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推文人 | 冯显骏
 
推文信息:Persson, Petra, and Maya Rossin-Slater. 2018. "Family Ruptures, Stress, and the Mental Health of the Next Generatio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8 (4-5): 1214-52.
 
现如今,心理疾病对个人与社会都已成为一项沉重的负担。在2008年,美国民众花费在抑郁症上的支出达到96亿美元,只低于在胆固醇调节与止痛药上的花费。而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也十分引人关注。2013年美国每七个学龄儿童中就有一个被多动症(ADHD)困扰。
 
抑郁症、焦虑症、儿童多动症以及自闭症等精神疾病近年来的快速增长引发了学术界与媒体的广泛讨论。现存的研究指出不同种类的精神疾病与社会经济状况、遗传基因、环境变量等因素具有相关性,但其中严谨的因果关系仍有待发掘。本文聚焦于一个很特别的可能导致人们罹患精神疾病的因素:胎儿时期对母亲压力的暴露。也就是说本文试图证明如果在我们仍处于胎儿时期(在母亲子宫内)时,我们的母亲经受了一些由意外导致的压力,那么我们出生后会更有可能被各种精神疾病所困扰。
 
本文利用了瑞典官方的数据,样本包括1973-2011年在瑞典出生的所有婴儿。作者通过家庭族谱将婴儿与其母亲一方的亲戚相匹配,共向上追踪了四代人的信息,即从婴儿自身至其母亲的祖父母。同时作者追踪了婴儿在之后童年时期与成年时期的健康状况与医疗记录。样本中部分婴儿的母亲有过丧亲的经历。
 
作者识别因果关系的关键在于样本中一部分婴儿的母亲在怀孕期经受了丧亲之痛,而另一部分则恰好在分娩之后经受。作者认为母亲丧亲的确切时间是一个外生的变量,与其他决定孩子健康水平的因素无关。因此,通过比较母亲在孕期经受丧亲之痛与分娩后才经受丧亲之痛的儿童的健康水平,就能构建出一个准自然实验的框架,从而断定这一差异是因果关系。作者发现这一胎儿时期的不利冲击不仅体现在精神健康层面,也体现在身体健康层面,同时也会一直持续到成年时期,形成长期的影响。
 
数据
 
作者的基准模型使用了所有母亲在受孕40周内或出生一年内有丧亲经历的儿童数据。也就是说所有儿童的母亲有过失去兄弟姐妹、双亲、祖父母、配偶或孩子的经历。对每一样本儿童,作者掌握的信息包括出生日期、出生重量、出生身高、头部直径、母亲怀孕时间以及母亲的吸烟状况、饮食状况等孕期的风险因素。
 
作者的因变量包括婴儿出生后的健康状况,包括儿童时期与成年时期。作者还使用了住院记录以及处方药使用记录来衡量样本的健康情况。本文使用多动症、焦虑症与抑郁症来衡量人们的精神健康状况,也通过一些生理疾病来衡量样本的生理健康情况。下表为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实证方法
 
作者指出想要估计母亲丧亲压力对儿童健康的影响,需要解决两大问题。首先,母亲压力向儿童传导的途径既可能是胎儿时期的影响也可能是出生后育儿环境的影响,需要把这两种渠道的影响区别开。其次,母亲丧亲的非随机性的样本选择问题。
 
为了解决潜在的内生性问题(母亲经受丧亲压力可能会缩短妊娠期),作者将实际产期替换为婴儿的预产期。同时作者考虑了出生年份固定效应y,出生月份固定效应m以及所在地区的固定效应p。作者还构建了一些模型来检验自变量的外生性以及其他的假设,更详细的模型设定问题可以参见原文。
 
结论
 
下图可视化了婴儿以低于正常体重出生对胎儿期母亲压力暴露的回归系数。横轴为在发生丧亲事件时母亲怀孕的月份数,纵轴表示系数的大小。虚线刻画了估计系数的95%置信区间。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母亲在怀孕期间有丧亲经历对婴儿的出生体重有显著的负向影响(经历了压力暴露的婴儿更可能低于正常体重)。
 
作者也考察了压力暴露对婴儿出生后身体健康的影响。结果表明压力暴露会增加1岁小孩去医院就诊的概率,幅度为3%。因此作者认为胎儿期的风险暴露的健康影响会持续到出生后。但作者同时指出这一影响在1岁后逐渐消失。
 
在精神健康方面,回归结果表明压力暴露会使得婴儿在出生后的儿童时期与成年时期更有可能服用精神类药物。相对于婴儿出生后母亲才经历丧亲的样本,在子宫内经受母亲的压力会对出生后的精神健康有更不利的影响。而更大的压力会带来更加不利的影响。
 
接下来作者更进一步讨论了不同于丧亲压力的另一种压力来源:家庭收入的压力。作者发现如果胎儿时期母亲面临失业压力,出生后服用治疗多动症的药物的概率会增加17.3%,并且平均每天的剂量会增加16.6%。
 
作者还变换了因变量,进行了大量的稳健性检验,并讨论了影响可能的传导途径。更详细的结果可以参考原文。
 
总的来说,作者通过瑞典多代的家庭数据研究了母亲经受家庭变故对胎儿的影响。该研究的特色在于通过巧妙构建对照组,成功剥离出母亲——腹中胎儿这一传导机制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胎儿期对母亲压力的暴露对儿童期多动症与成年期焦虑症与抑郁症都有正向影响。作者认为这一发现对遏制飞速增长的应对精神疾病的社会成本有重要意义。一些政策例如保障女性产假时间能够产生有利效果。最后作者指出由于低收入女性相比高收入女性更有可能面临较大压力,这一胎儿时期压力的传导机制可能是解释代际传递的一个因素。
 
Abstract
 
This paper studies how in utero exposure to maternal stress from family ruptures affects later mental health. We fnd that prenatal exposure to the death of a maternal relative increases take-up of ADHD medications during childhood and anti-anxiety and depression medications in adulthood. Further, family ruptures during pregnancy depress birth outcomes and raise the risk of perinatal complications necessitating hospitalization. Our results suggest large welfare gains from preventing fetal stress from family ruptures and possibly from economically induced stressors such as unemployment. They further suggest that greater stress exposure among the poor may partially explain the intergenerational persistence of poverty.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