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TANK,HANK和RANK

TANK,HANK和RANK

推文人 | 许文立 许坤
 
导读
金融危机前,“新新古典综合”(Goodfriend and King,1997)一直占据宏观经济研究的“头把交椅”(Blanchard,许文立等译,2017;许文立和许坤,2017)。Woodford(2003)、SW(2007)和Gali(2008/2015)更是NK模型推到了各国央行和政府部门政策分析的“案头”。这些模型的最主要共同点之一是典型代理人(RA)、不完全竞争和价格粘性——RANK。但它们并没有对宏观经济决策起到多大的帮助(Yellen,2016),因此,众多经济学家将矛头直指DSGE(Romer,2016;Stigliz,2017等)。Blanchard(2017)、Christiano et al.(2017)等也指出,下一代基准DSGE模型应该引入异质性代理人(HA)。当然,已经有许多学者构建了异质性代理人新凯恩斯(HANK)模型,例如,Kaplan et al.(2016)等。但是解HANK模型均衡所依赖的复杂数值计算技术阻碍了我们对经济机制及动态的理解(Debortoli and Gali,2017)。因此,有一些学者就提出了一些易处理的解析框架——TANK(Debortoli and Gali,2017;Bilbiie,2017)、PRANK(Acharya and Dogra,2018)——来更清晰地阐述异质性的重要作用,且他们的均以复制出HANK中的某些动态特征为参照。因此,这类模型并不是要否定HANK的价值,而是利用它的异质性,结合易处理的解析框架来阐述HANK中的一些重要经济机制和动态。
 
HANK模型的特征及其含义
 
1、特征
 
个体收入的异质性冲击+不完全市场+借贷约束+NK
 
例如,Kaplan et al.(2016),也可以参见【香樟推文0613】异质性DSGE能应对P. 罗默的批判吗?“当汉克(HANK)遇上山姆(SAM):宏观政策分析的新模型”。
 
2、含义
 
(1)对于理解货币政策的影响机制(包括直接和间接效应的相对大小(Kaplan et al.,2016)、不同收入群体之间的再分配效应(Auclert,2016))、前瞻性指引之谜(McKay et al.,2015)、财政政策的效应(McKay and Reis,2016;Hagedorn et al.,2017)来说,异质性代理人很重要;
 
(2)货币政策的传导及其宏观效应依赖于财政政策,因为后者决定了货币政策如何影响收入和财富在不同消费倾向的agents之间分配。
 
HANK最大的挑战依赖于复杂的数值计算技术,没有易处理的解析框架。
参见T. Winberry(2016)
 
TANK模型
 
TANK其实就是两类代理人NK模型,两类代理人分别是李嘉图型和非李嘉图型(或者凯恩斯主义):
 
(1)李嘉图型消费者就是有能力进入金融市场的;
 
(2)凯恩斯主义消费者就是“及时享乐”型(”hand-to-mouth” fashion),他们会把当期收入全部消费掉。
 
这类模型在“财政乘数”的文献中非常常见,因为RANK里通常认为财政乘数小于1,但是TANK里的财政乘数大于1,参见Dullien(2017)。
 
异质性的核心机制
 
有一些agents会面临binding borrowing constraint,因此,在遇到利率或其他一些变量(除收入外)变化时,他们并不会调整消费以作出响应。这就意味着在TANK和HANK中,经济对冲击作出的响应以及政策的传导机制会与RANK不同。
 
TANK和HANK的异同
 
1、共同点:都放弃了典型代理人假定
 
2、差异:
 
(1)在TANK中,受到binding borrowing constraint的代理人比例并不会被冲击影响而随时间变化;在HANK中,这个比例是内生的,会随时间变化,因为它是总冲击与财富的分布和结构相互作用的结果。
 
(2)TANK没有假设未来受到融资约束可能性对当期决策的影响;HANK中,异质性冲击与未来受到约束的可能相关,而且这种可能性是时变预防性储蓄的原因。
 
(3)TANK在异质性方面简化了HANK,因为TANK不需要刻画财富分布及其变化。
 
异质性的维度
 
异质性主要体现在两个维度上:
 
1、李嘉图家庭和凯恩斯家庭之间的平均消费差异;
 
2、李嘉图家庭内部的消费分化;
 
传统的TANK通常只刻画了第一种异质性;而HANK则刻画了两种异质性。 
 
相关文献
 
NK+异质性风险的HA+不完全市场(HANK)
例如:McKay et al.(2016)、Gornemann et al.(2016)、Kaplan et al.(2016)、McKay and Reis(2016)、Werning(2015)、Auclert(2017)、Ravn and Sterk(2014,2017)
 
NK+两代理人(传统TANK)
例如:Gali et al.(2007)、Bilbiie(2008)、Bilbiie and Straub(2013)
 
易处理的解析框架+NK+HA(更一般化的TANK)
例如:Bilbiie(2017)、Bilbiie and Ragot(2017)、Debortoli and Gali(2017)、Acharya and Dogra(2018)
 
TANK V.S. RANK:定量比较
 
从模型里可以知道,家庭的收入异质性主要来源于企业利润和转移支付。如果没有转移支付,企业的利润是逆周期的(同RANK一致),李嘉图家庭——企业的所有者——的收入份额也是逆周期的,那么,李嘉图家庭和凯恩斯家庭的异质性h也是逆周期的。因此,凯恩斯家庭的消费比李嘉图家庭消费的增加更多,这就意味着TANK里的总产出扩张效应比RANK(全都是李嘉图家庭)更大。即使存在转移支付也是一样的。这个机制从图2里的李嘉图家庭比例可以看出。
 
TANK V.S. HANK:定量比较
 
图3-5分别呈现了货币冲击、偏好冲击、技术冲击下TANK、HANK、RANK中的动态。例如,从图3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产出在TANK和HANK模型中几乎一样,它们都与RANK不同。
 
从h和v的响应可以看出,TANK与HANK中李嘉图家庭和凯恩斯家庭之间的异质性h响应路径相似,但TANK中李嘉图家庭内部异质性v是常数,HANK中也近似为常数。
 
 
结论
 
总之,异质性对于理解经济动态和政策的传导机制很重要。一个易处理的解析框架TANK可以在总冲击下较好地近似HANK的某些宏观经济动态。但是这并不是说TANK可以取代HANK,相反,HANK更丰富。
 
注:
完整的pdf文档(TANK, HANK and RANK)可以下载:https://pan.baidu.com/s/1pKY3ZV9
更多HANK模型的技术细节可以参见:DSGE建模与编程入门(39):异质性代理人(TANK)、当汉克(HANK)遇上山姆(SAM):宏观政策分析的新模型、【香樟推文0613】异质性DSGE能应对P. 罗默的批判吗?
我们只在本文中推送了TANK, HANK和RANK非技术内容,有关模型设定和技术细节可在文后下载pdf文档。
 
许文立,安徽大学经济学院,xuweny87@163.com
许  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kunxu2014@126.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