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房价与自身主观幸福感

房价与自身主观幸福感

 
推文人 | 彭浪川
 
原文信息
 
Ratcliffe, A. (2015). Wealth effects, local area attributes, and economic prospect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ouse prices and mental wellbeing. Review of Income and Wealth, 61(1), 75-92.
 
研究背景
 
在1991年,全英国的房屋均价为85000磅,1995年是68000磅,2007则涨到领172000磅(以2010年价格为基数)。同时,不同的区域房价的变化也非常不一样。伦敦地区和东南部的房价从1995年开始有大幅度的上扬,但与此同时,西部和北部地区直到2000年房价都十分平稳。进一步观察可以发现,即便在同一片区域中,房价的涨跌情况也随位置不同而各异。本文的作者探究了近年来英国的房屋价格变化和居民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
 
在经济学领域,主观幸福感的很大一个决定因素和收入和财富。在房价这一议题上很容易成立。房价的变动对于家庭财富的影响十分巨大。首先是纯财富机制(pure wealth mechanism):房价的上涨会导致有房者财富急剧上升,从而正向影响主观幸福感,这与彩票中奖的机制类似;同时,租房者的租金和未来可能的购房成本会上涨,从而负向影响租房者的主观幸福感。其次是区域价值和潜在的经济机会机制(area amenities and 
economic opportunities),高房价也可能会反应出周边环境的优越性,这会给租房者也带来正向的幸福感。
 
研究方法
 
本文所使用的数据是1991年至2007年间的BHPS(British household 
panel survey)。它包括大约5000户英国家庭(约10000名个体)。同时,作者根据邮政编码匹配了区域内的平均房屋价格。关于幸福感,作者使用了BHPS问卷中有关心理满意度衡量的12个问题,并将回答进行加总得到一个0至36分的指标。
 
研究结果
 
作者先研究了纯财富机制,回归结果如下图所示:
人群被分为四组(已经拥有住房,正在还住房贷款,从私人手里租房,从专业公司机构、社会团体手里租房)。(1)-(3)没有包含一些列控制变量(收入、工作状况等),(4)-(6)则包含。总体来说,不管是住房拥有着还是租户,房价上涨都带来了正向的满意度变化,这与纯财富机制并不吻合。因此,机制2一定在其中发挥着另外的作用。
 
下图里,作者验证了周边设施、团体的影响:
可以看到,在加入两个新的变量(对周围区域满意,积极参与周边各类团体、组织的人数百分比)之后,房价对心理满意度的影响还是基本为正向的。但是,可以注意到,新加入的两个变量的系数也显著为正;同时,系数也有所降低。因此,可以说,机制2是明显存在的。
 
最后,作者衡量了周边经济机遇对心理满意度的影响:
虽然周边男性劳动力的平均收入和男性失业率都对满意度无影响,但对未来的期望有明显的效力。这也与传统文献的结论一致。
 
原文摘要
 
This research exploits large variations in local house prices to investigate whether house prices correlate with mental wellbeing, and uses contrasting implications for the effect of house prices on the mental wellbeing of homeowners and renters to shed light on why this correlation might arise. I document a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house prices and the mental wellbeing of both homeowners and non-homeowners, which is inconsistent with a pure wealth effect. Instead this finding suggests that local house prices provide a reflection of available amenities and economic opportunities in the area.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