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逃跑的塑料袋:禁塑令效果评估

逃跑的塑料袋:禁塑令效果评估

原文信息:
 
Taylor, R. L. C. (2019). Bag leakage: The effect of disposable carryout bag regulations on unregulated bags.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93, 254-271.
 
原文地址:
 
http://doi.org/10.1016/j.jeem.2019.01.001
 
01 研究背景
 
政府通常对酒精、烟草、糖和汽油等具有负外部性的消费品进行监管或征税。然而政策的覆盖范围难免局限,经常仅适用于部分地区或产品,从而导致非管制市场上同类产品消费增加,发生漏出现象。严重的漏出现象下,基于管制市场的政策效果评估,就会夸大管制的福利增益效应。这篇文章就量化了塑料品监管的漏出现象。
 
全世界每年有 1000 至 2000 万吨塑料进入海洋,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高达130 亿美元的损失。各地政府正在转向经济激励措施和管制规则,以遏制消费塑料的使用。一项全美各州广泛使用的环境政策是薄塑料袋监管(DCB)。这类政策下,通常禁止零售食品商店向顾客提供薄塑料袋,并有偿提供纸质和其他可重复使用手提袋。然而,家庭垃圾袋等不受管制。DCB 政策下漏出表现为,限制可用的绿色行为选择集,防止了薄塑料袋在处置环节前被作为垃圾袋重新使用。鉴于此,本文提出了一个实证问题:DCB政策是否导致不受管制的塑料垃圾袋购买量增长?
 
这篇文章利用了加州政府9年在各行政区渐进推出的139项DCB政策的准随机变化,以分离政策因果效应与其他随时间变化的因素,并采用了事件研究方法量化 DCB 政策对塑料、纸、可重复使用的手提袋的使用以及四种垃圾袋销售的影响。
 
02 创新点
 
本文的贡献有三点。第一,对薄塑料袋再利用水平进行计量估计,供给决策者用作改进LCA预测结果准确度。第二,利用加州政府DCB政策的准随机变化,构建了可信的没有监管的反事实,以确定监管和漏出之间的因果关系。第三,结合收银扫描仪和观察数据,不依赖于消费者自我报告塑料袋使用数据。
 
03 数据来源
 
3.1 DCB政策数据
 
2007 到 2015 年,加州 139 个市县实施了 DCB 政策,影响了加州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这种地方立法势头持续发展,并于2016 年 11 月 8 日通过了全美首个全州范围内的塑料袋禁令。下图显示,加州 DCB 政策实施日期、地点有别。因此,事件研究实证策略利用这一政策准随机变化,探索DCB政策如何影响塑料袋的使用。
在 2016 年全州 DCB 政策之前,大多数地方 DCB 政策在居住了70%人口的沿海县实施。文章中绘图分析发现,早期采用的行政区与后来采用的行政区相比,富裕程度、受教育程度或白人比例没有显著差别,但先采用地区政治上更倾向于民主党。
 
总体而言,政策前时期早期采用和后期采用DCB政策的包袋销售之间没有差异趋势,就不会导致有偏估计,仍然适合使用事件研究法。事件研究模型将干预事件对齐,以便在事件发生之前和之后绘制和测试早期采用者和晚期采用者之间的结果差异。
 
3.2 零售扫描仪数据
 
使用了Neilsen平台搜集的加州部分商店2009年1月到2015年12月的零售扫描仪数据库。考虑的商店满足如下3个条件:1)距海岸不超过 50 英里;2)可以识别其所在县;3)由于Nielsen 扫描器数据无商店确切位置,因此将样本限制与11 个县和 8 个城市由它们的 3 位邮政编码唯一标识的商店。总共得到 546 家商店、涉及19 个行政区。其中,12 个辖区2016 年之前实施了 DCB 政策,而其余 7 个辖区直到全州政策才实施。
 
接着,文章将原始数据聚合到逐月、逐产品组级别。垃圾袋有4类:小垃圾袋(≈4加仑)、中垃圾袋(≈8加仑)、高垃圾袋(≈13加仑)和大垃圾袋(≈30加仑)。
 
3.3 观测数据
 
通过调查员店内观测,获得结账时使用的手提袋的数量和类型。在 DCB 政策变更前后的几个月里(2013年12月至2014年4月),调查员每两周访问湾区7家商店一次。其中3个受访商店观测期间经历了 DCB 政策变化,2家在整个观测期间内都受到 DCB 政策约束,而2家商店在整个观测期间一直没有经历DCB政策变化。
 
对于每笔观测的交易,收集的数据包括使用的结账袋的数量和类型、是否有装袋员、交易时长以及付款人的性别和种族等基本人口统计特征。
 
统计发现,没有DCB 政策的商店的平均交易使用了 3.77 个塑料袋、0.05 个纸袋和 0.16 个可重复使用的袋子。DCB政策后,商店平均交易使用了 0.00 个塑料袋、0.51 个纸袋和 1.00 个可重复使用的袋子。因此,塑料手提袋禁令在消除塑料手提袋的使用方面是有效的。
 
3.4 垃圾袋重量数据
 
为了比较人们使用的各种类型的袋子对环境的影响,作者将所有袋子产品组转换为它们的重量、容积。计算发现,垃圾袋中小垃圾袋最轻、容量最小(0.0101 磅、4 加仑),大垃圾袋最重、容量最大(0.0555 磅、30 加仑)。在手提袋中,塑料手提袋最轻、容量最小(0.0077 磅、4 加仑),各种可重复使用的袋子更重,容量更大(0.0606–0.5051 磅、5–9 加仑)。在材料、重量和容积方面,小垃圾袋与加州DCB政策禁止的塑料袋最相似。
 
04 实证策略
 
 
05 研究结果
 
5.1 扫描仪数据结果
 
同时以按管辖区和按样本月份对标准误差进行聚类,以允许数据中的空间和时间相关性。
上图中,扫描仪数据被平均到每个产品每月商店级。纵轴是销售塑料袋的对数差异,横轴分别表示四种垃圾袋类型:小、中、高、大垃圾袋。实施前两个月 (l=-2)的数据被省略。总体上,DCB政策实施后,小、中、高垃圾袋的销量分别增长了120%、64%和6%。
 
(a)-(b)显示,小、中塑料袋销售量上升明显。政策实施前,系数接近于零并且几乎平行于 x 轴,小、中垃圾袋销售的差异趋势并未影响结果。这些结果表明,由于 DCB 政策而取消塑料手提袋导致消费者替代购买更多垃圾袋,特别是尺寸和承载能力与塑料袋相近的中小号垃圾袋。换句话说,一些客户愿意为他们从“免费”塑料袋中获得的附带垃圾袋功能付费。
 
此外,这些结果表明 DCB 政策对垃圾袋销售有持续影响,政策实施后销售增长持续 12 个月甚至更长。在稳健性分析中,作者探讨了如果事件研究模型在 前后24和 48 个月分类,DCB政策后包袋销售的增长仍然存在。因此,政策影响至少在2年以上存在。
其后这篇文章使用了其他稳健性检验方法,包括使用不取对数值的销售变化量、销售总重量、销售价格作为结果变量,发现结论是稳健的,且垃圾袋销售价格在DCB政策实施前后没有显著变化。
 
安慰剂检验方面,作者使用了商店内早餐食品、化妆品、水果罐头、包装肉类、意大利面、啤酒等其他产品替代垃圾袋进行事件研究。114个回归后发现,绝大多数商品的销售额是DCB政策后没有显著增长,少数商品销售量增长也不具有持续效应。因此,通过安慰剂检验。
 
5.2 观测数据结果
基于观察数据来检查 DCB 政策如何影响客户在结账时使用手提袋的数量和类型,并在商店、日级别对标准误进行聚类。上图纵轴表示DCB 政策实施后1个月内处理和控制商店之间袋子使用的差异。(a)-(c)可见,DCB 政策导致塑料手提袋的使用大幅减少。在 DCB 政策实施之前,客户平均每次交易使用 3.77 个塑料袋;DCB 政策生效后,这一数量归零。DCB 政策还导致纸质和可重复使用手提袋的使用量显着增加。政策实施后,客户 每次交易多使用 0.5 个纸袋和 0.9 个可重复使用的袋子。
 
(d)-(f)将袋子类型转换为其重量当量,发现DCB 政策通过取消塑料袋使每笔交易减少 0.03 磅塑料,并通过增加使用纸质手提袋使每笔交易增加 0.06 磅纸张。就重量而言,塑料的消除被纸张使用的增加所抵消。平均每笔交易使用了额外 0.22 磅的可重复使用的袋子。
 
06 漏出测量
 
纸和可重复使用手提袋被重复使用多少次以及如何处理,将对DCB政策的成功产生重大影响。已有研究表明,塑料、纸和可重复使用手提袋的生命周期评估(LCA)对薄塑料袋的二次使用所取代的垃圾袋量假设敏感。一个购物者需要重复使用一个棉质手提袋 131 次才能获得与零重复使用的塑料手提袋相同的碳排放,而在所有塑料手提袋都用作家庭垃圾袋的情况下,同一棉质手提袋则需要被重复使用 327 次。
 
这一部分,文章通过比较塑料垃圾袋重量的估计增加量与塑料手提袋重量的估计减少量,来计算漏出率。为了量化漏出率,文章首先将扫描仪和观测估计值转换为州年等效值,以计算加州每年使用的塑料袋数量、容量和重量总变化。作者使用了 2015 年加州 15,564 家食品药品零售店、加州成年人每年进行 14.2 亿次杂货交易的估计值,加总垃圾袋消费量和塑料手提袋使用量。
上表显示,DCB 政策导致加利福尼亚每年减少 4030 万磅塑料,然而这一减少被额外购买垃圾袋而增加的 1150 万磅塑料所抵消,其中小、中、高垃圾袋分别贡献了 330 万磅、360 万磅和 460 万磅。因此,DCB 政策的塑料漏出率为 28.5%。换句话说,由于消费转向不受管制的垃圾袋,DCB 政策减少的塑料垃圾量被抵消了28.5%。
 
结果还为塑料手提袋的再利用比率提供了一个下限。减少的容量为 210 亿加仑的 52 亿个塑料袋被容量450 万加仑的 6.47 亿个垃圾袋所取代。不考虑容量,这表明在 DCB 政策生效之前,有 12.4% 的塑料手提袋被用作垃圾袋。若考虑容量,政策前21.6% 的塑料袋被用作垃圾袋。
 
DCB 政策正在将消费者转向更少但更重的垃圾袋。如果还考虑纸质手提袋使用量增加,尤其如此。DCB 政策导致额外使用 6.52 亿个纸袋,重达 8260 万磅,是禁用塑料袋重量的两倍多,也增加了碳排放总量。然而,塑料垃圾还导致了其他无法量化的问题,如增加垃圾填埋成本、破坏海洋生态环境、危害野生动物生命安全和人类健康等。此外,纸袋使用的非理性舒适感、塑料超自然耐力的不适感也需要考虑。因此数据驱动的研究还有局限和进一步发展空间。
 
07 异质性分析
 
最后,这篇文章通过异质性检验,识别了重复使用塑料袋消费者的特征。检验发现,养宠物或婴儿、便宜购物者、每次旅行购买更多商品者以及拥有大学学位者更倾向于塑料袋重复使用。
 
08 结论
 
文章的结论主要包括如下几点。第一,DCB 政策导致垃圾袋、尤其是中小号垃圾袋的销售量显着增加,减少的塑料总量被抵消了 28.5%,忽略漏出会夸大监管的福利收益。第二,12.4% 到 21.6% 的塑料手提袋在被禁止之前被用作垃圾袋。第三,结论推广方面,如果在教育水平高于(低于)加州的州实施 DCB 政策,则袋漏出可能会更高(更低)。第四,对于有小孩和宠物的客户、讨价还价的购物者以及购买大宗商品的客户,政策效果更大,针对这些客户可以设计专门的购物袋支付额豁免政策。
 
另外,作者建议,政策制定者可以鼓励专门设计和销售廉价的薄食品袋,以用作手提袋后用作垃圾袋。这些袋子每袋需要低于 9 美分以具有相对垃圾袋的价格竞争力,且应该足够薄以保证碳排放较少。这样的政策先例存在,如华盛顿特区实施了 5 美分的塑料袋购物袋有偿使用政策。然而,塑料袋收费并不能保证一次性塑料袋后续被用作垃圾袋。因此,这些政策可以辅之加强消费者教育计划和材料,以传递一次性产品二次使用的环境收益。
 
推文作者邮箱:fei.han@zju.edu.cn;欢迎来邮交流。
 
Abstract
 
Leakage occurs when partial regulation of consumer products results in increased consumption of these products in unregulated domains. This article quantifies plastic leakage from the banning of plastic carryout bags. Using quasi-random policy variation in California, I find the elimination of 40 million pounds of plastic carryout bags is offset by a 12 million pound increase in trash bag purchases—with small, medium, and tall trash bag sales increasing by 120%, 64%, and 6%, respectively. The results further reveal 12–22% of plastic carryout bags were reused as trash bags pre-regulation and show bag bans shift consumers towards fewer but heavier bags. With a substantial proportion of carryout bags already reused in a way that avoided the manufacture and purchase of another plastic bag, policy evaluations that ignore leakage effects overstate the regulation's welfare gains.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