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国企改革对经济增速的提振效应研究

国企改革对经济增速的提振效应研究

研究背景
当前,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正处于必须获取提高经营效率和实现国家使命的“两全其美”效果的“新常态”时期。虽然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国有企业改革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那么,当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时期之后,国企改革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本文的研究重点。本文研究国企改革影响经济增长的机制,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一个反映中国经济实际情况、且区分国有和非国有企业的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用以模拟比较不同国企改革路径下的经济增长情景。根据模拟结果,提出国企改革的前期,促进经济增长的途径主要来自于要素配置改善效应,而后期则主要来自于外部溢出效应。在目前中国面临寻找和发掘经济增长内生动力的时候,以积极稳妥的步伐推进国企产权改革,对于提高经济效率、促进经济持续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研究创新点
(1)基于微观和宏观数据分析了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在要素边际生产率、资本配置效率、TFP增长率和溢出效应四个方面的差别,全面分析了国企改革影响经济增长的主要机制。(2)分析国有部门改革对经济增长的提振作用是展望未来,模拟国有企业改革在未来十年以三个不同的速度推进时,分别对各年经济增速的提振程度。(3)分析考虑了资本和劳动力可以瞬时流动(相当于一步到位式改革)、以及渐近式改革情形三种革情景,对实际改革和政策设计更具有参考价值。

国企改革的界定
在本文的分析中国企改革是指国企产权改革,即将国有全资和控股企业改造为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这样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的经营机制与非国企相当,这种定义的国企改革也符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所确定的方向。

国企改革影响经济增长的机制
从资本生产率、资本配置效率、TFP、外溢效应等四个方面,测算国企和非国企之间的差别,从而研究国企改革影响经济增速的主要机制。
(1)国企改革与资本、劳动生产率的关系。以增加值/就业人数、增加值/固定资产净值分别表示劳动生产率和资本生产率。根据分行业数据比较,第一和第二产业的国企资本生产率显著低于非国企,由于多数行业国企的资本生产率低于非国企,国企改革后相同资本可以生产更多的产出,这直接促进经济增长。
(2)国企改革与资本的动态配置效率。由于国企资本生产率较低,在一个效率最大化的经济中,应该将新增投资更多配置于效率更高的非国企。国企改革可以改善这种由国企过度投资而造成的资本扭曲现象,提高动态资本配置的效率,从而有促进经济增长。
(3)国企改革与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使用对工业分行业的国有部门和非国有部门TFP进行了测算比较。自1998年起,国家提出国企3年改革和脱困的目标,一大批低效率国企通过各种途径实现了民营化,剩余的国企相对来说拥有较强的实力,并且在卸包袱、补资金和转机制方面取得了较大进展,因此总体上体现出国企TFP提升速度快于非国企的现象。增速的直接提升应该可以作为国企改革提振经济增速的第三个机制,其他研究中也多将这作为主要机制,但我们的测算发现经过1998年到2007年的十年追赶后,国企TFP已与非国企没有明显差距,因此本文没有假设国企改革后会进一步提高这些企业的TFP增长速度,即本文没有包括这一机制对经济增速带来的影响。
(4)国企改革对其他企业的外部溢出效应。积聚效应和随之带来的规模优势是经济增长中的重要现象,随着一个地区企业数量增长和规模扩张,该地区所有企业都会受到由此而带来的益处,也即企业积聚会带来外部溢出效应。在中国,由于国企和非国企在经营管理模式上的差别,企业产生的外部溢出效应在程度上也有所差别,因此,国企改革不仅可以提高国企本身的生产效率(内部效应),还可以对其他企业产生正的外部效应。

模拟国企改革对提振效果的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
建立了一个反映国企行为特征的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长期开发维护的动态递推中国经济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DRC-CGE)为基础,以2010年为基准年,采用根据2010年中国投人产出表为基础编制的中国社会核算矩阵作为基础数据,对2010—2025年的经济情况进行模拟分析。该模型的特点在于:(1)区分了国企和非国企,并反映了要素(资本和劳动)生产率的差别;(2)区分了各行业国企和非国企的全要素生产率数值,从而可以反映国企改革的溢出效应;(3)修改了新增资本的分配函数,从而反映动态资本配置效应。
在模拟分析过程中,设定三种情景状态:(1)在2015年至2024年十年期间,每年5%的国企进行改革,即由国有全资或控股改为非公资本控股,到第10年国有经济的产出规模在现有基础上合计下降43.1%(不考虑各年增长率,仅按静态计算);(2)假设非农产业中每年有10%的国企进行改革,到第10年时国有经济产出规模累计下降68.8%(3)假设非农产业中每年有20%的国企进行改革,到第10年时国有经济产出规模下降90.3%。
模拟结果显示:情景(1)下,,GDP增长速度平均每年提高0.33个百分点,改革实施第一年,即2015年的GDP总量有望增加3138亿元左右,比基准情景的GDP高0.53%,到2024年GDP总量有望比基准情景多3.24万亿元,约占基准情景GDP的3.12%;情景(2)下,经济增长速度平均每年提高0.47个百分点;情景(3)下经济增速平均每年提高0.50个百分点。在模拟结果中,情景(2)的最后一年和情景(3)的后4年,经济增速低于基准情景,这是由于工业化中后期经济增速有逐渐放缓的规律。在国企改革的情景(2)和情景(3)中,2020年前经济增长速度快,人均GDP水平显著高于基准情景,因此增长速度本身有低于基准情景的趋势。

结论与政策建议
(1)国企改革可以从多个方面提振经济增速,包括提高资本边际生产率,提高资本的动态配置效率,提高对其他企业的外部溢出效应。
(2)积极稳妥的步伐推进国企产权改革,对于成功跨越“中等收人陷阱”、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具有重要意义。

国企改革对经济增速的提振效应研究,许召元&张文魁,经济研究,2015(4)。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