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乘风破浪的2020:疫情面前,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乘风破浪的2020:疫情面前,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推文人 | 周玲玲 
 
论文信息:Fang H, Ge C, Huang H, et al. Pandemics, Global Supply Chains, and Local Labor Demand: Evidence from 100 Million Posted Jobs in China[J]. NBER Working Paper, 2020 (w28072).
 
内容摘要
 
本文主要基于中国最大在线平台(iResearch)发布的职位,研究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劳动力需求。(1)数据显示,由于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自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前13周新发布的工作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约三分之一。(2)研究表明:国外疫情蔓延尤其是国外政府的防疫政策,通过全球供应链引致中国新增工作岗位减少了11.7%。(3)研究发现:国内疫情高峰期,中国外贸公司劳动力需求降幅低于其他类型公司;但随着国外疫情严重,外贸公司的劳动力需求则表现欠佳。
 
01 引言
 
新冠疫情蔓延对世界经济造成重创。各国政府为遏制新冠病毒采取的措施并减缓了疾病的传播速度,但同时也造成了数亿工作机会的流失,世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当今世界大多数商品都属于“世界制造(Made in the World)”,因此部分人开始担忧新冠疫情及其控制政策可能产生冲击波,并通过全球供应链对跨国成本造成巨大压力。
 
目前,评估疫情经济效应大致有两支相关文献:实证测算方面:部分研究表明新冠疫情导致在线招聘启事减少约40%,如:美国和瑞典。尤其是在美国新冠疫情与招聘启事之间具有较强的关联性。此外,贸易部门能够很好抵御疫情冲击。理论构建方面:运用宏观经济模型模拟新冠疫情对就业及收入的影响。这些研究均强调了COVID-19的全球范围的冲击可能沿着全球生产网络传播扩散,但尚未有文献对以下两方面内容提供直接证据:新冠疫情冲击是否沿着全球供应链进行传导,以及新冠疫情如何沿着全球供应链进行传递。
 
本文则通过中国领先的1亿个在线职位发布信息,试图刻画不同国家或地区的疫情防控政策、国际贸易与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关联性。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新冠疫情达到高峰,此时中国出口总额比上一季度下降9.3%,是近十年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次。与此同时,数据显示,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后的前14周的时间段内,在线新发布的职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1%(380万个岗位发布)。
 
与其他研究类似,本文首先研究当地新增疫情对本地劳动力需求的影响。与这些研究不同之处在于,本文还运用距离加权识别了国内其他地区新冠疫情对本地劳动力需求的影响。此外,本文还通过以下研究方法探究新冠疫情是否通过全球供应链影响本地劳动力需求。特别地,本文构建了针对新冠疫情的贸易加权指标,运用中国海关数据来测算权重,并且估算新冠疫情对中国不同城市创造工作岗位的影响。因此,由于全球新冠疫情及其防控措施的变动,国内城市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贸易也会发生变动。进一步,遵循Campello 等(2020)探究在全球大流行病的不同暴发阶段的影响,外贸公司是否与其他公司具有差异化影响。依据研究经验,本文依据公司名称是否与外贸相关识别外贸公司(在稳健性检验中,基于不同公司的营业范围进行检验,结果依旧稳健。)。
 
本文主要有以下三大发现:首先,新冠疫情病例(COVID-19 Cases)对该城市与其他城市的就业机会创造(劳动力需求)均产生较强的负面效应,而前者相对后者就业创造的弹性更大。依据因素分解测算显示,武汉封城后的14周内创造就业机会下降,9.6%归因于本地新冠疫情病例,10.7%归因于中国其他城市的新冠疫情病例。第二,国外疫情冲击将通过全球供应链减弱中国劳动力需求。究其背后原因,外国政府针对新冠疫情采取的防控措施引致外贸需求降低。在此期间,国外新冠疫情冲击削减中国劳动力需求降低11%,无疑这也减缓了劳动力市场恢复。最后,本文发现新冠疫情沿着国际贸易直接传导,当中国处于疫情高峰时,受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中国外贸公司对劳动力需求下降幅度较为缓慢(表现良好);当国外处于疫情高峰时,外贸公司对劳动力需求则下降幅度较大(表现欠佳)。
 
除上面引用的有关COVID-19的最新经济文献之外,本文还涉及通过投入产出联系和全球供应链传播冲击的文献。关于局部冲击的研究,主要研究美国自然灾害、SARS流行病、2011年日本大地震等在某一地区或某几个地区暴发所引致的传播效应。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情是全球性冲击,因此与上述局部冲击有所不同。与新冠疫情大流行病类似,新冠疫情通过全球供应链也会多次传导冲击当地经济。
 
理解新冠疫情在国内与国家联系的传播机制,不仅对疫情防控政策的制定极为必要,而且对加速全球经济复苏至关重要。在国内,本文发现中国其他地区的COVID-19病例的影响是与当地城市相似。这表明,对于中国、美国、巴西和印度等国内供应链复杂的大国而言,国家协调战略对防控新冠疫情及经济复苏极为必要。伴随中国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全球新冠疫情通过贸易与疫情防控措施的影响愈加显著。数据显示,武汉封城后的7周,78.0%的新工作流失归因于国外疫情暴发冲击全球供应链所致。在整个14周的周期内,380万“丢失”的新工作中,三分之一以上职位是由于外国疫情所致。研究表明,开放经济无法完全从疫情中恢复,除非该经济体的主要贸易伙伴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因此,新冠疫情防控中国际协调至关重要。
 
本文还发现对中国未来国际贸易和就业创造具有重要影响。鉴于疫苗已经研发出,当前疫情可能会在一年之内消失。随着中美以及其他西方主要国家之间关系的恶化,然而,中国与其他世界国家的经济脱钩或中国贸易量的突然下降已成为现实。有鉴于此,史无前例的COVID-19大流行以及随后的外国政府的疫情防控政策则可以作为自然试验模拟,并可用作检测突然骤变的难得机会。全球供应链的切断可能会影响中国的就业机会。本文发现:由于边境管制政策,贸易冲击特别是外国需求下降的巨大负面影响。中国与其他世界国家的经济脱钩可能会以类似的方式对中国劳动力造成重大冲击,甚至冲击幅度会更大。
 
02 数据和模型
 
(1) 数据
 
本文使用的数据主要分为三大来源:
 
第一,就业职位数据。iResearch(网址详见:http://www.iresearchchina.com/index.html )。该数据库能够提供相应的雇佣信息。通过爬虫抓取平台在2018年1月1日到2020年4月30日。每条广告包含基本信息,包括工作位置、职位空缺数量及公司相关信息(包括公司名称、公司规模及产业类型)。总体而言,本文收集到约2000万条信息,1.049亿个岗位空缺及70万家公司。
 
第二,疫情病例数据。DXY(丁香园,中国医疗领域在线平台)提供2020年1月23日之后的疫情病例,而之前新冠疫情病例数据则由Harvard Dataverse提供。
 
第三,OxCGRT(Oxford COVID-19 Government Response Tracker,网址详见:https://www.bsg.ox.ac.uk/research/research-projects/coronavirus-government-response-tracker 追溯提供政府采取的政策,包括防疫政策、检测政策、货币政策及财政政策等。鉴于本文主要兴趣点在于全球供应链,因此本文侧重关注于与全球供应链相关的政策。
 
第四,国际贸易数据。中国海关数据提供相应的贸易数据。
 
03 结果阐释
 
本章节主要展示国内新冠疫情病例对工作岗位的影响,以及全球流行病如何通过全球供应链影响就业。关于全球供应链影响,本文将新冠疫情的贸易效应从疫情防控措施中剥离出来。本文也考察了外贸公司是否区别于其他厂商。
 
就业岗位损失:新冠疫情对中国就业岗位新增造成了重大影响。图1清楚展示了每周新发布岗位呈现大幅下滑。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作为基准“week zero”(2020年春节为2020年1月25日),此后两周招聘启事减少185万条,降低到约为去年同期的89%。伴随疫情的逐步得以控制,而在六周后国外疫情逐步扩散,中国的劳动力需求逐渐得以反弹,但仍低于疫情前水平,部分原因是国外新冠疫情的波动。武汉封锁后的14周内,该平台上发布的职位总数为836万,比平均水平下降31.2%在2018年和2019年同期(约1,215万)。
 
 
国内新冠疫情病例(表2第4栏):公式(1)的估计结果表明国内新冠疫情病例的确对就业创造具有负面影响。正如表2所示,系数在1%统计水平上显著为负,表明随着本地新冠疫情病例增多,则当地创造的就业机会越少。第4栏,假定当地新增确诊病例增加1%,则工作数则会降低0.18%。
 
表2的结果也揭示出中国其他地方的疫情也会影响本地的劳动需求。如第2-4栏,的系数在1%统计水平上显著为负。因此,国内其他地区的新冠疫情暴发也将冲击本地就业市场,主要归因于不同城市间存在较为紧密的经济关联。而且,不难发现其他地区的影响程度与本地区类似。归纳而言:
 
事实1:在中国任一给定的城市,本地和中国其他地区的新冠疫情病例都将对劳动力需求产生负面冲击。
 
 
 
所有新冠疫情变量和国外疫情防控政策变量之间的差异表明,通过出口渠道进行的边境管制政策对中国劳动力需求的影响最大。这些结果表明,对中国城市当地劳动力需求的影响主要是由于外国政府对COVID-19的政策发挥作用。总体而言:
 
事实2:国外新冠疫情通过全球供应链传递,并减少了在中国就业机会创造,原因在于出口防疫政策的管制。
 
经济影响幅度(图2):本文运用模型估算新冠疫情对就业造成的损失。如图2所示,中国疫情暴发期(第2周至第6周),对创造就业机会的负面影响,大部分是针对当地城市和其他国内城市的COVID-19冲击。伴随疫情在中国逐步消退,在世界其他地方则激增(周7至13),外国政策对出口需求的影响隐约可见成为对中国本地劳动力需求的主要冲击(占总数的78.0%影响)。在我们整个14周的时间里,失去了379万个新工作研究表明,给定城市中各种来源造成的工作损失贡献率为31.0%(116万个工作)来自本地城市,34.0%(130万个工作)来自其他中国人城市,另外35.0%(133万个工作岗位)来自国外,包括新冠疫情和疫情防控政策。
 
 
贸易公司(表3第1栏-第4栏):本文研究了大流行病和相关贸易政策对外贸公司的影响是否与其他公司不同。如Ahn等(2011)所述,从贸易方式来看,外贸公司更容易涉足国际贸易,因为它们的主要业务是成为外国买家/卖方与国内公司之间的中间商。
 
依据经验,首先将一个城市中的公司分为贸易公司和其他公司,然后按组分别汇总到城市层面和星期层面。估计策略与式(1)略有不同,增加一个虚拟变量,表示是否为一个外贸公司。表3展示了新冠疫情及防疫政策对外贸公司影响程度角度。第1栏-第4栏,仅报告了外贸公司的虚拟变量与其他变量的交互项。该交互项全部显著为负,这表明新冠疫情对外贸公司的劳动力需求具有较强的冲击。
 
本文还考察了新冠疫情不同时间结点暴发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我们预期当中国最先暴发疫情时,外贸公司较少受到波及;而当国外疫情暴发及国外防疫政策的强化,外贸公司则会遭遇重大影响。为验证这点,本文估计了外贸公司与其他类型公司的岗位发布情况。不同类型的岗位发布降低幅度如图3所示。
 
 
从图中可以看出,武汉封城前外贸公司和其他公司的劳动力需求数量也呈平行趋势。疫情爆发(第0周至第2周)中,外贸公司发布的职位数量下降幅度较小(分别为60%和80%)。但当国外疫情严重时,外贸公司受到影响较大。总体而言,外贸公司的职位发布仍低于疫情发生前的60%,而其他类型公司的职位发布则优于外贸公司。总而言之,
 
事实3:外贸公司更容易受到国外疫情的影响,国内疫情高峰时,外贸公司表现优于其他类型公司;但当国外疫情高峰时,外贸公司则表现不佳。
 
04 研究结论
 
本文运用中国1亿个职位发布中的大数据信息进行实证研究,研究表明新冠疫情将会沿着全球供应链产生传导效应。本文展示了新冠疫情通过全球供应链传导的案例,特别地,国外政府的疫情防控政策导致中国新增就业机会减少了11%。此外,本文发现在疫情初期外贸企业的劳动力需求降幅优于其他行业。但伴随新冠疫情的国际蔓延及国外防疫政策加强,外贸企业的劳动力需求则呈现大幅下滑。
 
本文关于新冠疫情沿着全球供应链传播的路径,表明全球协作抗疫的重要意义。只要大流行病在世界仍在扩展,就会出现第二部甚至第三波。因此,鉴于世界不同国家或地区存在紧密的合作分工关联,要使全球经济尽快从新冠疫情引发的衰退中恢复过来,各国必须深化人类命运共同体认识,团结协作共同抗疫。
 
推文作者简介:
 
周玲玲,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全球价值链、投入产出模型和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电子邮箱:zhouling_zoe@163.com。
 
Abstract
 
This paper studies how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affected labor demand using over 100 million posted jobs on one of the largest online platforms in China. Our data reveals that, due to the effects of the pandemic both in China and abroad, the number of newly posted jobs within the first 13 weeks after the Wuhan lockdown on January 23, 2020 was about one third lower than that of the same lunar calendar weeks in 2018 and 2019. Using econometric methods, we show that, via the global supply chain, COVID-19 cases abroad and in particular pandemic-control policies by foreign governments reduced new job creations in China by 11.7%. We also find that Chinese firms most exposed to international trade outperformed other firms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pandemic but underperformed during recovery as the Novel Coronavirus spread throughout the world.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