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墨西哥禁毒之战

墨西哥禁毒之战

原文信息:
 
Melissa Dell. 2015. Trafficking Networks and the Mexican Drug War.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5(6): 1738-79.
 
墨西哥是个很好的国家,它有草帽,有足球,但很遗憾的是,它还有毒品,墨西哥的种毒的城市所占比例非常高,毒品市场非常大,毒贩非常多,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墨西哥毒贩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十分嚣张,记者不听话,就杀记者,市长不听话,就杀市长,杀还不好好杀,常常是虐杀,不完全统计,近十年来,毒贩干掉了100个市长。今年就有个女市长莫塔,上任才一天就身首异处。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墨西哥卡尔德隆总统2006年上台,派出大量军警扫毒,他所在的党——国家行动党也把扫除毒贩作为自己的口号,这种行动是有必要的,但是究竟有多有效则有争议,在墨西哥这样一个警匪勾结腐败盛行的国家,解决毒品问题绝非一日之功,另外,扫毒活动也产生了其他影响,一个大毒枭遭到打击,实力削弱,其他贩毒集团就想趁火打劫,于是为了抢地盘发生了激烈交火,如果死的都是贩毒分子,那也就罢了,但这些火并往往伤及无辜,有时死的无辜市民比毒贩还要多,这就值得考虑考虑了。
 
不过且慢,虽然你看到墨西哥近年扫毒力度加大,也看到墨西哥暴力冲突尤其是和毒品有关的暴力冲突加剧,但你真的能断定这里面存在因果联系吗?作者说:可以。为什么,因为我们可以做因果识别。怎么因果识别?断点回归。
 
这个断点回归的思路倒也不十分稀奇,因为墨西哥它是个民主国家,有三个党:PAN,PRI,PRD,会选来选去。它的总统选举,选上了干六年,不许连任;它的市长选举,选上了干三年,不许连任。怎么选?得票过半,就能选上。哪怕比50%低一点点也不行,高一丢丢就可以。这时候,只要没有人神通广大到完美地操纵选举结果,那就可以使用断点回归了。作者认为,国家行动党的宗旨就是扫毒,而在作者考察的样本区间,卡尔德隆始终在位,如果国家行动党的候选人被选为市长,肯定要配合老大一起干,其他两个党可能没这么执着,就算想干也未必能得到中央毫无保留的支持。
 
作者考察了2007-2008年各个城市选举的结果,然后看对与毒品有关的凶杀率的影响,凶杀率的数据是保密数据,记录了每个月每个城市有多少人死于与毒品有关的谋杀。作者选择了选举结果胜负5%的样本,这样一共就只有152个观测值了。断点回归的第一步是要证明断点周围的跳跃确实是随机的,作者首先罗列了一堆可以观测的变量,说明它们的分布在断点周围相同;然后,拿这些可以观测的变量对是断点做回归,结果都不显著;这两个结果说明至少根据可以观测的变量,是否当选在50%附近是近乎随机的。接着,作者又做了McCrary检验,发现市长选举的频率的分布在断点周围是连续的,这也就意味着的确不存在精确的操纵。做完这些前戏,作者画出了下面的图。
 
这个图横过来分左右两半,左边的被解释变量是个0-1变量,只要有一个人死于与毒品有关的凶杀,就记为1,否则为0;右边的被解释变量是连续变量,是与毒品有关的凶杀率,即与毒品有关的凶杀中死掉的人数除以这个地方的人数。竖过来分为三块,是按时间分类的,第一个是当选并上任后5-6个月的情形,第二个是当选但没有上任的情形,一般来说市长选好了距离上台有一两个月;第三个是选举前六个月的情形。被解释变量都是在一段时间加总平均算出来的。三个图的结果总体OK,虽然对于毒品凶杀概率影响不明显,但对于毒品凶杀率,则做到了选举前没影响,选举而未就职没影响,就职之后有影响,影响显示:相比较于功败垂成,PAN险胜之后会多死好多人。
 
作者做了很多稳健型检验,比如与毒品有关的凶杀信息是政府提供的,政府会不会为了吹嘘自己扫毒功劳而夸大其词呢,所以作者通过其他渠道找到了总体凶杀率信息,结果依然变化不大;众所周知,RDD的结果对于窗宽选择和函数形式敏感,所以作者尝试不同的窗宽不同的方程形式,结果都还在。
 
做到显著的结果当然开心啦,发现结果很稳健当然更开心啦,但这个结果是不是你讲的这个故事呢?作者做了这么几件事,首先作者用警察和毒贩交火死亡率做被解释变量,重复了上面的分析,结果证明PAN险胜上台会使这个指标上升。这就说明PAN确实不是吃干饭的,真抓实干。仅仅说明PAN上台扫毒厉害也不够,依然不能说明毒贩会纷纷抢地盘。第一个问题是:毒贩更喜欢抢什么地盘?不用问,肯定喜欢抢值钱的地盘,人为财死嘛。什么地方值钱?靠近消费者的地盘最值钱。消费者在哪里?USA!所以作者用距离美墨边境是否足够远的哑变量和断点哑变量交互,结果发现,在距离美国近的地方,毒品凶杀率明显增加,而在距离美国远的地方,毒品凶杀率没有明显上升。于是,证明作者的逻辑是有道理的。
 
作者又论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毒贩不太可能突然由吃素改成吃荤了,如果一个地方在PAN上台后发生了抢地盘的冲突,那很可能之前他们就热衷于打打杀杀的生活。所以作者又构造了一个交互项,用选举前的暴力冲突力度哑变量和断点哑变量交互,结果发现,确实只有在那些之前就暴力无比的城市,PAN当选显著提高了毒品凶杀率。
 
作者接着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更会来抢地盘呢?当然是临近的毒贩,而且最好是敌对的毒贩,大家出来混,就要说话算话,既然早就翻脸了,这时候不落井下石还待何时。于是作者将样本分为被贩毒集团控制并且临近一家对头贩毒集团的城市、以及被贩毒集团控制并且附近没有敌对的贩毒集团的城市。结果发现,只有在前者,PAN当选显著提高了毒品凶杀率。
 
做完这些之后,作者发表了一番议论:这些贩毒的真不知死活啊,那边正在打击呢,你冲进去抢地盘不是找死吗?作者解释道,他们觉得打击总是暂时的,而且打击过去了对头可能也缓过来了,冒点险先占了地盘再说。而毒贩又有点过度自信,可能会系统性低估打击持续的时间和力度。这让我想起抗战时,日军发动对敌后抗日武装的扫荡的时候,八路军一边东躲西藏一边也会忙里偷闲把顽军给办了。古今一也。
 
以上分析证明PAN上台激发了抢地盘的假说是很有根据的,但是会不会还有其他机制呢?第一,市长发生了党派更替,意味着现状被改变,于是毒贩欢欣鼓舞,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纷纷大打出手。但这个假说意味着PAN没有什么特别的。所以作者考察了其他两个党派更替的情况,结果发现这两个党更替并没有影响。
 
第二、会不会PAN上台之后,中央政府发现是自己人,所以会增加对这些地区的经济支援。毒贩发现父母官这么有钱啦,不能忍,就跳起来暴力抢夺。作者说不会,因为首先,墨西哥中央政府给各地分配经济资源是很透明的。其次,经济转移支付是可以观测到的数据,而描述统计表明,PAN赢了的城市和PAN没赢的城市,没有系统性差别。
 
第三、会不会PAN上台之后,腐败下降了,然后毒贩发现以前用钱就能解决的事情,现在不放点血解决不了了。作者承认这是有可能的,事实上PAN确实比较清廉,但这应该不是主要问题,因为作者提供数据,说明PRI和PRD这两个党的腐败程度差别也很明显,但他们的更替并没有引起毒品凶杀的激增。
 
到目前为止,作者的分析是很完整的,但毕竟是AER,作者又做了点其他东西,分析毒贩的运输网络,构造模型并进行估计,写的当然是很好的,但有两个原因就不在这里讲了,第一个原因是我怎么读都觉得这是把两篇文章拼成一篇文章,第二个原因是我也没完全弄懂。
 
Dell是学界一位新星,她眼睛不好,但是非常努力,发表很好且很有影响力。她天生有极其充沛的精力,没事就去跑个极限马拉松什么的。这个作者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身残不要紧,只要意志坚定奋斗不止,就一定能在学术活动中有所建树。
 
Abstract
 
Drug trade-related violence has escalated dramatically in Mexicosince 2007, and recent years have also witnessed large-scale effortsto combat trafficking, spearheaded by Mexico’s conservative PANparty. This study examines the direct and spillover effects of Mexicanpolicy toward the drug trade. 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estimatesshow that drug-related violence increases substantially after closeelections of PAN mayors. Empirical evidence suggests that the violencereflects rival traffickers’ attempts to usurp territories aftercrackdowns have weakened incumbent criminals. Moreover, thestudy uses a network model of trafficking routes to show that PANvictories divert drug traffic, increasing violence along alternativedrug routes. (JEL D72, D85, K42, O17, Z13)
 
推文作者 | 曹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