幅度越大,产品加总价格上升幅度越小,作者进而验证了贸易政策不确定程度的降低对产品价格的影响;相对于退出市场的出口企业,新进入企业由于生产率较高可以提供较低的产品价格,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新出口企业选择生产和出售较低质量的产品,进而给产品定价较低,作者对新出口企业的产品质量和退出市场的出口企业的产品质量做了对比进一步检验该问题,发现贸易政策不确定的降低导致市场份额从高价低质的退出出口企业转移到低价高质的新进入出口企业。
 
四、结论
 
文章利用企业层面的中国海关数据,检验了中国加入WTO以来政策不确定的降低如何影响企业出口的动态变化。发现政策不确定的降低会促使更多企业进入出口市场,伴随着新出口企业竞争的加剧,出口临界生产率(cut-off)会升高,进而迫使部分生产率较低的已出口企业退出出口市场。具体的:与已经出口的企业相比,新进入市场的出口企业对产品定价较低;从加总层面来看,关税不确定的降低会引起企业广延边际的重新调整,促使生产率高、产品定价低的企业进入出口市场,同时会将生产率低、产品定价高的已出口企业挤出市场。总之,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的降低通过提高产品质量、降低产品价格的途径增大中国对美国出口的竞争力,政策不确定的变化可以用来解释日益增长的中国对美国出口对美国制造业及其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原文摘要
 
This paper studies how reduction in trade policy uncertainty affects firm export decisions. Using a firm-product level dataset on Chinese exports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European Union in the years surrounding China's WTO accession, we provide strong evidence that reduction in trade policy uncertainty simultaneously induced firm entries to and firm exits from export activity within fine product-level markets. In addition, we uncover accompanying changes in export product prices and quality that coincided with this reallocation: firms that provided higher quality products at lower prices entered the export market, while firms that had higher prices and provided lower quality products prior to the changes, exited. To explain the simultaneous export entries and exits, as well as the fact that new entrants are more productive than exiters, we provide a model of heterogeneous firms which incorporates trade policy uncertainty, tracing the effects of the changes in policy uncertainty on firm-level payoffs and the resulting selection effect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