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国家能力、地方治理与经济发展

国家能力、地方治理与经济发展

推文人 | 刘潘
原文信息:Dell, M., Lane, N., & Querubin, P. (2015). State capacity, local governance,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vietnam. NBER Working Paper, 1-40.
 
引言
 
20世纪中叶以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产生了巨大差异,如韩国、台湾等国家/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已达到OECD国家水平,远远超过如菲律宾、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究其原因,长期以来的国家能力、地方治理差异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文章以越南为例,通过断点回归方法研究国家历史政治制度对地方治理以及经济发展的影响,试图从国家能力的角度解释不同国家间发展程度的差异。
 
历史背景和断点设计
 
历史上,越南南部和北部地区存在很大的制度差异。越南北部(北越,Dai Viet)靠近中国,地方治理上沿用中国做法,采用地方官僚制度(类似于中国的郡县制),中央任命地方官员、制定定额税制以及征兵制度等,地方官僚则拥有具体的政策执行权,中央政府通过地方官僚进行地方治理。越南南部(南越)的政治制度与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相似,采用私人化的政治治理制度(Decentralized patron-client model),主要通过不同层级间的土地所有者以纳贡形式进行治理(农民纳贡则受到土地所有者保护),其财政收入采用一种temple-based方式筹集。即使在1863年法国殖民化后,法国殖民者在南、北越上采用截然不同的管理制度:北越原有的地方官僚机构依旧参与地方治理,南越的土地所有者被法国殖民者替代。
 
总结起来,北越和南越的政治制度在历史上存在很大差异(可以简单理解为北越为集权制度,南越相对为分权制度),总体上北越的国家能力强于南越,这一南北差异为文章断点回归提供了基础。具体而言,文章利用1698年南北越的分界线(图1中的加粗黑色实线)进行断点回归设计,通过比较北越(Dai Viet)和南越(历史上属高棉,Khmer Empire)村庄的发展差异,并从国家能力角度进行解释。
实证结果及分析
 
回归方程如式(1),其中out是产出变量;bureaucratic为虚拟变量(村庄位于1689年边界线下Dai Viet一侧取值1,否则取值0);dist_hcm表示村庄与胡志明市的距离;f(geographic location)为断点多项式;作者将南北越界线按长度分为四等分,seg为虚拟变量(样本离上述四等分界线最近取值1,否则取值0);v代表样本村庄个体;文章在实际回归中还加入了家庭中婴儿、儿童以及成人数量这些人口变量。文章主要关注bureaucratic及其估计系数γ。样本限制在南北越边界线25km带宽内,沿用Gelman and Imbens (2014)的做法,基准结果中采用局部线性RD多项式作为基准结果,在稳健性检验中使用多种带宽和不同形式的RD多项式。
文章数据来源非常多,有越南家庭生活标准调查数据(VHLSS)、Hamlet Evaluation Survey (HES)等,这里不赘述,详情见原文。
 
在进行回归之前,作者讨论了海拔、坡度、主要宗教以及种族这些地理、人口特征变量在南北越边界处是否存在断点;然后也对“内生分组”(selective sorting)问题进行了讨论,具体来说考虑是否存在生产能力强的人迁徙到北越的情况;最终检验结果排除了上述的两种情况。
 
文章的实证结果分为对当代(2002-2012年)经济发展程度的影响、对经济发展主要驱动因素(教育)的影响以及对早期(1969-1973年越南战争时期)经济发展程度的影响三部分。具体的实证结果分别见Table 3、4、5。
Table 3中作者首先考虑了经纬度、距离等不同的局部线性多项式,其次考虑了人口迁移、河流的自然因素形成的断点,最后通过不同历史的边界线断点、河流边界断点以及胡志明市的影响这三个安慰剂检验。
 
Table 4中作者主要考虑经济发展中一个重要的驱动变量—教育(人力资本)的影响,具体而言分别检验了对土地用于农业生产、从事工资性工作、从事制造业生产以及人力资本(教育年限)的影响。
 
Table 5通过问卷调查数据对地方官僚制度与早期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检验,由于调查问卷的答案类别太多,用多值选择模型存在误差,因此作者通过潜在类别分析(LCA,Latent Class Analysis)进行,被解释变量包含具体的经济产出变量和综合变量。
 
机制分析
 
文章认为历史地方官僚制度对经济长期发展的影响机制有三个:地方治理(local governance)、民间团体的力量(strength of civil society)以及越南共产党的存在(presence of the Viet Cong (Vietnam Communists)),并分别进行了检验。在此基础之上,作文探讨了20世纪80年代末Doi Moi市场改革后地方政府与经济发展之间的互动关系,以验证地方官僚制度在全球化开放环境下的负向效果。具体实证结果分别见Table 6 – 8。
 
文章结论及思考
 
文章从历史上国家官僚制度与经济的长期发展出发,通过实证检验发现历史官僚国家对经济的长期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在历史上官僚主义的村庄中,公民能够更好地通过更强大的地方政府和民间团体组织公共物品和重新分配。另一方面,文章结果也表明,官僚制度的长期影响是多方面的,并与更广泛的国家和国际经济环境相互作用,在全球化和开放环境下这一制度越来越不适用。历史上,亚洲尤其是东亚国家,表现为地方治理制度、民间团体力量等国家能力对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而现如今国家能力的具体体现以及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需要未来更多的研究。
 
Abstract
 
There has been a large divergence in economic prosperity between Northeast and Southeast Asia since the mid-20th century, and the governance organizations and norms of Asian societies plausibly help explain this divergence. This study examines the impacts of different historical governance norms on development using Vietnam as a laboratory. Northern Vietnam (Dai Viet) was ruled by a bureaucratic state inherited from China. It governed through a centralized, competitively selected bureaucracy, and the village was the fundamental administrative unit. Southern Vietnam was a peripheral tributary of the Khmer (Cambodian) Empire. It followed a patron-client model with weaker, more personalized power relations and no village intermediation. The Khmer region was not brought under Vietnam’s control until just prior to French colonization. We use a 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design across the Dai Viet-Khmer boundary to compare villages that had a bureaucratic state to nearby areas that had a patron-client state. We find that areas historically under the bureaucratic state have higher living standards today. Using rich data from South Vietnam and the unified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we document that in villages with a bureaucratic historical state, citizens have been better able to organize for public goods and redistribution through stronger local governments and civil society. However, today foreign companies are less likely to invest in historically bureaucratic areas, which have a long history of being relatively closed towards outsiders. Overall the study suggests that the bureaucratic state in East Asia - deeply embedded in civil society - played a central role in this region’s growth.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