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真实工资的不平等

真实工资的不平等

推文人 | 杨鹏
 
原文信息
 
Moretti, E. (2013). Real wage inequality.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Applied Economics, 5(1), 65-103.
 
引言
 
自1980年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上技能工人(skilled worker)和非技能工人(unskilled worker)的名义工资差距在不断扩大,已有的文献从技能工人相对需求增加、技能工人相对供给速度减小和对于低工资工人的劳动力市场制度保护减弱等三个方面加以研究,但是对于技能工人和非技能工人真实工资差距以及福利的不平等却很少研究,本文构建技能工人与非技能工人的CPI和一个包含住宅市场和劳动力市场两个方面的空间一般均衡模型,经验研究表明:相比于1980-2000年技能工人和非技能工人名义工资20%的差距,由于技能工人和非技能工人比率的变化造成的城市CPI变动,实际工资和福利差距并没有名义工资差距那么大,主要原因在于相对需求拉动而不是相对供给推动的冲击。
 
生活成本与城市选择
 
技能工人用至少具有大学本科学历的个体表示,非技能工人用高中学历个体表示,某个城市的大学生比率指的是至少具有大学本科学历的25-60岁全职工人比率,房屋月租金指的是2-3个卧室的公寓平均租金,下图Table 1反映的是相比于十个大学生比率比较低的城市,2000年10个大学生比率比较高的十个城市不仅2000年的大学生比率(第一列)和房屋月租金(第三列)比较高,而且从1980-2000年,大学生比率和房屋月租金的变化量(第二和第四列)也比较高。从五分位情况来看也是类似的,详细见原文Table2,节省篇幅,Table2略。
 
 
为了计算不同城市居民的CPI,首先需要计算CPI包含的主要类别和不同类别的比重,从下图Table 3 可以看出,住房类花费占CPI的42.7%,其次才是交通类(17.2%)和食物与饮料类(14.9%)。
 
 
首先计算Local CPI 1,假定不同城市的非住房商品和服务的价格相同,以2-3个卧室的公寓的平均租金作为不同城市的住房费用,1980年的住房和非住房商品价格归一化,住房租金数据来源于人口普查;其次计算Local CPI 2,由于非住房商品和服务会随着城市住房价格的变化而波动,比如,城市土地价格升高,房屋租金增加,随之而来的许多商品和服务价格也会上涨,采用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BLS)的方法,计算每个城市的CPI,每个城市c在t年的CPI由住房消费(HPct)和非住房消费(NHPct)两个部分构成: BLSct=wHPct+(1-w)NHPct,假定非住房消费与住房消费存在线性关系:NHPct=πHPct+vct ,采用BLS的方法,用Accra Dataset估算2000年π为0.35。之所以本文同时采用CPI 1和CPI 2是因为CPI 2 采用的Accra数据集中只有48种商品价格,而BLS计算CPI需要1000多种商品,代表性商品不够。详细结果见下图Table 4,采用官方的CPI,大学学历和高中学历的工人CPI没有差异,采用房屋月租金、CPI 1和CPI 2计算的大学学历和高中学历的工人的CPI差距从1980年到2000年不断扩大。
 
 
名义和实际工资差距
 
从下图Table 5,1980-2000年,不控制都市地区的固定效应(1-4列),Model 1大学学历工人和高中学历工人的名义工资差距增加20%,Model 2用CPI 1计算的大学学历工人和高中学历工人的实际工资差距降低至15%,Model 3 用CPI 2计算的实际工资差距降低至14%;控制都市地区的固定效应(5-8列),Model 1名义工资差距增加18%,Model 2和Model 3 计算的实际工资差距与不控制都市地区的固定效应相同。所以,当考虑不同都市CPI差异之后,大学学历的工人和高中学历的工人的实际工资差距并没有名义工资差距那么大。
 
 
对于不同年龄组的个体实际工资可能存在异质性,下图的Table 6,从1980-2000年,age 25-35的大学学历和高中学历的实际工资差距增加0.18,age 36-50的实际工资差距增加0.12,age 51-65的实际工资差距增加0.07,实际工资的差距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降低。
 
 
稳健性分析:第一种思路是换几种CPI的测量方法,Model 1用房屋价格代替房屋租金,Model 2 用全部房屋的租赁价格,而不是原有的2-3个卧室的公寓价格,Model 3 采用ACCRA 非住房价格,Model 4 放松不同都市地区和不同技能工人的花费比率相同的假设条件,Model 5 因变量工资加上不同技能的通勤时间成本,结果依然稳健,具体详见Table 7;第二种思路是改变样本范围,Model 1 加入工作时间小于48周的样本,Model 2 删除兼职样本,Model 3 加入移民样本,Model 4 样本限定为城市工人,Model 5 样本限定为男性,Model 6 删除纽约、波士顿和旧金山三个大城市,结果依然稳健,具体详见Table 8,节省篇幅,图略。
 
为了减轻对不同学历工人不可观测能力的担忧,采用AFQT score度量能力,与房屋租金做回归,无论是房屋租金还是房屋租金的变化量与能力相关性很小,并且都不显著。为了减轻不同学历工人的房屋质量的差异的担忧,采用美国房屋调查数据,控制房屋面积、是否漏水、是否有洗衣机和烘干机、卫生间条件等,结果依然稳健,详细结果见下图Table 9。
 
空间均衡分析框架
 
s技能水平的i个体在c城市的间接效用函数是Usic=wsc-rc+Asc+esic,w是名义工资,r是房屋租赁价格,技能工人和非技能工人在相同的房屋租赁市场,A是当地的便利设施,e代表个体对于特定城市c的异质性偏好。举个例子说明,假定有两个城市旧金山和底特律,旧金山代表技能工人(大学学历)比例高的城市,底特律与之相反。第一种情况,相对需求冲击:如果旧金山的技能工人的生产率提高,旧金山的技能工人的工资就会增加,这会吸引底特律的技能工人的流入,这会导致旧金山的房屋租赁价格上升,迫使一部分非技能工人从旧金山流出来到底特律,但是底特律流出的技能工人人数多于流入的非技能工人人数,所以底特律的房屋租赁价格下降,由于两个城市房价的变动方向不同,总体而言,技能工人与非技能工人的实际工资差距并没有名义工资差距那么大,所以需求冲击结果是城市技能工人的比率与房屋租赁价格成正比。第二种情况,相对供给冲击,如果不是生产率的提升,而是由于旧金山有更好的便利设施(Amenity)吸引技能工人的流入,技能工人与非技能工人的实际工资差距要比名义工资差距大。为了验证究竟是相对需求冲击还是相对供给冲击造成的实际工资不平等,大学学历比率与大学学历工资溢价之间的相关分析,为了解决内生性问题,构建一个IV,具体而言,一个城市相对需求变化:Change in Relative Demand in City c = Σηsc (ΔEHs  − ΔELs ) ,ηsc表示1980年城市c在第s个行业的就业比率,ΔEHs  − ΔELs表示从1980-2000年排除城市c之后的全国大学学历工人与高中学历比率的相对变化。具体结果见下图Table 10。
 
 
结论
 
由于城市中技能工人与非技能工人比率的变化造成城市CPI变动,加之个体对于城市的异质性偏好,空间一般均衡的结果是美国1980-2000年技能工人与非技能工人的实际工资或者福利差距要比名义工资差距小,原因在于相对需求拉动而不是相对供给推动。
 
Abstract
 
While nominal wage differences between skilled and unskilled workers have increased since 1980, college graduates have experienced larger increases in cost of living because they have increasingly concentrated in cities with high cost of housing. Using a city-specific CPI, I find that real wage differences between college and high school graduates have grown significantly less than nominal differences. Changes in the geographical location of different skill groups are to a significant degree driven by city-specific shifts in relative demand. I conclude that the increase in utility differences between skilled and unskilled workers since 1980 is smaller than previously thought based on nominal wage difference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