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性别工资不平等,实施“薪酬透明法”有用吗?

性别工资不平等,实施“薪酬透明法”有用吗?

推文人 | 谢越姑(供职于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数量经济研究中心)
原文信息:Michael Baker, Yosh Halberstam, Kory Kroft, Alexandre Mas, Derek Messacar : Pay transparency and the gender gap. Working Paper 25834, May 2019.
 
全世界劳动力市场最持久以及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男女薪酬的不平等。为此,许多国家开始实施“薪酬透明法”。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已经通过立法,要求有政府合同的企业必须公开披露薪酬。从2017年开始,英国规定超过250人的企业必须公开披露职工的工资和奖金。随后,澳大利亚、法国、德国也效仿了这一法案。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引入的“薪酬透明度法案” 要求所有公开宣传的职位发布都包括薪资范围,并且雇主不得询问过去的薪酬,以及要求雇主报告该省的性别收入差距。各国纷纷颁布“薪酬透明”的法令,其效果如何呢,是否缩小了性别工资差异?最近一篇NBER的working paper对此进行了研究。
 
数据来源
 
数据来自1970年至2017年加拿大统计局大学和大学学术人员系统(UCASS)数据集。这是一项年度全国代表性调查,样本来自加拿大大学授予学位的全日制教学人员,包括院系内的所有教师、教学医院的学术人员、访问学术人员以及具有与教职员相似的学术等级和薪水的研究人员,以及任期不少于12个月的所有人,但不包括行政、图书馆员以及研究和教学助理。其个体的社会经济特征的信息(包括支付)从工资单记录中获得。该数据集在2011-2015年停止使用,缺失部分的数据来自国家教师数据库(NFPD)。
 
实证分析
 
 
实证结果
 
图1显示薪酬透明法对性别工资差距的影响。其中,(a)将样本分为男性教员和女性教员,红色(蓝色)点显示女性(男性)平均工资。蓝点对应于γk,而红点对应于γk+δk ,其中,0年是改革年。可以看到,在实施工资透明法之前,蓝点位于红点之上,然而,在实施工资透明法之后,情况正好相反。这表明透明法减少了性别工资差距。并且可以看到,男性工资平均趋势下降,而女性工资增加,这一点也可以在(b)中看到,性别差距为δk。就预趋势而言,虽然改革前几年性别差距略有增加,但看上去在事件年度周围有明显的跳跃,这一定程度表明检测的结果不仅仅是简单的性别差距增加或减少。最后,该图还显示,从长远来看,男性和女性的工资都会降低(例如, γ0+ + δ0+ 和 γ0+相对于短期效应而言相当低)。
 
 
具体的回归结果见表1。A部分报告了包含男性和女性完整样本的结果。(1)和(3) 栏包括个别固定效应和逐年固定效应,(2)和(4)栏控制了自指定机构以来的年数,获得最高学位后的年份,以及指标担任高级行政职务。(1)和(2)栏将机构和部门视为同一组,而(3)和(4)栏将机构,部门和等级视为同一组。
 
 
回归结果显示,透明法会降低平均工资。所有估计值在1%水平上显著。机构和部门组的点估计值介于1.4和1.5个百分点之间,机构,部门和等级组的点估计值介于2.5和2.6个百分点之间,(2)和(4)栏中对“附加控制”进行调节的情况下,估计值的幅度增加了0.1个百分点。B小组介绍了性别差距的估计数,打破了按性别分列的处理效果。在所有模型中,控制逐个省的性别固定效应。在整个模型中,估计数表明性别工资差距在统计上显著下降 2.2至2.4个百分点。在(1)和(2)栏中,性别差距的缩小源于男性工资增长的下降和女性工资的增加,但是,(3)和(4)栏中,差距的变化主要源于男性工资的变化。与对照组相比,处理组男性工资增长下降,这表明可能部分机构对披露做出了回应。
 
在表2中,本文根据教师在一年中是加入工会还是未加入工会来分别给出处理效果的估计。在B部分,按性别分列的估计数表明,法律对性别工资差距的主要影响是工作地是否有工会。由于引入透明法,女性工资增加了大约1个百分点。在非工会大学,女性工资的变化接近于零。虽然无法确定这是上面讨论的工会提供的机制的结果,但这确实表明,透明法的效力与工会和非工会大学的差异相关。
 
 
最后,本文样本中的一些大学,在作者的研究期间自行进行了校园范围内的薪酬性别差异研究。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些研究是针对透明度法律的,但据我们所知,这些研究都是在法律生效后发生在各省内的。这些研究中的分析通常涉及使用回归分析来估计性别工资差距,控制诸如领域和经验等因素。在其中许多案例中,这些研究揭示了性别差异的证据,或使这些大学对女性教师工资进行了一次性的全面调整。
 
主要结论
 
平均来看,披露法律降低了工资;并且缩小了男女之间的性别工资差距。从结果来看,在薪资透明法实施以前,男性工资是普遍高于女性的,甚至在某一阶段内,男性和女性的工资差距逐年增加,而实施薪资透明法后,性别差距所导致的工资差距逐年缩小,不仅如此,部分时间内,女性的平均工资甚至高于男性的平均工资,这些结果证明,工资透明法的实施缩小了男女之间的性别工资差距。在研究工会大学的教员工资时发现,当实施工资透明法后,工会大学的女性平均工资有明显的增加,而非工会大学中的女性工资则没有显著变化,由此,作者有理由认为,工资透明法的实施效力的不同,与工会大学和非工会大学的差异有关。
 
Abstract
 
We examine the impact of public sector salary disclosure laws on university faculty salaries in Canada. The laws, which enable public access to the salaries of individual faculty if they exceed specified thresholds, were introduced in different provinces at different points in time. Using detailed administrative data covering the universe of faculty in Canada and an event-study research design, we document three key findings. First, the disclosure laws reduced salaries on average. Second, the laws reduced the gender pay gap between men and women. Third, the closure of the gender gap is primarily in universities where faculty are unionized.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