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隔代亲?和祖父母一起住的小朋友肥胖风险更高

隔代亲?和祖父母一起住的小朋友肥胖风险更高

推文人 | 孟繁邨
 
原文信息:He, Qinying, Li, Xun and Wang, Rui, Childhood Obesity in China: Does Grandparents’ Coresidence Matter? (January 24, 2018). 
 
一、儿童肥胖及其危害
 
中国儿童肥胖问题日趋严重。由北大公共卫生学院、首儿所、农业部食物与营养发展研究所、中国营养学会等多家机构的专家联合编写的首部《中国儿童肥胖报告》指出:中国儿童超重和肥胖率不断攀升,我国主要大城市0-7岁肥胖儿童估测有476万,7岁以上学龄儿童超重、肥胖达3496万,加起来近4000万。如果不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到2030年,0-7岁肥胖儿童数将增至664万,7岁及以上超重肥胖儿童将增至4948万!
 
儿童期肥胖不仅对身体发育造成严重影响,还将增加成年后肥胖相关慢性病的发病风险。超重、肥胖儿童发生高血压的风险分别是正常体重儿童的3.3倍、3.9倍;发生高甘油三酯的风险分别为2.6倍和4.4倍。此外,肥胖还会影响儿童青春期发育,危害呼吸系统及骨骼,对心理、行为、认知及智力产生不良影响,并诱发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癌症等。[1]肥胖不仅严重威胁人群的健康水平、影响民众身体素质的提高,还会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巨大负担。2002年,我国成人超重及肥胖率达到29.9%时,所导致直接经济花费为211.1亿元。
 
二、儿童肥胖的影响因素
 
儿童肥胖的发生受遗传、环境和社会文化等多种因素的共同影响。以遗传因素为例,父母双方、仅父亲、仅母亲超重或肥胖的儿童,发生超重或肥胖的危险分别是父母双方均是正常体重儿童的4.0倍、3.1倍和2.7倍。膳食结构的改变,身体活动的减少及不健康饮食行为也会增加肥胖的发生风险。不健康的饮食行为,包括不吃早餐、过量地摄取饮料,经常食用快餐等。此外,肠道菌群的组成在肥胖的发生发展过程中也会起到一定作用。
 
三、被忽略的因素
 
儿童的抚养方式是一个常见却一直被忽略的因素。如今,隔代抚育已经成为中国家庭抚育儿童的一种常见方式。据《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6》指出,在1-5周岁的儿童中隔代抚育占比达41.1%。在农村地区,约26.9%的儿童日常生活主要由祖父母照顾。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中国关于儿童抚育的公共服务的提供是不足的,尤其是3岁以下儿童。因此,祖父母或保姆(阿姨)成为了照顾儿童的主要人群。第二,雇佣阿姨会给家庭增加经济负担,同时也经常会出现阿姨照料不周的问题。年轻父母不倾向于请阿姨照看。然而,祖辈照顾孩子具有以下几个潜在问题:第一,中国祖父母早期的生活大多经历过食物短缺、营养不良的阶段。当祖父母成为儿童照料的主要承担者时,他们往往倾向于给孩子喂食超过正常需求的食物;第二,由于缺乏与健康有关的知识,祖父母通常认为儿童超重是健康的表现;加上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独生子女家庭的祖父母更加溺爱孙辈,提供其高糖高脂高蛋白的食品;第三,祖父母大多厌恶风险,为了避免孙辈受伤而减少体力活动项目,如踢足球等。因此,祖辈同住很有可能影响孙辈的体重,并且可能通过饮食和运动来对孙辈体重造成影响。
 
四、到底有影响么?如何影响?
 
何勤英、李汛和王睿三位学者研究了祖辈同住对2-13岁儿童体重的影响。该文定义祖辈同住为孙辈至少与祖父母的一方住在一起,为一个二元变量。数据来源于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CHNS)数据库。该数据库分别从1989年到2011年进行了九次调查,采集地点包括了辽宁、黑龙江、江苏、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西、贵州、北京、上海和重庆12个省(市、自治区),故数据具有较好的代表性。作者考虑到13岁之后的儿童进入青春发育期,发育之后的测量指标缺少可信性;且该年龄儿童饮食和运动量较少受祖辈和父母影响,故选择2-13岁的儿童为研究对象。作者运用工具变量解决内生性问题,并控制相关变量,揭示了与祖辈同住显著增加了儿童的体重。另外,祖辈看护通过影响儿童的食物摄入和活动量来影响儿童的体重。其对食物摄入的影响在城市显著的高于农村。这可能和城市食品环境以及食品供给密切相关。另外,祖辈同住降低了儿童的活动量,且该效应在农村更强。另外,该研究发现祖辈同住对蛋白质的摄入和活动量的影响,男孩明显多于女孩。作者认为这很可能和重男轻女的传统封建思想有关。最后,稳健性分析也支持了文章的结论。
 
五、该论文的意义
 
该研究丰富了发展中国家关于儿童肥胖的研究。祖辈同住成为了除个体特征和社会经济条件等众多因素外,另一个对儿童超重和肥胖有重要影响的要素。政府未来在制定儿童健康政策时,应该注意到祖父母同住的影响,可以考虑提供培训项目来提高祖父母的健康营养意识,以及提供优质的儿童看护的公共品。
 
注释:
[1]来源:http://health.sina.com.cn/news/2017-05-12/doc-ifyfeivp5617253.shtml
 
原文摘要
 
Childhood obesity in China has been increasingly cited as a major public health issue in recent decades. Although grandparents are more likely than other guardians to spoil grandchildren by feeding them more food and limiting their physical activity, the effect of grandparents on grandchildren’s weight outcome is under-analyzed. Using data from the China Health and Nutrition Survey, we examine the effect of grandparents’ coresidence on childhood weight outcome with a sample of 2- to 13-year-old children in China. We use instrumental variables to address the potential endogeneity of grandparents’ coresidence. After controlling for a rich set of covariates and unobserved individual heterogeneity, we show that the effect of grandparents’ coresidence on childhood weight outcome is significantly positive. Grandparents’ coresidence affects a grandchild’s weight outcome through changes in dietary patterns and physical activity. The effects on dietary patterns exist in urban areas and significantly lower in rural areas. Grandparents’ coresidence decreases physical activity more in rural areas than in urban areas. Furthermore, the effects of coresidence on protein intake and physical activities of children above 6 are significantly higher for males than females. A robustness check, including an ordered logit model with a body mass index category and estimation with additional data, validates our findings.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