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我们需要产业政策吗?来自地区资助计划的证据

我们需要产业政策吗?来自地区资助计划的证据

推文人 | 张倩 
原文信息:Chiara Criscuolo, Ralf Martin, Henry G. Overman, John Van Reenen. Some Causal Effects of an Industrial Policy.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 2019,109(1): 48–85.
 
引言
 
世界各国政府都为私营企业提供大量的补贴,要求企业保住工作岗位,减少失业,提高生产率,尤其在地理条件不好的地区。但是对这些政策的计量评估却很少,原因是这些项目可能只是为企业本来无论如何都会进行的活动提供资金,计量估计是无法识别出来的。本文通过一项政策试验来解决识别问题,该政策试验导致地区补贴资格标准发生外生变化,该补贴方案称作地区选择性资助计划(Regional Selective Assistance,RSA)。本文为基于地区政策(place-based policies)的因果效应研究做出了贡献。
 
一、制度背景:RSA项目
 
RSA项目是英国政府1972年开始为“受援助地区”提供资金支持的主要形式。受援助地区的特点是低人均GDP,高失业率。其对象是计划扩张、提升整体水平的企业。投资补贴的上限称为净捐款当量(Net Grant Equivalent NGE),它规定了企业投资中政府补贴的最大比例,该比率随时间和地理区域的不同而不同(注:NGE也是后文计量检验中的政策变量)。由于RSA有可能扭曲竞争和贸易,因此它必须遵守欧盟的国家援助立法。RSA的援助地区以及NGE比率都是由欧盟委员会根据一系列指标的量化因素每七年制定一次,而不是由英国政府制定的,这就缓解了人们对政策内生性的担忧。RSA项目在1984年、1993年、2000年和2006年都发生过变化,本文只关注2000年的这次变化,研究区间为1997-2004年。
 
二、投资补贴效应建模
 
1.RSA政策对资本投资的影响
 
从资本成本的角度考虑补贴对资本投资的影响,补贴提高,资本成本下降,资本存量增加。同时,政府对小企业的监管更容易,因此小企业得到的补贴更容易转化为公司扩张,而大企业更容易进行博弈,仅仅接受资金补贴而不增加经济活动。另外,小企业更容易受到融资约束,更依赖于外部融资,因此补贴对资本成本的边际效应更大,对投资的影响也就更大。由此得出研究假设:投资补贴对投资有积极效应,并且对小企业更有效。
 
2.RSA政策对劳动力的影响
 
通过分析劳动关于资本成本的弹性,得出补贴对就业的效应:当劳动-资本替代弹性(替代效应)大于产品的需求价格弹性(规模效应)时,补贴会减少就业;反之,补贴会增加就业。同时,当资本份额较高时,任何积极的就业效应的程度都会更大。
 
三、计量模型
 
本文三个层面的估计:①小规模的地理区域:wards(区)。②更高水平的集聚:travel to work areas (TTWAs) 。③更低水平的集聚:工厂和企业水平。
 
 
四、数据和政策规则估计
 
本文使用以下数据库:
政策规则估计结果显示,拥有高人均GDP、高人口密度、更多技术工人、更高创业启动率、更低结构失业率、更高活动率和更高就业率的地区不容易成为高投资补贴区域。
 
五、地区层面分析
 
1.主要结果。回归结果显示,NGE增加了制造业就业(表4第(1)列),工具变量的回归结果是OLS回归结果的7倍。工具变量回归结果显示,NGE增加10%,就业增加10%(表4第(4)列)。解释变量换为地区每年接收到的补贴,结果依然稳健。
2.其他政策。RSA实施的同时,其他同时实施的政策和RSA的改变相关,导致估计结果不准确。考虑欧盟结构基金(EU structural funds, SF),同时也为SF构造工具变量,回归结果依然显示RSA对制造业就业有显著的正向作用。控制其他六个基于地区的政策,结果显示RSA的效应依然稳健。
 
3.更高水平的集聚(TTWA)。travel to work area(TTWA)类似于美国的通勤区域,检验TTWA水平的政策效应是为了检验区域间的溢出效应。当一个地区成为补贴区域,企业可能会从隔壁的非补贴区域搬迁过来。实证结果显示之前的结果没有高估处理效应,即溢出效应是不存在的(表8)。
4.其他地区水平的稳健性检验。①对使用高阶的多项式估计(三次和交互项)。结果稳健。②安慰剂检验。假设政策在1997年实施。结果都是不显著的。③对标准误进行聚类:之前是ward level,现在换成TTEA level(322 clusters)、 有相同的NGE水平并且接壤的地区(102 clusters)、有相同的NGE水平并且边界在1km以内的地区(80 clusters)、NUTS2区域(34 clusters),结果稳健。④断点回归。人均GDP作为running variable,结果稳健。⑤延长数据区间,从1986年开始,结果依然稳健。
 
六、企业和工厂水平及总体规模的微观分析
 
1.企业规模的政策异质性。考虑RSA对不同规模企业的影响,结果显示小企业显著,大企业不显著。可能的原因是小企业更易受到融资约束,以及大企业更容易进行博弈。
2.企业层面的结果:就业、资本和生产率。考虑到多工厂企业是否只是将工人从非资助区域转移到了资助区域,从而全国的效应等于0。并且企业层面的数据可得。实证结果发现RSA对就业、投资有影响;对TFP没有影响。
七、结论
 
①发现在补贴区域有积极的就业创造效果,失业人数显著减少。
 
②还发现项目对小企业的影响很大,但对大企业的影响实际上为零。
 
③在地区层面上,发现该计划降低了失业率,增加了制造业就业。是在整体上增加,而不是和其他地区的抵消了。
 
④最后,发现对(全要素)生产率没有影响。
 
本文亮点
 
①RSA入选地区以及补贴标准由欧盟决定,可将政策近似视作外生冲击,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政策内生性问题。
 
②为投资补贴寻找的工具变量十分新颖。
 
Abstract
 
We exploit changes in the area-specifc eligibility criteria for a program to support jobs through investment subsidies. European rules determine whether an area is eligible for subsidies, and we construct instrumental variables for area eligibility based on parameters of these rule changes. Areas eligible for higher subsidies signifcantly increased jobs and reduced unemployment. A 10-percentage point increase in the maximum investment subsidy stimulates a 10 percent increase in manufacturing employment. This effect exists solely for small frms: large companies accept subsidies without increasing activity. There are positive effects on investment and employment for incumbent frms but not 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