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幼儿园还是小班好 STAR项目带来的幼儿教育思考

幼儿园还是小班好 STAR项目带来的幼儿教育思考

推文人 |  黄一泓

从携程亲子园到红蓝黄幼儿园,2017年虐童事件的频发,引发了社会对于幼儿教育话题的关注。我国当下的幼儿园教育供给方主要是公立幼儿园、民办幼儿园和社区家庭园。前二者总体规模较大且班级也以20-30人的大班为主; 后者规模较小而班级也主要是在15-20人间。幼儿教育对于人力资本的积累有着怎样的作用?小班教学好还是大班教学好?关于美国STAR(Student/Teacher Achievement Ratio)项目的一系列经济学研究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

STAR项目是针对1985-1989年美国田纳西州79所学校开展的一次大规模随机实验。该实验将处于幼儿园三年级的11,571名学生以及他们的老师随机分配到小班(每班13-17名学生)或正常规模的班级(每班22-25名学生)中。大量有关STAR项目的研究探讨了班级规模的大小、教师水平、同学质量等因素对孩子短期成绩和长期发展(例如工资、大学入学率等)的影响。其中,最突出的结果是小班化幼儿园教育对于孩子短期和长期的表现都有显著正向影响:在短期,小班化教育带来约5%-7%的成绩提升;在长期,小班化教育为每个学生平均带来9,460美元的终身收入的提升。小班化教育的收益率约为5%-10%,该投资的净现值在3,000美元到50,000美元之间。

1.班级规模

STAR项目仅仅对班级规模进行了操纵,因而多数研究关注班级规模对学生的影响。在成绩方面,小班化教育带来约5%-7%的成绩提升,且小班化教育给黑人学生带来的成绩提升约为白人学生的两倍、给可以参加免费午餐计划的学生(一般为家庭条件较差的学生)带来的益处也更大。Diane Whitmore Schanzenbach (2007) 在 “What have researchers learned from project STAR ?” 中画出了小班化教育对不同年级成绩的影响大小,下图横轴是年级(从幼儿园到八年级),纵轴是以标准差衡量的小班与正常规模班级的成绩之差(相差0.2个标准差大约对应5%的成绩提升),三条线自下而上分别对应小班化教育对总样本、可以参加免费午餐计划的学生和黑人学生的成绩影响。从图中可以看出,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实施的小班化教育对于提升当时的成绩非常有效,对于后期(四年级至八年级)的影响虽然有所降低,却仍然存在。

有趣的是,STAR项目比较了配有4个老师的大班和5个老师的大班的差别,却发现老师数目并没有显著影响大班的孩子的表现。因此,小班的好处并不仅仅来自师生配比。

Chetty et al. (2011) 将STAR项目的学生与其成年后的资料匹配起来,发现了幼儿园时期的成绩与未来发展的正相关关系,这自然引发了一个问题:幼儿时期影响成绩的因素(例如班级规模)是否对成年之后的各项指标也有影响?

A.高等教育

该研究发现相较于正常的班级,小班的学生在27岁之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概率提升了约1.6个百分点(美国当时的均值为45.5%)。

B. 收入

在收入方面,为期一年、幅度为33%的班级规模缩小为每个学生带来9,460美元的终身收入提升,对一个20人的班级而言,意味着189,000美元的收入增加。Schanzenbach (2007)同样以收入为基础对于缩小班级规模这项教育投资的回报进行了估计,将缩小班级的成本考虑在内,小班化教育的收益率约为5%-10%,该投资的净现值在3,000美元到50,000美元之间。

C.综合指标

文中还构建了关于成年结果的一个综合指标,包括了是否参与401(k)储蓄计划、婚姻状况、房屋拥有情况等等指标,发现小班学生在该综合指标上的得分高出正常班级学生4.6个百分点。

Schanzenbach (2007)中提到,小班教育带来的益处可能通过两种渠道实现,其一是规模较小的课堂被学生扰乱的概率更小(Lazear, 2001),根据该理论,小班教育的优势在有更多“捣乱”的学生的班级中更加明显,这与之前研究中发现的小班教育对黑人学生有更显著作用的结果相符。另一种可能的渠道是早期教育的干预对非认知能力(例如倾听的能力、自我控制和自我驱动力等)有影响, 而班级规模越小这些能力的发展越好。关于STAR项目参与学生非认知能力的测试结果也支持了这一理论。同时,对于非认知能力的影响也可以有效地解释为什么小班教育对成绩的影响随着年级的增长逐渐消失,却在学生们成年之后在劳动力市场的表现中重现其优越性。

2.教师质量

尽管STAR项目仅仅操纵了班级规模,STAR项目中对老师和学生的随机分配也为研究幼儿时期教师质量的影响提供了可能。Chetty et al. (2011) 发现,较之被分配到经验较少老师的学生,被分配到有经验老师(教龄大于10年)的学生平均幼儿园成绩高出3.2个百分点、在25-27岁时的平均收入高出109美元。教师是否拥有硕士以上学历带来的影响并不显著。将教师质量提高一个标准差对于20人大小的班级可以带来107,000美元至214,000美元的整体收入提升。因此,提升幼儿园教师的质量、经验积累和队伍的稳定性对一代人的长期发展有着很大的作用。


3.其他不可见因素

除了班级规模、老师和同学等可观测的因素之外,Chetty et al. (2011) 还用幼儿园结束后班级其他同学的平均成绩来代表某学生所在班级的整体质量。该代理变量包含了老师和同学等可见因素以及其他影响成绩的不可见因素(注意该代理变量并不是为了研究同辈效应,因为其构建是根据实验干预后的同学成绩)。文章发现班级综合质量对于学生成绩和未来收入均有显著影响,将班级质量提高一个标准差意味着27岁时平均1520美元(9.6%)的年收入提升,也即39,100美元的平均终身收入提升,对于20人大小的班级,这意味着整体78,200美元的收入提升。

从政策建议的角度而言,从可见因素入手更加直接有效。进一步,在可见因素中,缩小班级规模相对于提升老师和同学的质量而言,又更易操作。公立幼儿园和大型的民办幼儿园一般班级规模都比较大,可考虑适当降低班级规模。而社区家庭园通常班级规模都比较小,可能给予孩子更多的关注和长期人力资本的提升,因此值得妥善监管并适当鼓励。关注虐童事件真相的同时,我们应当意识到幼儿教育对于孩子一生的重要意义,在更加可靠的知识的基础上,思考幼儿教育该往何处去。

[参考文献]
[1] Chetty, Raj, John N. Friedman, Nathaniel Hilger, Emmanuel Saez, Diane Whitmore Schanzenbach, Danny Yagan. “How Does Your Kindergarten Classroom Affect Your Earnings? Evidence from Project Star”,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6, no. 4 (2011): 1593–1660.
[2] Krueger, Alan B and Diane M. Whitmore, "The Effect of Attending a Small Class in the Early Grades on College-Test Taking and Middle School Test Results: Evidence from Project STAR," Economic Journal 111, no. 468 (2001): 1-28.
[3] Krueger, Alan B.. “Experimental Estimates of Education Production Function”,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4, no. 2 (1999): 497-532.
[4] Lazear, Edward P.. “Educational Production”,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6, no. 3 (2001): 777-803.
[5] Schanzenbach, Diane W.. “What Have Researchers Learned from Project STAR?” Brookings Papers on Education Policy, no. 9 (2006/2007): 205-228.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