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钱重要还是平台重要?

钱重要还是平台重要?

 
推文人 | 李启航
 
原文信息
 
Focke F, Maug E, Niessen-Ruenzi A. The impact of firm prestige on executive compensation [J].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2016, 123: 313-336.
 
文章思路简介
 
在每位博士毕业,准备投身伟大的科研事业,选择高校(或研究机构)的时候,要面对一个选择(前提是有这样选择的本事):要待遇还是要平台?一般而言,较高水平的高校,给的安家费和科研资金不会高于较低水平的高校,但大多数青年博士们会就高不就低,欣然选择更高的平台,在大城市艰苦创业。这些选择的艰辛和痛苦,大家天天见到甚至亲身体会,就不用我多说了。
 
那么,上市公司CEO,是否也面对这样的选择呢?Focke、Maug和Niessen-Ruenzi最近发表于JFE的一篇文章指出,即使对于这些指点江山领导大局的精英,“好企业”对于他们的薪水选择也有影响,如果就职于《财富》杂志美国最受尊敬的公司,总薪酬平均下降8%。换句话说,只要公司名声好,给钱少我也干了。
 
这篇文章的一个特征是用了一系列的微观计量方法,包括PSM、DID和RDD,而且对于机制的计量识别设计做得非常细致,排除了可能存在的其他主要解释。
 
背景简介
 
在JFE之前的一篇文章中,Jin Xu和Jun Yang(2016)从另一个视角,研究了高管签约奖金(Golden Hello)发现高管签约奖金主要发生在那些信息不对称、天生风险较高的公司以减轻高管对解雇风险的担忧(我在这两篇文章之间犹豫了一下,鉴于方法和技巧选择了本文)。而本文则侧重于好的“名声”对于高管薪酬的负面影响,可以说起到了相互印证的作用。
 
文章先引用了一句亚当斯密的名言——公众的赞赏本身就是一种奖金。引出主题后,提出两种机制:首先,首席执行官们可能会放弃部分薪酬,以换取在一家享有声望的公司任职,因为这样有助于提升自己的社会认可和美誉,而不只是履行一个工作。第二,CEO可以从服务于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中获得正面的职业生涯收益,从而增加之后获得高薪的机会。值得一提的是,作者还找了一些“侧面印证(Anecdotal Evidence)”放在附录里面,其中包括美国的大学教授(A1.3)和大学校长(A1.4)的薪水,挺有意思的,和国内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研究思路与实证策略
 
研究思路到这里大家也能够想到了,研究的基础是找到一个标准来衡量“受人尊敬”,恰好财富杂志(大家知道有个SSCI期刊叫Fortune吗,不要告诉我就是它)有这样一个传统,每年评选一下“美国最受人尊敬的企业(America’s Most Admired Companies,MAC)”。
 
首先,作者用固定效应的面板数据检验了好名声能当饭吃的事实,还做了一系列的匹配和双重差分,为了把因果效应做扎实,又做了RDD,结果更惊艳了。
 
然后,机制分析就上了。通过一系列的数据对接,把GSS测算的某个州大家对于社会地位的理解偏好放进去(可以简单理解为“这地方的人更看重什么”,这东西确实很有普适性,比如山东人对当公务员和老师高看一眼,所以山东籍的官员和博士……),不出意外的发现,当某个企业总部处于更偏好于“名声”的州,上述效应就更加强烈,机制一通过。机制二使用对比是否有受尊敬企业背景的CEO是否更容易获取董事会席位和执行董事,同样得到了证实。
 
下一步,开始分析是否有别的可能导致了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比如受人尊敬的公司是否同时具有强大独立的董事会,而这会导致CEO的工资下降,或者是好公司让CEO有机会“出头露脸(limelight)”,结果都没有得到支持。
 
文章的文献综述虽然不长,但很集中,有做毕业论文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
 
本文的实证结果超多,目前做公司金融的顶级文章在吸收了经济学的方法之后,简直是细腻到了极点,Table1-Table11(大部分是全页大表)穷尽了能做出来的所有稳健,简单汇总一下就是:上面说的都是对的。
 
感想与评价
 
本文吸引大家的地方,相信在于感同身受的体验:如果放弃目前的教职,到清华当个助教,大家想不想去(已经在清华的读者就不用回答了)?技术方面而言,公司金融与治理方面的研究与劳动经济学的结合,已经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劳动经济学提供方法和理念,财务和治理提供数据与规范,相信这一合作在劳动经济学和公司金融与治理两大领域,都会在未来产生出更多精彩的研究。
 
原文摘要
 
We show that chief executive officers (CEOs) of prestigious firms earn less. Total compensation is on average 8% lower for firms listed in Fortune’s ranking of America’s most admired companies. We suggest that CEOs are willing to trade off status and career benefits from working for a publicly admired company against additional monetary compensation. Our identification strategy is based on matched sample analyses, difference-in-differences regressions, and a 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design. We perform several robustness checks and exclude many alternative explanations, including that firm prestige just proxies for better corporate governance or for increased exposure of the pay-setting process to media attention.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