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土地产权数字化如何影响土地和劳动力市场?

土地产权数字化如何影响土地和劳动力市场?

文献来源:beg, Sabrin. (2021). Digitization and Development: Formalizing Property Rights and its Impact on Land and Labor Allocation. Forthcoming in: Journal of European Economic Association.

 

01 引言

 

发展经济学家的一个重要议题是研究生产要素错配的原因,以此解决发展中国家农业生产力滞后的问题。文章以旁遮普省(Punjab,位于巴基斯坦东部)土地记录管理信息系统项目为研究对象,探究了土地产权安全与市场活动间的因果关系,以及由此对配置效率、农场规模和生产率产生的影响。

 

2009年,旁遮普启动了土地记录管理信息系统项目,摒弃传统的手动记录和管理土地信息,借助计算机系统记录土地产权信息,并在每个街道设立服务中心为产权持有者(产权所有者或租户)提供有效的土地权属证明。该项目将农村土地产权正式化和集中化,保障土地产权安全并提高土地权属信息查询效率,促进了以低成本获取土地信息,从而对市场活动产生影响。

 

文章的创新体现在以下三方面:第一,有关要素错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错配程度和后果上,却很少关注其原因。文章应用产权理论讨论要素错配的原因,并借助准自然实验方法提供了产权不安全造成农村土地和劳动力要素错配的直接证据。第二,系统地识别土地产权不安全对土地租赁和销售、劳动力职业选择的影响,补充关于产权制度和农业生产力的文献。第三,研究发现,在治理和提供公共服务方面,信息通信技术对收入较低的人群有很大帮助,因而文章对研究数字化积极影响的文献做出贡献。

 

02 实证策略和数据

 

2.1 数据

(1)项目推广情况的数据来自旁遮普税收委员会,记录了该省每个街道服务中心的运营日期,即项目的推广信息。使用规划前期的地区边界,旁遮普有34县和150个街道。150家服务中心在2011至2015年间陆续开业(见图1)。表A1展示了同一地区(县)内t年份有服务中心的街道所占的份额。

(2)家庭结果的数据来自2005-6年、2007-8年、2011-12年、2013-14年、2015-16年5轮家庭收支调查(Household Income and Expenditure surveys, HIES)。共有19067个农村家庭,其中,土地所有者家庭7597户,农地耕种家庭7256户(见表1)。

为了检验项目对配置效率的影响,利用农业耕种总面积、农业产量和投入支出的数据,构建样本中种植户的家庭全要素生产率(TFP)。首先,假设投入可以通过下面的柯布—道格拉斯函数转换为产出:

土地 是经营的农场规模(单位:英亩),劳动 是雇佣劳动力和家庭劳动力总和(单位:日数),资本k是租赁资本价值和费用的总和以及调整后的自有资本(费用包括中间投入,如种子、农药和化肥)。参考既有文献,将 θk、θl、θh 分别赋值为0.11、0.25、0.31。

 

其次,考虑到天气变化和农民特定的冲击将成为影响实际产出的重要因素,对记录的实际产出 Yi和计算的 logOutputi 之间的差值与村庄—年份固定效应进行回归。使用回归得到的残差作为农场TFP的度量(取对数)。并且按照特定地区和年份的全要素生产率分布的四分位数对家庭进行分类,使用此排名测试土地是否分配给了TFP较高的四分位数农户。

 

利用报告的产出 Yi 和经营性土地投入,农户的土地边际产量计算如下:

(3)农业生产的数据包括从巴基斯坦农业统计中获得的地区和年度水平上每种作物的总产量和种植面积,以及从遥感数据得到的所有研究区域和整个研究期间的归一化植被指数。

 

(4)土壤质量数据来源于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IASA)和世界土壤数据库(HWSD)公布的土壤质量特征遥感数据。根据七个维度:养分有效性、营养保留能力、生根条件、根系的氧气供应、过量的盐分、毒性、可加工性,借助主成分分析方法为每个街区构建一个指标。

 

(5)除此之外,通过土地记录管理信息系统数据库获得2016年所有服务中心的访问记录;通过电话调查获得农民使用土地权证和土地记录服务中心情况的原始数据。

 

2.2 理论预测

较高交易成本下,低生产力农民因被限制出租而经营规模大于最优的土地,生产性农民经营规模小于最优的土地。项目通过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农户的市场参与度。具体而言,高生产力农户通过市场获得更多土地,低生产力农户将土地出租,减少农业参与。土地流动性将影响农业规模和投入选择。市场活动的增加使有效配置成为可能。因而,土地分配的改善和农业选择的改变意味着总产量的提高。

 

2.3 实证策略

利用项目的交错推出,使用DID的识别方法:

ProgramIntensitydt是一个地区拥有服务中心的街道的百分比,当 ProgramIntensitydt=1时,表示地区d 所有街道都实行了该项目,系数β1估计了平均处理效应,并代表了由于项目强度的增加而导致的结果变化。yidt是地区 d 和 t 年 i 户的结果,X'idt是家庭控制变量,包括户主年龄、年龄平方、教育和性别。模型控制了地区和年份固定效应,以及地区固定效应与线性年趋势的相互作用。

 

此外,采取检验项目开始的时间和项目的执行强度是否与结果变量先前的水平或变化相关、构建安慰剂处理变量、控制地区层面宏观经济变量、事件研究法、多时点差分等方法进行主要识别策略的有效性与稳健性检验。

 

对于土地销售和租赁市场参与的研究,将回归样本限制在拥有土地的家庭;对于农业投入和产出部分的研究,将样本限制在所有耕种家庭。

 

03 结果

3.1 计划的实施

项目推出后,72%前往服务中心的人员认为新制度更安全;2016年,服务中心接待的独立访客超过40万名;2020年75%的土地所有者拥有产权——56%的人拥有土地记录中心提供的数字化产权。由此可见,土地记录数字化改善了获取土地记录的途径和土地权属安全。表A4展示的土地记录项目对获得土地所有权的回归结果也证实了该项目的直接效果。这些数据为研究土地产权安全对土地市场活动的预期影响提供了基础。

3.2 项目对土地所有者参与土地和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为了测度项目对土地市场的影响,检验土地所有权是否会随着该项目的推出而转移。表2的第1—3列结果显示,项目的推出对土地拥有率、土地购买率、土地出售率都没有显著影响。第4列结果显示,拥有土地的家庭中,当项目在其所在地区完成时,出租土地的可能性增加6个百分点。因此,土地市场的变化是由以前的土地所有者出租土地驱动的。

缓解土地所有者的租地限制会对劳动力市场产生溢出效应。表3展示了项目对拥有土地的家庭参与农业活动的影响。结果显示,平均而言,拥有土地的家庭不太可能耕种农田、耕种自有土地、参与农业活动。当以农业活动收入占比衡量集约边际时,第4列结果显示,农户家庭的农业收入比例将下降。此外,表A5的结果显示,拥有土地的家庭成员参与非农业活动的比例增加。

表A7—A8使用收入四分位数测试项目的异质性效应。结果表明,项目提高收入最低四分位数家庭的土地租赁概率,降低其农业参与概率,而最富裕的家庭受到项目的影响要小的多。该结果与土地记录数字化的动机是一致的,即旨在增加农村边缘人口土地记录的可及性。

3.3 项目对耕种者土地经营的影响

表4展示了项目对耕种家庭(包括继续耕种的拥有土地的家庭以及无地的家庭)的影响。结果显示,项目对固定现金租金的土地租用有较强的正向影响,而对分成种植的土地没有显著影响。第4列结果表明,项目对农业规模产生重大影响。表A11展示的是不同家庭在这些结果上的异质性,在耕种家庭中,由于租赁市场的改善,无地家庭受益于更大的土地获取机会。

3.4 项目对农户土地分配的影响

为了检验项目对农户土地分配的影响,构建如下模型:

y衡量农民的耕地面积或土地的边际产出,TFPQuartileij 是农民 i 在区域—年单元中TFP分布的任意四分数 j 上的指标。

 

表5显示了项目对处于不同TFP的农户土地分配的影响。结果表明,TFP较高的农户更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土地。在TFP最高的四分之一样本中,项目使农场化率提高了24%。

更有效的分配意味着在市场水平上,边际产品的分散度将下降。为了验证这一预测,从标准差、变异系数和四分位差三方面测量土地边际产量离散度。表6的结果显示,土地边际产量离散度的系数在统计学意义上显著为负,证实了本项目带来更有效的市场分配这一结论。此外,分别使用每英亩农业产量和每英亩利润衡量生产率,得到的结果与上述结论一致。

3.5 项目对农业与总产出和产量的影响

农场规模被认为是采用资本密集型技术的约束。此外,租赁权的不安全影响投资激励。如果最优的农场面积和土地产权安全保障导致更高的投入,特别是资本投入,那么产量应该增加。即使资本边际不受影响,提高配置效率也会导致更高的总生产率。因此,表7和表8—9分别考察项目对农业和总产量的影响。表7的结果表明,项目对农业总产出、每英亩产出、利润或增值的影响是积极的。表8的结果显示,引入该项目使生产水平提高了9%个标准差。表9的结果表明,虽然项目没有影响主要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的总耕地面积,但使得谷类总产出和产量分别提高了6%和5%。此外,该项目还将促使农户种植水稻、增加农户的农药使用量、促进无地家庭购买农业机械。

3.6 结果和机制讨论

一系列的证据均表明土地记录数字化项目改善了获取土地权利和产权保障的途径。该项目对土地销售没有影响的原因包括:第一,土地销售和租赁市场可能是替代品关系。第二,缺乏完整的保险和信贷市场使土地所有者持有土地作为预防性资产。第三,项目对拥有土地的家庭中收入最低的四分之一群体的影响最大,这些家庭不太可能参与销售市场。此外,项目能够促进固定现金租金交易和扩大农业规模,诱导劳动力分配的生产性转移,为提高农业生产率和农村劳动力向非农业部门转型铺平道路,这是经济转型的必要前提。

 

04 稳健性与替代识别策略

 

主要方法包括:家庭收支调查与巴基斯坦社会和生活标准测量(PSLM)调查相结合构成扩展数据集;排除不同地区的商业周期事件的影响;事件研究分析;构建一个安慰剂变量衡量“项目强度”;采用标准时序双重差分估计(Standard timing Difference-in-difference estimation);采用堆叠差分估计(Stacked Difference-in-difference estimation);多重假设检验矫正等。

 

05 结论

 

旁遮普通过土地记录管理信息系统项目使产权正式化,明晰了土地权利并提高产权安全性,显著影响土地和劳动力市场活动,促进农业内部土地重新分配和耕种者退出农业。同时,继续耕种的家庭将租用更多土地,有效增加农场的平均规模,对现代化和农业总生产力产生积极影响。

 

上述结果揭示了南亚城乡差距和结构转型的前景。另一方面,通过展示信息通信技术在公共服务中的表现,进一步加强读者对发展经济学的理解。信息通信技术已被用于农业项目、提供教育和改善学习等领域,而文章表明数字化和自动化的土地记录方式改善了农户获取产权记录的途径。

 

Abstract 

I test the land and labor market effects of a property rights reform that computerized rural land records in Pakistan, making digitized records and automated transactions accessible to agricultural landowners and cultivators. Using the staggered roll-out of the program, I find that while the reform does not shift land ownership, landowning households are more likely to rent out land and shift into non-agricultural occupations. At the same time, cultivating households have access to more land, as rented in land and overall farm size increase. I construct measures of farmer-level TFP and marginal product of land, and demonstrate evidence of improved allocative efficiency as land is redistributed towards more productive farmers. Aggregate district-level production data suggest a reduction in the dispersion of marginal products of land and an improvement in productivity. The results have implications for both the allocation of land across farmers and the selection of labor into farming, demonstrating that agricultural land market frictions present a constraint to scale farming and structural chang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