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大型计量经济学模型还会有未来吗?

大型计量经济学模型还会有未来吗?

推文人 | 周潮 李灵君
 
原文网址:www.rogerfarmer.com/rogerfarmerblog/2018/3/27/large-scale-econometric-models-do-they-have-a-future
 
引言
 
大佬Roger E. A. Farmer,于2018年3年27日在其主页(http://www.rogerfarmer.com/)晒了一个帖子,一不小心,恰巧被远在中国大陆的推推(香樟推文者,例如本人的自称)发现,感觉是巨有趣的传播贴。俺老周刚开始学习计量的时候,正是大型联立方程模型兴旺的时代,198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Lawrence Robert Klein(劳伦斯·克莱因) ,把计量经济学方法和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分析结合起来,创立了宏观经济计量学,也被称为“计量经济学之父”,提出了规模宏大的“世界模型(推文中提到的,Klein Ⅰ模型)”,也就是Link项目,这个计划的目标之一,是协调各国的经济计量模型。用以改善分析商业波动在各国中扩散的可能性,以便利国际贸易和资本流动的预测。另一个目标是研究一国政治措施的经济效应如何影响其他国家。Link计划开辟了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有很大的理论和实践价值。但是大型计量经济学模型,仿佛在一夜之间,就成为“灭绝的恐龙”,被遗忘很久了,这点是有点不可思议的。其实它并没有消失,现在可在全世界依然可以找到它,不仅在科学机关中,而且也在公共行政、政治组织和大企业中。Farmer的演讲,激情四射,为保持“原汁原味”,我们进行了试译,并全文推送。本推文仅供大家学习之用。我们也给Farmer发E-mail,请求其许可。能够让大家知道,大型计量经济学模型被没有消失,其实依然是在“活着”。我们所做的一点微薄努力,仅这点,就足矣。
 
原文试译
 
能够参加在苏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召开的英国皇家经济学会(Royal Economic Society Conference),来在计量经济学模型领域进行研讨,对我是一种很大的荣幸。在本人担任英国全国经济与社会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 NIESR)的研究主管期间,继承了光荣的使命,来研究和发展国家研究院的全球经济模型(National Institute Global Economic Model ,NiGEM),这一世界经济的卓越模型。正如你们所期待的,结合我在NIESR的职责,本次会议所得出的结论,将会在学术界得到很大反响。
 
在苏塞克斯的会议上,除了自己演讲之外,我还集合了三位杰出的演讲者,来自华威商学院(WBS)的托尼·加勒特(Tony Garratt),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马尔科·德尔·内格罗(Marco Del Negro),以及NIESR的宏观经济建模与预测部主管加里·扬(Garry Young)。
 
托尼对其学术成果进行阐述,拉开了本次会议的序幕,这项成果得到他的共同作者阿纳·伽尔瓦(Ana Galvao)和詹姆斯·米切尔(James Mitchell)的支持。华威大学当前正在与美国国家经济和社会研究院合作,准许华威毕业生获取NIESR应用经济学家的专业知识,并且NIESR能够从华威大学经济学家的学术专长中获益。作为该伙伴关系的一部分,WBS团队同意将他们的未来成果,发表在每季度的国家研究所期刊中,作为衡量NIGEM团队表现的基准。托尼对于WBS团队的研究,向我们做出了精彩的陈述。
 
他们采用的方法中,减少了形式主义和折衷主义。WBS团队构建了一个超过25个加权平均权重的稳定模型,并对模型性能进行实时更新,根据过去的经济表现来进行预测。托尼向我们展示了WBS预测的执行原理,将此与英格兰银行和英格兰银行的外部预测者研究进行比较。他描述了不同预测评估的方法,这些方法都是通过点预测和密度预测的比较,来预测产出增长和通货膨胀。对我而言,最有趣的结果,或许是,在短期的水平上,判断性的预测,通常是胜过计量经济学模型的。
 
Tony(托尼)之后是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Marco Del Negro(马尔科•德尔•内格罗)的演讲,他讲述了自2008年以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中型动态随机一般均衡(DSGE)模型的运用情况。DSGE模型最近受到了相当多的负面报道,这主要是几乎是所有的专家,都未能预测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Marco通过展示了从2008年到现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应用DSGE模型进行预测的性能,为DSGE模型进行了激烈的辩护。该模型用一种相对较新的计算机语言Julia编写,并且该代码是开源的,在主流期刊的研究出版物中被迅速和广泛地使用。对于该领域之外的MatLab用户来说,或许是时候该转变想法了。
 
在今天的第三场展示中,我们遇到了一段有趣的插曲,当放映设备出现故障时,加里·扬即兴演讲了十分钟。设备恢复后,加里继续向我们介绍了他使用NiGEM模型来预测英国脱欧的影响研究。该NiGEM模型拥有超过5000个方程式,覆盖了60个国家,并被世界各地的中央银行和国债广泛运用于情景分析中。NiGEM模型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DSGE模型具有很多相似之处。
 
在总结陈述中,我将以上三位的演讲结合起来,回顾了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使用Klein Ⅰ模型的计量经济学建模历史,并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DSGE模型和NIESR的NiGEM模型作为结束,对我而言看重其历史延续性。从1976年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发表了著名的《计量经济学模型》开始,大型计量经济学模型从学术界消失了,但它们从未从中央银行、财政部和研究机构中消失,正如Garry提醒我们的一样,它们被当作解释宏观经济的手段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了。
 
Klein Ⅰ模型的后顾方程,经历漫长的过程,发展为我们今天所使用的NiGEM。多年来,各杰出团队中研究人员,经过国家研究所内的研究,对这一领域进行了发展和探究。从过去的NIESR研究人员的数量上看,英国一些领先的应用经济学家和应用计量经济学家,所开发的模型中具备了一些先进的假设,包括在解决方案中,添加前瞻性元素和理性预期的能力。
 
大型计量经济学模型将继续存在。政策制定者使用NiGEM这样的模型来作为政策分形的备选方案,这种实际的情形,在近期内不太可能发生变化。
 
我主张,类似于目前的理论物理学家和应用物理学家之间的联系,理论经济学家和应用经济学家之间,要进行之间更为紧密的对话。我认为NIiGEM在NIESR的地位,对于经济学界来说,相当于物理学界的一个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在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CERN)的地位。正如物理学家利用大型强子对撞机,来检验亚原子粒子的新理论一样,经济学家们也应该用NiGEM来检验新的宏观经济学理论。我希望在国家研究所,将来能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
 
在今年的英国皇家经济学会会议上,我阐述了与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个研究团队合作的成果,我们共同开发了一种新的信念形成理论。这是我们希望用NiGEM作为实验室来验证一个理论的实例。
 
据《Forbes(福布斯)》称,大型强子对撞机的运营预算,约为每年10亿美元。NiIGEM完全由募捐基金支出,其运营预算远低于50万美元,资助机构指出,我们可以做一些很Cool的改进,例如将支持资金的募集,提升至每年10亿美元。
 
结语
 
坦率讲,这篇推文是很另类的(甚至不太符合标准),严格意义上我们只是“知识的搬运工”,但是依然清晰地记得,看到Farmer帖子的瞬间,我的那份激动和兴奋,久久难以平息。作为一种自媒体,推文是香樟经济学术圈传播经济学思想和知识的重要途径,有的时候,我个人也会在反思,自己干嘛要跳入到这“吃力不讨好”的巨坑中。免费传播经济学的思想和知识,是香樟学人,带给学术界和社会大众的一股清流,是的,“这些人是最可贵的,他们投入的理解力和理解一流知识的艰辛,价值远远超过任何付费知识的价格(汪丁丁,2018)”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这个季节,最爱的是紫云苜蓿(汗血宝马的优质牧草)、榆钱儿、蒲公英,最最寻常的物什儿,随意拌一拌,浑然而成的纯素凉菜,还有明前绿茶,这些已经是不需要太多的“身外之物”,简简单单,三招两式,带来的,就是鲜嫩的春意。饭无野味枉过春,洗尽眼花缭乱的技术铅华,传播经济学的思想是最重要的,为此,我们要继续做好“知识的搬运工”,因为,分享是一种情怀!
 
原文作者:
Roger E. A. Farmer,鼎鼎有名的大佬,不用多说了吧
 
推文作者:
周潮,就职于央行分支机构,邮箱:gssdzc@126.com
李灵君,就职于兰州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邮箱: apple1991515@163.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