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中国高考的事实和错觉

中国高考的事实和错觉

——精英教育获得、工资溢价和社会流动性
 
推文人 | 彭文威 
 
原文信息
 
Access to Elite Education, Wage Premium, and Social Mobility:The Truth and Illusion of China's College Entrance Exam. Ruixue Jia and Hongbin Li
 
1 引言
 
接受教育,特别是接受精英教育被认为是现代社会组建精英阶层和提供社会流动性最重要的渠道之一。
 
本文中,作者利用在中国收集的大样本数据对精英教育的回报进行了估计,并且试图理解精英教育对精英阶层的形成和社会流动性的影响。中国大学生入学考试(高考)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一个自然实验,利用断点回归方法来研究精英教育的作用。精英大学有一个投档分数,而刚好高于或刚好低于这一分数的学生在大多数特征上是相似的,但只有高于这个分数的学生才有资格申请到精英大学。因此,可以简单地比较刚刚高于和低于分数的学生的结果变量(收入和其他变量),从而解决了进入更好的大学的学生在能力,家庭背景和其他特征上可能不同的典型内生性问题。
 
2 背景和数据
 
在本文中,精英大学是指各省本科招生过程中处于重点大学分数线以上的大学。本文作者与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中心合作,收集了2010-2015共6轮数据,每年的调查都在5月到6月之间进行。在最终样本中,一共收集了90所大学(至少参与过1 年),其中有26所大学属于精英大学。共40,916名毕业学生样本。
                   
3 高考分数和获得精英教育
 
由于存在额外加分政策和面临精英大学的冷门专业和非精英大学热门专业的权衡,本文使用模糊断点回归设计。
 
为了检验个人高考成绩如何影响精英大学录取,作者写下以下方程:
 
如上表所示,非参数估计的系数为0.165。作者做了一系列安慰剂检验,结果稳健。还对个体和家庭特征进行了平衡性检验,检验结果证实了两组除了录取结果外,并不存在其他系统性的差异。
 
4 精英教育的工资溢价
 
作者采用如下方程对工资溢价进行估计:
结果如下展示,表格 Panel A 中的第(1)列展示了局部线性非参数估计值超过分数线对工资的影响,表明,高于分数线的学生将来的月工资会高122元。当逐步控制省-年份- 文理科固定效应(第(2)列),一阶多项式和交互项(列(3))和二阶多项式和交互项(列(4))后,涨幅为156元(25美元),约占月工资中位数的2%(2,500元)。在列(5)-(8)中以工资的对数形式作为因变量同样显示了一致的结果。
作者对同样的回归方程选用了不同的带宽进行稳健性检验,带宽从5分到40分,结果仍然是稳健的。
 
5 其他维度的精英形成
 
在中国的语境下,工资收入并不是唯一进入精英阶层的条件。精英阶级还有其他一些重要方面的特征,这些特征通常不容易用金钱来度量,例如许多与公共物品、政府垄断和特权有关,例如进入银行业,在国有企业工作,在一个政府资金充足的城市获得户口(进而获得居住在城市和享受当地公共物品的权利)。
 
精英教育资格如何影响社会流动?这个问题有两个维度:第一,获得精英教育的机会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能提高个体的社会经济地位?上文的研究结果已经给出了答案:获得精英教育提高了工资收入,也提高了其收入分配的排序。第二个方面是精英教育是否会减弱或加强代际流动?
 
5.1
 
作者使用对收入进行级别排名的方法,将父母收入分为5个级别,并将其分为1到5,其中1表示父母收入(子女收入亦然)在所以全部中处于最低的20%(含工资),而5为前20%。以下所有结果对于替换使用十分位数和双对数(log-log)框架都是稳健的。
 
为了使读者更加信服,作者对如下方程进行了估计:
 
其中,β3(与β1 )捕捉到高于分数线的子女工资级别的水平效应,β2  (连同β1  )衡量收入排名的代际联系,β1   表示父母排名与子女排名之间相关性的组间差异。
父母收入排名与子女工资等级之间确实有很强的代际相关性。上表第(1)列回归结果显示,父母等级与子女职级之间的相关性约为0.18。列(2)表明,精英教育资格对工资级别的影响是0.34,与父母收入增加约1.8个级别(总共5级)的影响相当。
 
精英教育资格并不会改变代际相关性,上表中第(3)列显示,Above Cutoff 和父母收入等级的交互项的系数不显著。第(4)列增加了省份-年份-文理分科的固定效应和二次多项式的交互,父母排名和子女排名之间的相关性变小,此时,Above Cutoff 和父母收入等级的交互项的系数小且不显著。这些估计结果进一步表明精英教育资格不会改变以父母收入排名与儿童收入排名之间的相关性度量的代际流动性。
 
5.2
 
作者还研究了精英职业,行业和所有权状况的代际联系。结果表明,父母背景在确定子女工作优劣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如图所示,父母的背景身份与所有三个维度(精英职业、精英行业和国有所有制)下的子女工作状况显着相关。父母背景的影响甚至足够与进入精英行业、职业和所有权的平均概率相比。拥有在精英职业,行业和所有权中工作的父母,将分别提高子女进入精英职业,行业和所有权 33%,64%和24%的概率。
6 工资溢价的机制
 
作者探讨了精英教育带来工资溢价的潜在机制。在理论上,通常有三个解释:人力资本(例如,Becker , 1993),社会网络(例如,Bourdieu and Passeron, 1977)和信号作用(例如,Arrow 1973; Spence 1973)。作者使用代理变量,对上述的三个机制都进行了识别。
 
在问卷调查中,要求学生填写寻找工作的渠道。这些信息有助于了解在求职中一些很重要的因素。学生通常使用多种渠道有:校外/校园招聘会,教师资讯,求职网站或社交网络。作者在下表中报告了精英教育对不同求职渠道选择的影响。在这些渠道中,唯一显着的差异在于:精英大学的学生更有可能使用校园招聘会作为主要渠道(第(3)列)。这个结果与劳动力市场发送信号的解释是一致的:大学的声誉吸引了更多雇主到校园开设招聘会。依靠亲戚和朋友的资源找寻工作并没有明显的断点(第(5)列))。
作者的结论是,大学教育期间形成的社会网络和大学的声誉对解释工资溢价很重要。而人力资本的积累并不能解释其工资溢价。在中国大学的“严进宽出”制度下,很容易理解,一方面,由于严格的入学考核,雇主通过对学校的级别来推断学生不可观察的特征信息是理智的;另一方面,因为几乎每个大学生都被承诺能够顺利毕业,学校没有激励大学生更加努力的机制。
 
7 总结
 
本文通过自发收集的高考数据发现,精英教育能通过与大学相关的社会网络和学校声誉(而不是提高其人力资本)来提高受教育者的工资,却不能提高其进入精英阶层(职业、行业和所有权衡量)的概率。相反的是,父母的经济社会地位却能显著的影响子女进入精英职业、行业和所有权的概率。另外,精英教育的确能通过工资溢价提高社会流动性,但却无法改变父母背景对子女的收入和其他工资外福利带来的影响。
 
Abstract
 
This paper studies the returns to elite education and the implications of elite education on elite formation and social mobility, exploiting an open elite education recruitment system - China's College Entrance Exam. We conduct annual national surveys of around 40,000 college graduates during 2010-2015 to collect their scores at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 job outcomes, and other individual and family characteristics. Exploiting a discontinuity in elite university eligibility around the cutoff scores, we find a sizable wage premium of elite education but elite education eligibility does not necessarily promise one's entry into the elite class (measured by occupation, industry and other non-wage benefits). While elite education eligibility does significantly affect mobility, it does not alter the influence of parental background. We also provide suggestive evidence that the wage premium is more likely to be explained by university-related networks and signaling than that of human capital.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