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香樟推文2585】结构转型时期非洲女性的时间分配——家庭转向市场?

【香樟推文2585】结构转型时期非洲女性的时间分配——家庭转向市场?

原文信息:

Dinkelman & Ngai, 2022. Time Use and Gender in Africa in Times of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36(1):57-80.

 

01

引言

 

随着经济的发展,曾经在家庭内部进行的大部分活动,例如烹饪、生产服装和家居用品、提供儿童和老人护理,都外包给了市场。这种从家庭活动到市场活动的转变,对女性和男性如何配置时间产生了影响。当无报酬家务劳动可以外包给有报酬的市场部门时,往往会产生额外的有报酬的女性工作,改善劳动力市场配置和家庭中的两性平等。此外,当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在家庭和市场之间分配时间时,整个经济将从劳动力配置不当的减少中受益。

 

在产业结构转型过程中,随着经济增长和服务业扩张,家庭生产可以更容易地通过市场化过程外包给市场。通常会创造两类市场就业机会:一个是为能够减少家庭生产时间的女性创造的,另一个是在服务业部门,服务业本身往往是劳动密集型行业。

 

文章使用宏、微观数据研究了非洲家庭服务的时间分配、结构转型和市场化之间的联系。首先定义了家庭生产,并描述了自1970年代以来非洲女性市场工作如何跨部门转移。在过去50年中,非洲大陆农业女性就业的比例有所下降,而服务业的女性就业人数有所增加。之后文章引出两种非洲女性工作性质的模式。第一种是北非国家的女性劳动力市场参与率很低,市场工时非常低。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部分地区,女性劳动力参与率高,平均市场工时低,家庭生产工时高。在非洲,大多数女性的市场工作是无偿的,在家庭农场和自营或家族企业中进行。家庭农场和家庭公司允许女性在同一地点从事家庭和市场工作,这种女性就业模式在19世纪中期的美国也很明显(Ruggles,2015)。

 

本文的一个关键贡献是,收集了四个发展水平不同的非洲国家的时间使用调查的微观数据,发现不同活动的家庭生产时间分配与美国在20世纪20年代和60年代的历史时间使用模式非常相似。最后文章讨论在非洲实现更有效、公平地分配劳动时间所涉及的一些制约因素和机会。强调了可能减缓非洲家庭生产市场化进程的两个关键摩擦:(1)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部分地区缺乏用于管理家庭工作的基础设施,包括家用电器的物理基础设施,通往市场的交通设施,以及儿童和家庭护理服务;(2)在北非国家,关于女性市场工作的社会规范限制了女性在家庭和市场之间的时间重新分配。

 

家庭生产与结构转型

 

02

 

家庭生产时间的定义是:由家庭成员开展、服务于家庭成员的无偿活动,在收入、市场条件和个人倾向等情况允许将服务委托给家庭外的人的情况下,这些活动可能被市场商品或有偿服务所取代。现代家庭生产活动的典型例子是做饭、清洁、洗衣、照顾孩子和老人。在许多非洲国家,收集木材和水供家庭使用也是家庭生产的一部分。

 

图1显示,在收入较高的国家和年份,非洲女性在农业中的就业份额较低,而在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就业份额较高。并且许多非洲国家的女性职业的结构转型从农业直接转向服务部门,与美国历史上女性就业转型类似。

 

在结构转型期间,女性就业转向服务业与家庭生产有何联系?既有文献指出,在高收入国家,服务部门的扩张使家庭能够通过市场化外包家庭生产(Ngai & Pissarides,2008; Rogerson 2008)。此外,服务业的增长创造了高技能和低技能密集型的女性劳动力的就业机会。这些变化对女性的在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具有重要影响。此外,在宏观经济层面,在家庭和市场之间,女性的时间和人才错配会降低总产出(Hsieh et al.,2019;Lee,2020)。

 

03 

非洲女性如何在家庭和市场

之间分配时间

 

 

非洲的市场工作参与率与在家庭生产所花费的时间相关。图2展示了在市场和家庭中女性劳动力的市场参与和时间使用,以及它们如何随GDP的变化而变化。

图2a反映女性劳动力参与率随经济发展呈现U型趋势,即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随着人均GDP先下降后上升。图2b显示了五个非洲国家在人均GDP水平不同的情况下,女性在市场工作和家庭工作花费的时间。图2a和2b的对比表明,女性劳动力高参与率通常与低市场工作时间和高家庭工作时间并存。例如,乌干达、坦桑尼亚和加纳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都超过了60%,但这些国家的女性平均每周在市场上工作的时间不到25小时,在家庭生产中每周至少工作32至48小时。图2b还说明,家庭生产时间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而下降。

 

图2说明了不同地区女性劳动力参与的显著异质性,并且许多女性倾向于较少在市场上工作,较多在家庭中工作。这进一步引出如下的两个问题:非洲国家的工作性质是否允许女性将家庭和市场活动结合起来?对女性市场工作的限制在劳动参与率很低的国家(如阿尔及利亚)和女性参与率很高但市场工作时间很少的国家(如乌干达)之间存在差异吗?

 

1. 将家庭和市场工作结合:家庭农场和家庭企业的作用


 

在非洲的许多国家,女性在市场上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无偿的家庭劳动或自营的工作上。这些工作提供了地点和时间的灵活性。这类工作通常发生在家庭或家庭附近,或者在家庭农场,能够保证儿童保育、老人护理和其他类型的家庭生产同时进行。这种灵活性使得能够以低成本在市场生产和家庭生产之间转换时间,并使女性不必专门从事家庭部门或市场部门的工作。

 

图3展示了1991年和2017年北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女性市场工作概况。从各国来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约为56%。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从事市场工作的绝大多数女性仍然是自营职业者或对家庭有贡献的劳动者,而不是工薪阶层。随着时间的推移,从事带薪工作的女性所占比例略有增加,而从事无偿家务劳动的女性所占比例略有下降。北非国家与非洲大陆其他国家的就业模式存在明显差异。北非国家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约为25%,其中大部分工作是有偿就业。在该地区,家庭农场和企业在为女性提供市场机会方面发挥的作用不大。女性可接受的市场工作的社会规范的差异,可能是北非女性在时间分配上与其他国家存在巨大差异的原因。

 

非洲中低收入国家的就业模式与历史上发达国家是一致的。随着西方国家结构转型,家庭农场被整合为更大的农场,以家庭为基础的市场工作消失了,随之,女性轻松地将家庭生产和市场生产结合起来的能力消失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女性目前从事的市场工作类型表明,任何将工人从家庭农场转移出去或导致这些小型农场合并的力量也可能对女性在市场和家庭中的时间分配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家庭服务的市场化迟迟不能实现,那么从家庭农场和公司撤出可能会迫使女性退出市场工作,将时间重新分配给家庭生产。

 

2. 非洲的服务业工作与女性市场工作


 

为了研究非洲的结构转型是否会影响女性选择在家庭和市场分配时间的方式,需要知道非洲的服务业的工作是否产生了家庭生产的替代品,并在技能分配中为女性创造了女性密集型的工作。

 

衡量家庭生产市场化的一种方法是,根据那些能够提供家庭生产替代的商品和服务的服务子行业所占的份额,如托儿工作者、保健工作者、清洁工、酒店工作者和餐馆等职业。图4使用数据绘制了可被视为家庭替代活动占所有女性工作和所有女性服务部门工作的份额。家庭可替代部门包括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艺术和娱乐、私人家庭的家务工作以及所有其他服务。图4显示在这少数几个非洲国家,部分国内生产的市场化正在进行。这些工作为女性提供了机会,使她们可以选择重新分配时间,离开家庭生产,从事市场工作。

 

在非洲的家庭生产时间

 

04

 

本节使用微观数据研究非洲家庭内部的时间配置。选取非洲南部的南非,北部的摩洛哥,西部的加纳和塞拉利昂这四个国家进行分析。以实际人均GDP衡量,四个国家代表了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见表1)。表1展示了女性每周花在六大类家庭生产上的平均小时数:做饭/准备食物,收集水和柴火,清洁/照顾家庭和花园,洗衣和修理衣服,照顾孩子和成人,以及一般的家庭管理(包括购买食物,与家庭生产有关的旅行和其他任务)。括号中是每项活动所花费的家庭生产总时间的百分比。从表中可以看出三个关键的事实,这揭示了非洲女性在重新分配家庭生产以外的时间和进入市场工作可能面临的障碍。

 

事实1:现代美国家庭主妇和非洲家庭主妇的工作时间非常相似


 

非洲家庭主妇每周在家里工作的时间并不比美国家庭主妇多。2010年,美国家庭主妇每周花在家庭生产上的时间平均为45.7小时,与摩洛哥(45.7小时)、加纳(45.8小时)和南非(45.7小时)的家庭主妇花费的时间大致相同。

一种解释2010年非洲和美国家庭的家庭生产时间相似性的方法是,非洲女性将相同的时间与更少的家庭资本和更多的家庭成员结合在一起,因此产生的家庭服务总产出更少。非洲家庭当然缺乏资本。在这些家庭中,只有4.3%(加纳)到58%(摩洛哥)有室内管道。炉灶和冰箱的拥有率也很低。在加纳,每20个家庭就有一个炉子,塞拉利昂每100个家庭就有7个炉子;加纳20%的家庭和塞拉利昂5%的家庭拥有冰箱。而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电力和室内管道在美国已经普及,超过90%的家庭拥有冰箱和炉灶。

 

除了美国家庭和非洲家庭在使用基础设施方面的这些差异之外,非洲家庭中家庭主妇的比例要大得多。只有18%的美国女性是家庭主妇,而南非为16%-32%,摩洛哥和加纳为44%-47%。

 

事实2:现代美国家庭主妇和非洲家庭主妇的家庭时间构成有所不同。


 

对于大多数非洲家庭主妇来说,她们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做饭、打扫卫生和洗衣服上。在南非、加纳和摩洛哥,烹饪占据了所有家庭生产时间的三分之一到一半以上。清洁需要另外6-27%的家庭生产时间,而洗衣需要5-13%。相比之下,儿童和老人护理最多占21%的时间,高技能家庭管理最多占家庭生产时间的15%。

 

现代美国家庭主妇在家时间的构成与南非、加纳和摩洛哥家庭主妇完全相反。2010年,超过一半的家庭生产时间用于家庭管理和护理工作,只有15%的时间用于做饭,20%的时间用来清洁,8%的时间在洗衣服。表1的前三列展示了20世纪美国时间使用变化的历史事实。20世纪20年代至2010年间,家庭主妇的家庭生产时间下降了约11%。

 

美国家庭时间构成的这些历史性变化反映了节省时间的家庭创新和某些可以机械化的家庭活动的市场化的结合:家庭的结构转型。从表1中的比较可以清楚地看出,非洲家庭尚未经历这种家庭结构转型。

 

05 

重新分配时间:非洲女性的限制和机会

 

 

本节讨论非洲女性在家庭生产和市场工作中重新分配时间所遇到的限制和机会。

 

1. 社会规范、法律障碍和女性时间分配


 

社会规范和法律限制了女性从事家庭以外的工作,以及在所有性别都可以从事的职业环境中工作。经济学家最近才开始研究政策和相应的干预措施,这项工作倾向于研究如何在主流社会规范的限制下促进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正式工作,或者直接挑战有关适当女性工作的社会规范。

 

虽然很难改变在男女如何一起工作的社会规范,但政策可以在激励公司支付使工作场所更适合女性工人的固定成本方面发挥作用。2009年,沙特阿拉伯四分之三的私营企业没有雇佣女性。由于企业在法律上有义务为男性和女性员工提供独立的物理和社交空间,因此整合劳动力的成本过高。然而,一旦公司被鼓励雇佣沙特人——这本身就是一项中性政策,增加了对沙特女性的相对需求——私营公司支付了这些固定成本,开始雇佣女性。女性在正式劳动力中的比例在四年内增加了两倍。在这方面,政府政策提供了一种协调新的平衡的方式,为女性市场工作的扩大开辟了空间,而无需直接改变社会规范。

 

社会规范——尤其是男性的观念——是否可以直接改变女性的工作?在印度农村,女性工作的社会成本由男性承担,丈夫对女性劳动的反对与妻子较低的就业率有关(Bernhardt et al.,2018)。在沙特阿拉伯,Bursztyn等(2020)发现,虽然样本中的大多数已婚男性支持女性外出工作,但这些男性低估了其他男性对这一想法的支持。对于女性在外工作,男性私下持有的支持意见和男性公开接受的规范之间的巨大差距产生了摩擦,这种摩擦使女性留在家里。作者通过实验和随机纠正了男性对其他男性对女性在家庭之外的地位的看法。研究表明,这种信念的修正增加了已婚男性帮助妻子寻找工作的意愿,并增加了这些女性在家庭之外从事临时工作的机会。

 

除了挑战关于女性在市场工作场所的社会规范之外,另一种选择将是挑战关于谁在家庭生产工作的社会规范,寻求改变这种工作在男性中的可接受性。在Bursztyn等(2020)正在进行的一项实验中,作者从埃塞俄比亚农村的已婚男性中收集了关于男性参与通常由女性完成的家庭生产活动(如收集木材和水)的观念。结果显示,男性高估了自己参与家庭生产任务的社会歧视。

 

最后,劳动力市场需求方的法律障碍也阻止女性充分参与市场工作,或降低了女性的市场工资,使女性不太可能选择将工作时间转移到市场上。总之,社会规范对女性如何在家庭和市场之间分配时间是一个重要的限制。

 

2. 物理和护理工作的基础设施与女性时间分配


 

当女性劳动力参与率已经很高时,女性在家庭和市场之间分配时间所面临的限制可能会有所不同。如前所述,这种情况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普遍存在,那里的大多数女性在市场工作时间较短的同时,又需要大量的时间从事家庭生产。在本节讨论两个问题:家庭生产的技术变迁(包括更容易获得清洁的水和燃料)是否可以节省在家工作的时间,从而使更多的时间转向市场?如果工作从家庭农场转移到市场上,国家如何防止那些希望继续工作但又负有家庭责任的女性退出劳动力市场?

 

对于向家庭提供基本公用事业是否会或如何会影响家庭或市场工作的时间,经济学理论未达成统一:这取决于家庭和市场工作的劳动相对生产率,以及对家庭生产服务的需求(和收入弹性)。最近的经验证据也有尚未达成共识。在摩洛哥城市地区(Devoto et al.,2012)和肯尼亚农村地区(Kremer et al.,2011)进行的随机试验表明,清洁用水的改善减少了在家工作的时间,但在这两个国家,释放的时间都没有转化为更多的女性市场工作。相比之下,Meeks(2017)认为,吉尔吉斯斯坦农村新的水基础设施大大减少了家庭生产的时间,并将这段时间转移到市场和休闲。Dinkelman(2011)认为,南非电网电气化改变了农村地区家庭生产的性质,新通电的家庭更多地依赖于电器来照明、做饭和取暖。电气化的新途径也增加了女性的净就业。

 

在非洲,将女性的时间释放到市场可能需要同时解除许多家庭生产的限制。例如,如果没有办法储存已准备好的食物(冷藏),或者如果有人仍然需要照顾孩子,仅靠获得高效炉灶可能不会减少女性在家庭生产中的时间。这一点自然导致对女性如何利用其时间的一个重要补充限制的考虑:需要安全、高质量的儿童保育或老年人护理。

 

Abstract 

Many African countries are still in the early stages of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Typically, as economies move through the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activities once conducted within the household are outsourced to the market. This has particular implications for women's time use. In this paper, we document that current patterns of female time use in home production in several African countries closely resemble historical time use patterns in the Untied States. We highlight two stylized facts about women's time use in Africa. First, in North Africa, women spend very few hours in market work and female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overall is extremely low. Second, although extensive margin participation of women is high in sub-Saharan Africa, women tend to work in the market for only a few hours each week, with the rest of their work hours spent in home production. These two facts suggest two different types of constraints that could slow down the reallocation of female time from home to market as economies grow: social norms related to women's market work, and a lack of infrastructure (e.g., household infrastructure and childcare facilities) to facilitate marketizing home production. We discuss recent empirical evidence related to each set of constraints and highlight new avenues for research.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