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千金千金,反误了卿卿性命|金价上升与印度女孩的厄运

千金千金,反误了卿卿性命|金价上升与印度女孩的厄运

推文人 | 冷 萱 
原文信息:Bhalotra, S., Chakravarty, A. and Gulesci, S., 2020, "The Price of Gold: Dowry and Death in India",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43: 102413.
 
千金本是女孩的尊称,但在印度,女孩的命运确实与金价紧密相连。Bhalotra、Charkravarty和Gulesci发表在JDE(2020)的研究表明:当金价上涨,印度各地男女性别比就会拉大。在超声检测性别技术引进之前,原因主要是女婴死亡率增加;在技术引进之后,原因主要是男女出生性别比失衡。这一现象只在印度教家庭中显著,在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家庭中不明显(引自:https://zhuanlan.zhihu.com/p/28240967)。本文提供的证据表明,嫁妆成本激发了印度的重男轻女行为。由于黄金是嫁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父母会对世界黄金价格冲击做出一定的反应。利用35年来黄金价格的月度变化数据,发现黄金价格的月度变化导致女孩相对于男孩新生儿死亡率的增加,女婴存活的时间更短。本文研究的出发点似乎与我们常识相悖。或许由于文化的原因,在印度,女儿出嫁时家庭需要承担沉重的嫁妆。但至少,本文的作者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印度重男轻女的缘由。
 
一、背 景
 
嫁妆是一种在女儿结婚时转移父母财产的古老传统,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年,在中世纪西欧广泛流行。尽管这一传统在世界大多数地区随着现代化而几乎消失,它一直存在于当代印度,在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越来越普遍。在印度,嫁妆常常被认为是重男轻女的动机(Miller (1981), Harris(1993), M. Das Gupta et al. (2003))。嫁妆对女孩家庭来说是一项相当大的支出,据估计,嫁妆通常是家庭年收入的4至8倍(Anderson (2007),Rao (1993))。女孩一出生,家庭似乎就开始存钱买嫁妆(Browning and Subramaniam (1995), Anukriti et al. (2017)),当收入不足时,可能被迫出售生产性资产,包括土地,以便支付嫁妆(Gupta(2002), Kodoth (2005))。总的来说,印度的嫁妆往往使有女儿的家庭变得贫穷,增加了生女儿的成本。嫁妆成本激发了人们对生儿子的偏好似乎是合理的,而之前的一些研究也证实了嫁妆的存在(Arnold et al. (1998), Miller (1981), Harris(1993), M. Das Gupta et al. (2003))。
 
二、数 据
 
1972-2005年新生儿死亡率的个人数据摘自1992年、1998年和2005年进行的印度全国家庭健康调查(National Family Health Survey of India ,NFHS)。该调查访问了15-49岁(NFHS-1中为13-49岁)的妇女完整的生育史,包括所有儿童信息日期(无论是否存活)。数据还提供了有关控制变量的信息,包括出生顺序、种姓、宗教、资产和父母的教育等。国际黄金价格来自世界黄金协会(World Gold Council),月度的石油价格来自世界银行。
 
新生儿死亡率与出生性别比:平均新生儿死亡率为4.64%。男孩这一比率(5.05%)比女孩(4.20%)略高,这与男孩在生命最初几个月相对于女孩的生理更具劣势的文献一致(e.g. Waldron (1983))。在整个时期,女孩出生的概率为0.479。Table 1 是一些变量的描述性统计分析。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因变量为虚拟变量时,作者取值为0和100,便于将结果直接解读为百分比。
黄金价格:图1a以对数形式显示了1972-2005年黄金价格的月度时间序列。图1b描绘了1972-2005年间月度黄金价格增长率。具体如下图所示:
三、嫁妆与黄金
 
据估计,印度70%到90%的家庭在女儿结婚时会提供嫁妆,而提供嫁妆的家庭中,近95%的家庭会提供黄金。以往的文献也表明黄金是印度嫁妆不可缺失的一部分(Rao (1993), Srinivasan (2005), Jejeebhoy and Sathar (2001))。同时,珠宝也占据了印度黄金总需求的很大一部分,虽然这一比例从1980年代的97%下降到1990年代的84.5%和2000-2005年的78%,但仍然很高(Kannan and Sarat (2008), Munshi (2011))。在1980-2005年间,印度黄金总消费量的增长率为10.5%,是全球黄金需求增长率(4.5%)的两倍多。有传闻表明,嫁妆不仅包括黄金,还包括银首饰,因此可以想象,当黄金价格上涨时,人们会转而使用银首饰。然而,白银价格与黄金价格密切相关(见原文图A.1),因此白银价格不太可能成为遗漏变量。作者通过模型估算发现,黄金价格与嫁妆价值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具体如Table2所示,因变量为嫁妆价值,自变量为黄金价格。总之,黄金价格的上涨会增加印度家庭嫁妆的负担。可能会有读者提到,女儿出生与女儿出嫁相隔至少十多年,为什么出生时的黄金价格会影响十多年后的决策。作者认为,假设黄金价格服从一个随机游走,那么,对未来任何一个时间点的最优预测,都是现在的价格。
四、实证策略与结果
 
(一)黄金价格与女婴死亡率
 
黄金价格冲击对男孩新生儿死亡率风险的边际效应用β表示,对女孩(相对于男孩的死亡风险)用λ表示。由于高出生率的家庭低出生率家庭在不可观察的方面存在差异,作者将样本都限制为二胎。估计结果发现黄金价格冲击与新生儿(女孩)死亡率增加有关,这与男孩在统计学上有显著差异。事实上,可以看到男孩的新生儿死亡率降低了。由于儿子在婚姻中会带来嫁妆,因此黄金价格上涨可能会增加对儿子的需求。研究结果与作者的假设一致,即黄金价格的冲击通过提高嫁妆的成本,进而增加生女儿的感知成本,导致父母想要更少的女儿,体现为女孩新生儿死亡率增加。具体结果如Table3中模型(1)-(3)所示;从Table3中可以看到,作者将样本划分为了1985年前后,主要是因为在1985年后产前性别检测技术变得可行。那么不想要女婴的家庭在得知所怀孩子为女婴后,便可以选择堕胎等。这样对出生后婴儿的死亡率应该不再会有显著的影响,结果如模型(7)-(9), λ系数为0.370%-1.469%,且不再显著。
(二)黄金价格与女婴出生概率
 
在上一节中,作者发现在引入产前性别检测之前,黄金价格冲击会增加女婴的死亡率,在引入产前性别检测之后,黄金价格冲击对女婴死亡率没有显著影响。作者希望从另一个角度印证黄金价格冲击的影响,因此,作者在本节估计的黄金价格冲击对女婴出生概率的影响。如果因为黄金价格冲击,家庭在得知胎儿性别后,选择了堕胎,那么女婴出生的概率就会显著降低。结果与预期一致。如Table 5 所示,总的来说,粗略的计算表明,黄金价格冲击对幸存女孩的比例产生了越来越不利的影响(因为女孩堕胎率在上升,尽管出生后女孩的新生儿死亡率有所下降)。
(三)黄金价格与女性生高
 
在本节中,作者研究出生月份黄金价格冲击对成人身高的影响。结果显示,黄金价格在整个出生年份的平均通胀率与女性(而非男性)成年后变矮相关。出生年份黄金通货膨胀的一个标准差的变化(0.202)估计会导致妇女变矮0.1厘米。男性的估计系数虽然也为负,但不到女性系数的一半。总的来说,黄金通胀导致的生女儿成本增加,似乎导致了对女孩健康投资的减少。不仅幸存的女孩越来越少,而且幸存的女孩也越来越矮。婴儿期的感染和炎症往往与营养不良和免疫接种不足有关,已被证明会导致成人身高下降。同时,也会导致个体预期寿命、认知能力和社会经济地位降低(Crimmins and Finch (2006); Thomas and Strauss(1997), Strauss and Thomas (2007), Waaler (1984), Fogel (2004))。
 
五、结 论
 
本文作者利用35年来黄金价格的月度时间序列变化,提供了系统证据证明印度父母偏爱儿子的行为会对嫁妆成本的变化做出反应。嫁妆支付价值上升(几乎)与黄金价格成比例。本文的发现表明嫁妆是造成女孩失踪现象的重要原因。1980年中期以前(未引入产前性别检测技术)的机制似乎是出生后忽视女孩。同时,作者记录了对幸存者的重大影响,从可观测数据角度,发现黄金价格对女性身高有显著影响,作者通过引用证据强调这一点的重要性。即从长远来看,身高与一系列积极的社会经济结果相关。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女性胎儿出生率成为主要的机制,即在引入产前性别测技术后,女婴出生的概率显著降低了。
 
注:参考文献较多,未进行罗列。
 
Abstract
 
Abstract—We provide evidence that dowry costs motivate son-preferring behaviors in India. Since gold is an integral part of dowry, we study parental responses to shocks in the world gold price. Exploiting monthly variation in gold prices across 35 years we find that monthly changes in gold prices lead to an increase in girl relative to boy neonatal mortality and that surviving girls are shorter. After the introduction of prenatal sex determination technology, we find that gold price shocks during pregnancy increase female foeticide.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