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美丽税(beauty tax):高跟鞋效应姊妹篇

美丽税(beauty tax):高跟鞋效应姊妹篇

 

推文人 | 许文立(安徽大学经济学院/CIMERS)
 
一天,漂亮的OL爱子小姐(下图)来到一家日料店用餐。服务员说,每位顾客含税价格1000元。此时,收银台上的人脸识别器发出“嘀嘀”声,服务员对爱子小姐说,不好意思,您的费用为1200元。爱子小姐十分不解为什么别人都只收1000元,而收取她1200元。原来人脸识别器判定爱子小姐为美女,所以要征收200元的美女税。
上面的剧情出自日本电影《世界奇妙物语 2016年春之特别篇》。看到这里,大家肯定以为香樟是不是被“黑”了。没有,完全没有,这是为了给本科生上《财政学》(双语)而准备的课程材料。我上B站去看一档综艺节目《非正式会谈》第五季第一期主题就是世界各国的“奇葩税收”(暂且不论这个节目对税收和经济学的专业性,至少给我提供了很多有趣的课程材料)。
 
大部分人肯定很奇怪,对美丽征税,这么奇葩?天生丽质难道有错吗?
 
我们知道,税收是公共产品的价格。征税无非两个考量:效率和公平。有关颜值与生产率、收入方面的实证研究则十分多,最有代表性的可能就是Hamermesh & Biddle(1994)和Scholz & Sicinski(2015)。香樟曾经也发出过相关文献,“ 越漂亮越容易得到帮助吗?神奇的高跟鞋效应”。
 
Hamermesh & Biddle(1994)用美国和加拿大的家庭和工作调查微观数据实证分析个人颜值对收入的影响,结果表明,在控制了人口特征和劳动力市场特征后,plain people比平均颜值的人收入要少,平均颜值的人比好看的人收入更少,对plainness的惩罚大概是5%-10%,这个值比“美丽溢价”稍微高一些。而上述效应在男性比女性中更高一些。Hamermesh & Biddle(1994)在做机制分析时,实证检验了颜值对生产率的影响,结果也“美丽溢价”可以部分被更高颜值的人有更高生产率来解释。Scholz & Sicinski(2015)则利用WLS调查数据研究了颜值对收入的长期影响。研究结显示,高中时期的颜值确实与中青年时期的收入正相关。
 
那么,这个与“美丽税”有什么关系呢?
 
卢梭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上海三联出版社,2009)中写道:“人类天赋或潜在能力的发展和智慧的进步,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
 
Gonzalo Otólora就在他的书中提出要对美丽征税。他写道,“无数的研究均显示出好看的人会得到不公正的优势。她/他们很容易找到工作;她/他们的收入更高,更容易找到伙伴。在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漂亮和丑陋的人应该拥有同等的机会。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对美丽征税。当然,也有另外的一些方式来减少这些不公正的优势”。
 
所以,即使要征收“美丽税”也主要是基于公平的考虑。但是,需要强调的是,公平有许多维度:起点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而且,对于过程公平而言,我们可以“人靠衣装”来缩小这种颜值差异,而且各种化妆品、名牌服饰已经征收了各种税(尤其是消费税)。而对于结果公平来说,我们应该充分尊重高颜值所带来的更高生产率所产生的那部分“美丽溢价”和其它合理的“美丽溢价”。而对于起点公平来说,我听到一个类比,“天生丽质”就像遗产一样是父母给的一种起点优势,所以应该像遗产税一样征收一个“天生丽质”税。
 
那么,大家觉得呢?
 
核心参考文献
 
1.Scholz, J. K., & Sicinski, K. (2015). Facial attractiveness and lifetime earnings: Evidence from a cohort study.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97(1), 14-28.
 
2.Hamermesh, D. S., & Biddle, J. E. (1994). Beauty and the Labor Market.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4(5), 1174-1194.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