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南与北的差异 | 来自水稻和小麦的解释

南与北的差异 | 来自水稻和小麦的解释

推文人 | 郑义
 
推文信息
 
T.Talhelm, X.Zhang, S.Oishi, C.Shimin, D.Duan, X.Lan, S.Kitayama.2014.“Large-Scale Psychological Differences Within China Explained by Rice Versus Wheat Agriculture.” Science.344(5):593-603.
 
1.引言
 
过去20年,跨文化的心理学家经常对比东亚和西亚文化的差异特别是思维模式的差异,他们对二者差异进行深入研究后发现:西亚文化更强调个人主义、惯用分析性思维方式,而东亚文化更讲究合作和全局性思维方式。分析性思维是指使用抽象的分类标准,是一种非矛盾性的逻辑规则,比如如果A正确,那么非A错误;全局性思维方式是指整体性的分析方法,有时可能存在矛盾,比如A和非A可能都正确。这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下形成的不同文化类型也反映了中国南北方的文化差异,这种差异体现于南北方种植主食作物的差异。作者认为中国恰好是一个自然实验的案例。中国人口构成中90%是汉族,自古以来以长江为界,南北方分别以水稻和小麦为主食作物,而且有统一的民族和政治统治,这更有利于控制主要变量后进行研究。文章利用中国6个省1162个汉族大学生样本,发现中国种植水稻的南方人比种植小麦的北方人彼此之间关系更加密切,存在更强的依赖性,全局性思维方式也更强。在控制了温度等复杂因素后,在种植水稻和小麦的边界线两端利用相邻县域种植水稻和小麦的样本,发现南人和北人差异依然很大。图1展示了除西藏、新疆、内蒙古外的省份种植水稻和小麦的分布。图中黄色高亮线为以长江为界的种植小麦的北方和种植水稻的南方。
2.研究设计及数据来源
 
过去的研究大多用现代化理论和流行病传播理论来解释南方人和北方人之间的差异,在此基础上作者提出前两个理论假设。第一,现代化理论预期越不发达的省份人们相互之间的依赖程度越高。第二,流行病传播理论则显示疾病的传播和温度、地区开放程度以及社会的集体主义程度都相关,预期从北到南依赖程度递增。作者在文中另辟蹊径,提出大米理论(The Rice Theory),水稻种植的农耕活动使人们相互之间更加依赖,然而小麦种植使人们更加独立。据此理论,作者提出以下假设,大米理论预期在中国南部和东部地区,依赖程度最高。
 
作者选取分别来自6个省份:北京(北方地区),福建(东南地区),广东(南方地区),云南(西南地区),四川(西部中心地区),辽宁(东北地区),1162名汉族大学生,以问卷调查方式构造了相关指标来测度其文化思维方式。问卷包含三个项目:火车、汽车和轨道。学生决定哪两种项目组成一对。如果是火车和汽车,同为机动车,来自西亚地区个人主义倾向的人们通常会这样选择;而来自东亚地区的人们通常会选择火车和车轨,是按照功能类型进行选择,属于整体性思维。作者发现只有“大米理论”能较好地拟合检验结果,而之前学界提出的现代化理论和流行病理论并不能支持数据的结果,因为来自较为发达地区和以及疾病传播更为普遍地区的人整体思维意识更强。
 
文中利用1996年起统计年鉴中关于各省种植水稻面积的百分比测度水稻耕种的偏好。使用同年的各省人均GDP测度现代化,使用自1976年的各省疾病率的数据测度疾病预防假设。采用分层线性HLM(Hierarchical Linear Models)方法,第一层为考察样本学生,第二层是样本学生来源省份。
作者分别进行了三种测度,表1显示了全局思维方式的结果,可以看到大米理论预期与流行病传播理论预期的系数相反。此外,作者还测试了现代化理论、流行病传播理论以及大米理论对个人社会观念(个人意识,忠诚度,离婚率和发明创造率)的影响。检验结果显示,比起小麦种植区,来自水稻种植区域的调查者更注重全局和整体思维,社交的相互依存性更强,裙带关系的影响更重,社会忠诚度越高。
 
为了检测数据是否存在逆向因果关系,作者选取“当地环境是否适宜种植水稻”作为IV进行回归,与之前对相关变量(全局思维方式,个人意识,忠诚度,离婚率和发明创造率)检验得到的结果类似。
 
3.结论
 
本文研究显示中国的主要种植水稻和小麦地区存在较大的思维差异和文化差异。种植水稻地区有类似东亚的文化,更加有合作意识,具有全局思维方式和更低的离婚率。而种植小麦的北方有类似西亚的文化,更讲究个人主义,分析性思维方式和较高的离婚率。作者提出的大米理论提出了一种理论框架,也许能解释为什么东亚文化更有合作意识。
 
Abstract
 
Cross-cultural psychologists have mostly contrasted East Asia with the West. However, this study shows that there are major psychological differences within China. We propose that a history of farming rice makes cultures more interdependent, whereas farming wheat makes cultures more independent, and these agricultural legacies continue to affect people in the modern world. We tested 1162 Han Chinese participants in six sites and found that rice-growing southern China is more interdependent and holistic-thinking than the wheat-growing north. To control for confounds like climate, we tested people from neighboring counties along the rice-wheat border and found differences that were just as large. We also find that modernization and pathogen prevalence theories do not fit the data.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