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当年的“拆二代”,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当年的“拆二代”,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推文人 | 张沛康
原文信息:Chyn E. Moved to opportunity: The long-run effects of public housing demolition on children[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18, 108(10): 3028-56.
 
引 言
 
过去30年里,美国各城市花了60多亿美元去拆除高贫困地区的公共房屋,并给被拆迁家庭提供住房券。推行公共房屋拆迁政策的一个理由是,被拆迁居民能通过搬到更好的居住环境来获益。政策制定者和学者都希望这有助于儿童的发展,因为根据Wilson(1987),Sampson and Groves(1989), Massey and Denton(1993)的研究,如果儿童搬去就业率更高和犯罪率更低的社区居住,他们成功的概率会更高。
 
该文以芝加哥房屋拆迁政策作为准自然实验,研究公共房屋拆迁政策对儿童的长期影响。这篇文章的贡献在于,它是首篇就公共房屋拆迁对儿童的长期影响进行因果推断的论文。在过去的研究中,虽然涉及到房屋补助政策的实质性改变,但相对较少的研究去关注房屋拆迁政策与居民所受影响这两者的因果关系。此外,现有的研究局限在分析房屋拆迁政策对儿童学习成绩的影响,可是对儿童实施的干预或政策所造成的长期影响,可能归因于非认知能力的提升。该文的研究发现,经历拆迁的儿童在成年后早期阶段有更高的就业率和收入,因暴力犯罪被逮捕的次数更少,经历拆迁的年龄较小的儿童的辍学率更低。
 
数据来源和样本构造
 
文章的数据来自多个行政管理数据,包括:(1)芝加哥房管局(CHA)的房屋建造数据;(2)伊利诺斯州(下称“伊州”)人类服务部(IDHS)的社会补助数据;(3)伊州就业保障部(IDES)的失业保险数据;(4)伊州警察局(ISP)的逮捕记录;(5)芝加哥公立学校(CPS)和全国学生票据交换所(NSC)的学校记录数据。作者将它们合并,构造了房屋(household)和个体(individual)层面的数据库。作者将样本控制在房屋拆迁时年龄为7-18岁的儿童,最终获得2767所房屋的5250名儿童的数据。
 
实证策略
 
文章对比经历房屋拆迁和未经历房屋拆迁的儿童的长期发展状况。房屋拆迁政策是外生的。拆迁前,这两组儿童的个人情况和他们的家庭状况是相似的,因此后期各方面发展的差异可以归因于房屋拆迁。该文将经历房屋拆迁的儿童设置为实验组,未经历房屋拆迁的儿童设为对照组,使用以下线性模型去估计房屋拆迁对儿童的影响:
 
B.房屋拆迁之前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对比
 
为了证明芝加哥房管局对拆迁房屋的筛选是与居民特征是无关的,作者进一步分析得出,实验组和控制组的儿童和成年人之间不存在显著性差异。
 
C.检验样本损失和空间溢出效应
 
行政管理数据中往往会存在样本损失的问题,例如经历拆迁的儿童会选择搬离伊州。若存在这种情况,即使搬离伊州的儿童属于新的州的劳动力,但在伊州的工资数据为0,也会导致模型的估计有偏。因此作者遵循Grogger(2013)的方法去分析样本损失的问题,结果显示,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的样本损失的概率并非显著更高。
 
 
实证结果分析
 
A.拆迁对社区地点的影响
 
研究结果表明:第一,在拆迁后的第三年或第八年,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儿童在领取社会补助方面的概率方面没有显著性的差异;第二,实验组的儿童搬去了质量更高的社区,具体表现为,新社区的黑人比例、低于贫困线的房屋比例和犯罪率都显著更低;第三,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社区环境的差异会逐渐缩小,这是因为经历拆迁的家庭会逐渐从公共房屋中搬离。
 
 
B.拆迁对劳动力市场表现的影响
 
研究结果表明:第一,实验组的儿童会有更好的劳动力市场表现。实验组的儿童的就业率比对照组高4%,年收入为602美元/年,比对照组高16%。
 
 
第二,拆迁对劳动力市场表现的积极影响主要体现在女性身上。在女性样本中,实验组的就业率比对照组高6.6%,年收入为806美元/年,比对照组高18%。
 
 
第三,对于年龄较小(7-12岁)和年龄较大(13-18岁)的儿童来说,拆迁都具有显著的积极影响。对于年龄较小的儿童来说,拆迁对它们26岁时的收入有显著的积极影响。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估计结果可能会低估搬至新社区的影响。在探究个体不同年龄带来的劳动力市场表现的具体差异时,作者有两个重要的研究发现:(1)对于年龄较大的儿童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拆迁对劳动力市场表现都具有较为平稳的积极影响;(2)对于年龄较小的儿童来说,在25-26岁时,拆迁的积极影响会增大。
 
C.拆迁对社会补助和犯罪的影响
 
在社会补助方面,作者经过研究发现,拆迁对有子女家庭补助计划/贫困家庭临时救助(AFDC/TANF)、食物劵、医疗服务利用没有显著的影响,且在性别方面不存在显著的异质性。
 
 
在犯罪方面,实验组的儿童在拆迁后的几年中因暴力犯罪被逮捕的人数少了14%,且这减少的比例在男性中更为突出。但是作者认为,这个估计结果可能存在高估的情况,因为环境更好的社区的治安水平更高,因暴力犯罪被逮捕的几率更大(Kling, Ludwig, and Katz 2005)。
 
 
D.不同群体的效应
 
图2 拆迁对不同群体的影响
 
作者根据居民的基线特征,从性别、年龄、家中是否有劳动力、家中是否有成年人被捕、家庭贫困率五个方面对样本进行划分,探究不同群体的效应是否存在显著性差异。结果发现,第一,拆迁对不同群体的劳动力市场表现总是有显著的积极影响,无论是以是否就业,还是年收入作为衡量指标;拆迁对不同群体的犯罪逮捕行为均存在显著的抑制作用。第二,对于基线特征存在弱势的儿童来说,效果更为明显。具体表现为,对于家中没有劳动力或家庭高贫困率的儿童来说,拆迁对其就业率以及年收入都具有更积极的影响。
 
E.居住在公共房屋对劳动力市场表现的影响
 
 
通过式(2)和(3),作者发现,实验组的儿童比对照组居住在公共房屋的年限少2.6年,在公共房屋的居住年限每增加1年,成年后的年收入减少277美元/年。
 
影响机制
 
作者提出三个影响机制:第一,实验组儿童的父母在经历拆迁后,在新社区中更可能找到工作,然后使用家庭收入对儿童的后续发展进行投资(Black et al.2014);第二,居住在犯罪率更低的社区中,儿童进监狱的概率降低;第三,拆迁通过影响儿童的受教育程度来产生长期的影响。经过检验后,作者发现在第一和第二条影响机制中没有显著性的影响。在第三条影响机制中,研究结果表明,年龄较小(7-12岁)的儿童的辍学率更低,但对年龄较大(13-18岁)的儿童的辍学率没有显著性的影响。
 
 
成本收益分析
 
作者较为粗略地估计了公共房屋援助的房屋再配置的成本和收益。在收益方面,结果发现使用住房券取代项目援助方式可以使年轻人的收入增加大约602美元(16%)。为了预测公共房屋拆迁对终身收入的影响,作者考虑了以下假设:(1)在整个生命周期内,年收入增长保持16%;(2)拆迁参与者的收入为美国人口平均数;(3)实际工资增长率为0.5%;(4)贴现率为3%。据此,作者估计出使用住房劵对儿童重新配置房屋,会增加它们的税前终身收入约45,000美元(现值为约12,000美元)。在成本方面,作者认为搬家费是主要的成本。在文章中,作者以伊州的配有四个卧室的公寓为标准,将搬家费设定为1100美元。总的来说,政府的净收益为1,300美元(= 24,000 × 0.10 − 1,100)/户,其中作者假定一个家庭有两个儿童,且税率为10%。估算的结果说明该项目可以为政府预算带来净收益。
 
研究结论
 
这篇文章以芝加哥在20世纪90年代的公共房屋拆迁作为准自然实验,首次就公共房屋拆迁对儿童的长期影响进行因果推断。研究结果表明:(1)与未经历拆迁的儿童相比,经历拆迁的儿童在成年后的早期,在劳动力市场中有更好表现,其中拆迁对年龄较小(7-12岁)的儿童的积极影响比对年龄较大(13-18岁)的儿童更大。(2)经历拆迁的儿童因暴力犯罪被逮捕的人数比未经历拆迁的儿童的人数少,其中男性被逮捕的人数显著减少;(3)拆迁降低了年龄较小的儿童的辍学率;(4)无论是对于低收入家庭还是政府支出来说,拆迁都有较大的好处。经历拆迁的儿童的终身收入增加约45000美元(现值为12000美元),而搬家费用较少,可忽略不计,因此总的来说这会给政府预算带来净收益。
 
Abstract
 
This paper provides new evidence on the effects of moving out of disadvantaged neighborhoods on the long-run outcomes of children. I study public housing demolitions in Chicago, which forced low-income households to relocate to less disadvantaged neighborhoods using housing vouchers. Specifcally, I compare young adult outcomes of displaced children to their peers who lived in nearby public housing that was not demolished. Displaced children are more likely to be employed and earn more in young adulthood. I also find that displaced children have fewer violent crime arrests. Children displaced at young ages have lower high school dropout rates.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