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安迪还是关雎尔?婚恋市场中女性的角色

安迪还是关雎尔?婚恋市场中女性的角色

文中图片来源: 百度图片及原文。
 
原文信息:Bursztyn L, Fujiwara T, Pallais A. ‘Acting Wife’: Marriage Market Incentives and Labor Market Investment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17; 107 (11): 3288-3319.
 
即使在婚恋观大幅进步的今天,男性依然更加偏爱“小鸟依人”的女性。与此形成反差的是,越来越多的女性在职场上崭露头角,表现出进取、有抱负的一面。那么,家庭和事业对于女性的不同要求会对她们的行为产生什么影响呢?她们更加倾向于家庭还是事业?本文作者通过田野实验(field experiment)发现未婚女性会避免表现得像“女强人”,尽管这对于她们的职业发展有利,但在婚姻市场上却是不好的信号。
 
工作&家庭
 
一、可观测证据
 
文章的研究对象是美国顶尖商学院2010至2016年入学的MBA学生,其中2016级学生是实验的被试。学生们不仅在MBA项目学习专业技能,并且可能还在项目里寻找自己终生伴侣。通过学生的录取信息,可以知道学生的婚姻情况,已婚或者未婚。作者们的问卷调查更加细致地区分了他们的婚姻状况,将未婚学生分为单身、同居以及订婚。
 
作者们在2016级学生的经济学必修课上发放了问卷,询问他们是否曾为了不表现得有雄心而避免过某些行为或活动,包括晋升、团队领导、推销、会议发言等。调查结果显示,显著地有更高比例的单身女同学规避“女强人”的行为或活动。
同时作者们还对比了2010级至2016级学生在经济学课上不同部分的成绩,包括课堂参与、作业、期末考等。这三种成绩的区别在于,课堂参与是会被同学们看到的,而作业、期末考中就可以放飞自我啦。结果发现,未婚的女同学课堂上显著比已婚的女同学课堂参与部分的得分低,说明未婚女同学更“羞涩”;而在作业和考试这些同学看不到的地方并没有显著的差别。
文章中作者们还画图给出了更多的证据,有兴趣的读者们可以去阅读原文。总之,以上的现象都表明单身女性会倾向于规避那些出风头行为,尽管对她们的职业生涯有利,但对于婚姻却是不好的信号。
 
二、实验设计和结果
 
作者们设计了实地实验进行因果分析,包括主实验和补充实验两部分。
 
(1)主实验
 
在新一届MBA学生入学首日的orientation上,作者们随机发放不同的问卷给学生,将学生分成控制组和对照组,并告知他们问卷结果将提交商学院的就业办公室,确保学生认真填写问卷。同时这对于学生来说也是常规事项,学生并不会察觉到实验,从而实现双盲。实验中的treatment是在问卷上告诉学生他们的答案会以实名(treatment group)还是匿名(control group)的形式在某门课上讨论。
 
问卷的问题主要是学生的个人信息(性别、年龄、婚姻状况等)、对工作行业和地域的偏好。问卷设计了一系列问题来展现单身女性(笔者:对于事业和家庭)的取舍:愿意因公出差的频率,每周愿意工作的时间,期望的报酬,评价与同事相比她们的职业志向(professional ambition)以及她们和同事保持每日互动(day-to-day interactions)的意愿。作为安慰剂检验,作者们还请学生评价自己的写作能力——单身女性究竟是出于婚姻的考虑而倾向避免ambitious的行为还是出于谦虚。
 
结果表明,问卷结果实名公开会使得单身女性避免表现得ambitious并表现得更“顾家”:她们愿意出差的时间、工作时长、团队领导意愿等指标都显著下降。Placebo test也表明这一结果并非出于谦虚——问卷结果公开时是否匿名对于她们评估自己的写作能力并无显著影响。作者们在文中还提供了更多图形上的细致分析。
 
(2)补充实验
 
补充实验旨进一步检验机制,识别单身女性是否在男性在场时表现避免表现得ambitious和career-focused。作者们在一门课上将学生们随机分成6人小组进行当天的课堂讨论。在讨论前要求学生填写问卷,问卷请学生在工资高、工作时间长、出差多、晋升快的工作和工资较低、工作时间短、出差少、晋升慢的工作中做出选择。前者是“工作狂”类型,而后者相对来说是“顾家”的类型。老师告诉学生课堂讨论的内容就基于问卷,所以每个小组中组员的答案都是公开的。同样地,由于实验“伪装成”课堂的一部分,学生不会察觉到实验的存在。而且他们也被告知问卷在课后将提交就业办公室,这样确保学生能够认真回答。
 
结果表明,当组内有男同学时,单身女同学会显著地表现地更“顾家”:她们选择高薪但工作时间长的工作的概率减少了26%(p值:0.067),选择晋升快但出差多的工作的概率减少了42%(p值:0.012)。但男同学的存在对单身女同学的社交偏好并没有显著影响,支持了之前的结果是由于女同学婚姻上的考虑,而不是分组造成她们更“宅”了。作者在文章中附录中还有更多检验,读者有兴趣可以阅读。
 
三、小结
 
本文的结论为理解性别造成的差距劳动力市场结果的差异提供了新的视角和证据——从女性的婚姻市场考虑出发。为了更好的理解结论,作者还给出了一个不对称信息博弈的框架,回答了一些有趣的问题,如:
 
(1)为什么非单身女性(同居、订婚)不会避免表现得ambitious?
 
(2)为什么单身男性没有类似的行为?
 
总之,来自MBA学生的证据表明单身女性出于婚姻的考虑会有收敛表现欲的倾向。你是否注意到课堂上的女同学们更沉默寡言了吗?
 
原文摘要:
 
Do single women avoid career-enhancing actions because these actions signal undesirable traits, like ambition, to the marriage market? While married and unmarried female MBA students perform similarly when their performance is unobserved by classmates (on exams and problem sets), unmarried women have lower participation grades. In a field experiment, single female students reported lower desired salaries and willingness to travel and work long hours on a real-stakes placement questionnaire when they expected their classmates to see their preferences. Other groups’ responses were unaffected by peer observability. A second experiment indicates the effects are driven by observability by single male peers.
 
香樟经济学术圈征稿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观点。
 
征稿:香樟致力于提供学术研究公共品,对香樟最好的回馈就是向平台赐稿。联系邮箱cectuiwen@163.com.
 
本期小编:张美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