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城市发展与健康生活

城市发展与健康生活

推文人 | 吴茂华
 
引子
 
城市是有趣的,充满活力的;但在不同的地方,也可以是嘈杂的,污染的,难以控制的,隔离和犯罪并存的。世界上54%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预计未来几年这一比例将大幅增加。城市提供了最佳的住房、教育、就业、社会交往、文化和休闲活动选择。城市也将是未来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关键,并在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得到了强调:“到2030年,使城市和人类住区具有包容性、安全、有韧性和可持续性”。
 
郝景芳自评《北京折叠》这部小说时说道:我提出了未来的一种可能性,面对着自动化、技术进步、失业、经济停滞等各方面的问题;同时,我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有一些黑暗,显然并非最好的结果,但也并非最坏的。我个人不希望我的小说成真,我真诚地希望未来会更加光明。
 
以上是关于城市发展的一些引子,但并不是这篇推文所关注的问题。这篇推文推送的是《柳叶刀》上关于城市设计、交通和健康的系列文章,该系列文章强调了以科学为基础的城市规划和交通如何解决城市的健康、环境和经济负担。这一系列文章展示了城市设计和运输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挑战。该系列对城市设计和交通如何改善人口健康提出了明确的建议。在这些建议中,有必要使积极运输安全、有吸引力、可负担得起和可取;优先考虑宽阔的行人路和非机动交通/自行车道,而非机动车辆;确保行人/非机动车辆和机动车辆的无所不知。该系列还呼吁城市设计,让社区安全、有吸引力、可到达目的地,以及绿色空间和公园。该系列的作者呼吁公平分配城市的就业,在可转换距离内创建就业区和住宅。同样,学校、教育机构和家庭应该远离高交通的路线。另一个重要的建议是改变土地利用的模式,以增加密度,在非常低密度的城市中使用混合土地。
 
城市规划和人口健康:一个全球性的挑战
 
第一篇文章是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提升人口健康程度。城市发展中出现的健康风险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道路交通伤害、空气污染、噪声污染、孤独和社会疏离、犯罪、缺乏运动、久坐和不健康的饮食。在这篇论文中,作者确定了8个综合区域和地方的干预措施,这些干预措施结合起来鼓励步行、骑车和公共交通的使用,同时减少私人汽车使用。这些干预措施使得目的地的可达性,并且在城市不同的工作区域公平分配,减少停车位的供给和增加使用成本,设计骑行友好型的交通网络,实现最佳的居住密度水平,减少到达公共交通的距离和增强积极的出行模式(例如,创建有吸引力的安全社区和安全、可负担和方便的公共交通)。总之,这些干预措施将会创造更健康、更可持续的紧凑型城市,减少环境、社会和行为风险因素,从而影响生活方式的选择、交通水平、环境污染、噪音和犯罪。
 
1. 目的地可达性:便利的公共交通可以到达工作地点、公共服务场所;以及满足居民的日常生活;2. 就业分布:在整个地区提供适当的就业组合;3.需求管理:通过停车位的供应和价格政策减少开车出行的动机;4.城市规划:城市规划可在活动中心周围增加可步行的集水区,并合并可访问的公共开放空间;街道网络使住宅和日常生活目的地之间的距离最小化,减少交通风险,创造安全的行人、自行车和公共交通网络;增加住宅密度和促进自然监控的布局;5.密度:住宅密度足以支撑本地商业和高频率公共交通服务的成本和收益;6.公共交通的密度:在住宅区域附近布局高密度的公共交通工具;7. 多样性:住宅区与商业、公共服务设施和休闲娱乐的供给混杂在一起,减少居民出行的距离;8.合意性:设计安全、有吸引力、可达性的社区;公共交通方便、可及、频繁、安全、舒适。
 
另外,文章建议建立一套指标作为更紧凑型城市发展的衡量与检测指标,促进居民的健康并且减少健康不平等的发生。
 
土地利用、交通和人口健康:评估紧凑型城市的健康效益
 
第二篇文章是利用数据和模拟来评估紧凑型城市的健康效用。使用健康影响的评估框架,作者估计6个城市的土地利用和运输政策所引起的人口健康变化。土地利用的改变是为了改造成紧凑的城市,在这个城市中,土地使用密度和多样性增加,公共交通的距离减少,从而产生低机动的流动性,即从私人机动车辆到步行、骑自行车和公共交通的模式转变。这个模拟紧凑的城市场景为所有城市病(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呼吸道疾病)带来了健康方面的收益,每10万人口有420 - 826个伤残调整健康生命年(DALYs)的总体健康增长。然而,对于中度到高度机动化的城市,如墨尔本、伦敦和波士顿,紧凑的城市情景预测,骑车者和行人的道路创伤会轻微增加(每10万人口中有34到41个DALYs的健康损失)。研究结果表明,政府的政策需要积极地追求土地利用的要素——尤其是对紧凑型城市的关注——支持从私人机动车辆转向步行、骑自行车和低排放公共交通的模式。与此同时,这些政策需要确保提供安全步行和自行车基础设施。这一消息凸显了政策制定者积极影响城市人口整体健康的机会。
 
紧凑型城市模型的关键特性和特点:密度指人口密度或居住单位;距离是指公共交通的平均距离;多样性指的是在给定的区域内(如商业和住宅用地的混合)的土地使用组合(Figure 1)。紧凑型的城市模型指的是更加大的人口密度,更短的公共交通距离,更多样化的土地使用组合。
 
 
这篇文章利用6个城市的特点,建立了城市土地利用和城市设计干预对交通模式选择对居民健康的影响。作者根据国家发展阶段、机动化程度、地理差距和可靠的交通和卫生数据的结合选择城市。选择的城市分别是是澳大利亚的墨尔本(高收入和高度机动化);波士顿,MA,美国(高收入和适度机动化);伦敦,英国(高收入和适度机动化);哥本哈根,丹麦(高收入和适度机动化);巴西圣保罗市(中高收入和适度机动化);印度德里(中等收入和迅速机动化)。
 
研究小组对6个城市现状采用“紧凑城市模型”加以模拟,并预测该模型下居民的疾病发生率。“紧凑城市模型”指高居住密度、土地功能混合、公交导向发展和鼓励步行和骑行的城市形态。作者通过增加30%的土地利用密度、减少30%的至公共交通工具平均距离、及增加30%土地利用多样性进行模拟。从(Figure 4)中可以看出,采用“紧凑城市模型”加以模拟后出行方式的改变是显著的。
 
 
Table 3第一个指标显示在紧凑城市模型中与出行方式相关的运动量明显增加,而与出行方式相关的空气污染物排放量明显减少,其中减少最明显的是高度机动化的城市墨尔本、波士顿、伦敦和哥本哈根,分别减少了12.4%、11.8%、10.1%和10.9%。在紧凑型城市模型(Table 4)中,所有城市的心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和糖尿病都得到了相应的改善。据估计,在紧凑型城市模型下,墨尔本、波士顿和伦敦的道路伤害有所增加,其他城市的差异不大,也没有明显的减少。如果没有适当的安全基础设施,在已经高度机动的运输系统中引入额外的骑自行车和行人可能会增加道路伤害。相反,在一个低机动的运输系统的城市或者有充足的基础设施可以确保骑行的安全的城市引入额外的骑自行车和行人可能会减少道路伤害。在安全的城市环境中支持步行和骑自行车的政策是实现总体人口健康增长的首要因素。
 
 
运用科学指导城市规划政策与实践:如何实现未来城市的健康与可持续发展
 
对于研究成果如何更好地应用到实际之中,这是第三篇文章考虑的问题。研究者和决策者通常不能理解或重视对方的方法,但研究者可以从理解决策者对研究的观点中受益。时间限制及政治压力,故事和案例研究比严谨的研究或文献综述更有说服力,成本和成本效益分析对政策制定者来说比实验控制和复杂的统计更重要。
 
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实施这些干预措施,并确保为政策提供证据。跨政府的行动和伙伴关系是关键。所有政府官员都需要在不同的政策领域,如交通和卫生、城市/农村发展和健康、环境和健康、以及非健康与健康等方面,进行跨部门的卫生工作。所有的政策都应该通过广泛的健康和环境视角来看待。政策不仅要有科学的可信度,而且要有政治价值。媒体在这些问题上关注公众需求的作用是重要的。公众的强烈抗议可以加快政策和资源的再渠道。此外,媒体作为监管机构的角色也至关重要。此外,步行/骑车和呼吸清洁空气的安全应被视为公民的基本权利。
 
这篇文章主要提出了关于研究转化模型的四个阶段:1. 政策相关的研究;2. 采用对决策者最有说服力的研究方法:对仿真自然实验的评估和对多种结果的检查;3:通过合适的交流方法积极地对政策制定者传播研究结果;4:参与拥护政策变动的过程。
 
结语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希望北京不会折叠,我们希望人口的流动符合经济的规律,我们希望城市的发展可以给人们带来健康和幸福的生活。
 
参考文献
[1]Giles-Corti B, Vernez-Moudon A, Reis R, et al. City planning and population health: a global challenge[J]. Lancet, 2016, 388(10062):2912.
[2]Stevenson M, Thompson J, de Sá T H, et al. Land use, transport, and population health: estimating the health benefits of compact cities[J]. The Lancet, 2016, 388(10062): 2925-2935.
[3]Sallis J F, Bull F, Burdett R, et al. Use of science to guide city planning policy and practice: how to achieve healthy and sustainable future cities[J]. Lancet, 2016, 388(10062):2936.
[4]Kleinert S, Horton R. Urban design: an important future force for health and wellbeing[J]. Lancet, 2016, 388(10062):2848.
[5]Blasio B D. Healthier neighbourhoods through healthier parks[J]. Lancet, 2016, 388(10062):2850.
[6]Goenka S, Andersen L B. Urban design and transport to promote healthy lives[J]. Lancet, 2016, 388(10062):2851.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