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性取向与竞争性

性取向与竞争性

推文人 | 彭浪川
 
原文信息:Thomas Buser, Lydia Geijtenbeek, Erik Plug, Sexualorientation, competitiveness and income,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Organization, Available online 5 April 2018, ISSN 0167-2681,
 
https://doi.org/10.1016/j.jebo.2018.03.017.
 
研究背景
 
有一些传统观点认为,男同性恋者的竞争性要比男异性恋者要低;同时,女同性恋者的竞争性要比女异性恋者要高。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本文的作者们在荷兰进行了一项在线问卷调查的实验(起源于Niederle和Vesterlund,2007)来衡量三种人群(异性恋、男同、女同)竞争性的强弱大小。
 
有许多文献记录了性取向与收入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形成的缘由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释。尽管研究(例如,Klawitter,2015)指出,男同的收入偏低而女同的收入偏高,但其中的原因难以定论:生产力的差异、口味(taste)的偏好、以及劳动市场中的歧视难以互相区分。本文所要探求的就是口味(taste)的偏好,具体来说,是对竞争(competitiveness)的偏好。
 
研究方法
 
作者借用了已经十分成熟的荷兰面板数据LISS,它包含了5000个家庭成员每月提交的问卷回答信息。学者们同时可以申请向该面板增加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或实施简单的实验。使用LISS的优势在于它本身已经询问了有关性取向的问题,从而不会使得参与者感到作者对性取向的兴趣,以及可能的逆向选择问题。
 
有关性取向的问题是:“你觉得自己是被男性还是女性所吸引?”受访者有5种选择:“1.只被男性;2.主要被男性,但也稍微被女性;3.被男性和女性同等吸引;4.主要被女性,但也稍微被男性;5.只被女性”。男同性恋者是回答了1、2、3的男性;女同性恋者是回答了3、4、5的女性。为了提高精确度,作者进一步使用了另一个问题:“你的伴侣的性别是?”至少有一个同性伴侣的被访者也被视为同性恋,而一直单身或从来没有过同性伴侣的被访者被视为异性恋。最终,作者获得了9267个观测值,其中163人为男同性恋、164人为女同性恋。
 
为了得到竞争性偏好的大小,作者实施了一项激励性的在线实验。将人群根据年龄和性别分组,再邀请所有组的同性恋和随机抽取的一小部分异性恋参与其中。实验共有490位参与者。作者主要针对65岁以下的适龄劳力人群进行实验。这些人被要求进行一项二选一:或是充满竞争性的锦标赛式激励,或是传统的计件工资式的激励。工作内容是一系列含有8个数字的矩阵。参与者需要在8个数字中找出能够相加得到整10的一对数字。在点击正确的两个数字后,当前矩阵消失、下一个矩阵出现。(矩阵示例如下所示)
                   
                         
实验包含两轮,每轮3分钟。在第一轮,每解出一个矩阵,会得到0.4欧元的奖励(计件工资式的激励)。在第二轮,参与者可以选择使用哪种奖励方式。如果选择锦标赛式,将会与随机抽取的另一位参赛者进行比赛,胜利会获得1欧元/矩阵,失败则没有奖励。选择哪种方式成为衡量竞争性偏好大小的指标。
 
研究结果
 
下表显示了回归结果。作者关心性取向对于参与者选择奖励方式(0,1变量;1表示锦标赛式)的影响。可以看到,适龄劳力中的男同性恋群体选择更有竞争性的奖励方式的概率的确低于男异性恋群体。然而,类似的结果并不适用于女性。
         
                               
接着,作者探究了这种竞争性的差异是否会影响劳动力市场的结果,回归结果如下图所示。可以看到,选择竞争性奖励方式的受访者的收入显著高于其他人。至此,作者不仅通过实验发现了竞争性在不同性取向人群中的异质性,也成功将竞争性与个人收入联系起来,从而为同性恋/异性恋之间的收入差提供了可能的解释。
 
Abstract
 
Do gays earn less than other men because they are less competitive? Do lesbians earn more than other women because they are more competitive? To answer these questions, we conduct an experiment on a Dutch online survey panel to measure the competitive preferences of gay, lesbian and straight panel members. We find that gay men compete less than straight men, while lesbians compete as much as straight women. Linking our experimental measure of competitiveness to earnings and education data, we find that competitiveness predicts earnings and education levels and that differences in competitive preferences can partially explain the gay earnings penalty but not the lesbian premiu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