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TPP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TPP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推文所涉及的两篇文献
Li, C. and J. Whalley (2014). 'China and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 NumericalSimulation Assessment of the Effects Involved', The World Economy, vol. 37(2),pp. 169-192.
彭支伟和张伯伟(2013). 'TP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经济效应及中国的对策',国际贸易问题 (04), pp.83-95.
 
引言

2015年10月5日,以美日澳为首的12个国家结束“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Agreement, 简称TPP)部长级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这个成员国总人口5亿人,占据世界经济总量40%,全球贸易三分之一的贸易集团的诞生,引发了各界的关注。TPP的条款,不仅涵盖了通常自由贸易协定所包括的关税减免(多达18000多项产品的关税在规定的时间减免为0),非关税壁垒的自由化,还包括其他非贸易的协定,如经济监管制度的统一,货币的自由兑换,知识产权的保护,国企私有化,保护资源环境,以及保护劳工权利等等。所以它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它将影响到未来全球贸易合作新规则的制定。作为迄今为止,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自由程度最高、内容最为广泛的多边自贸协定,TPP 贸易协定毕竟会成为接下来一段时间政府和学者们关注的焦点。

TPP谈判始于2010年3月,最初由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的一项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目前由美国主导,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越南、秘鲁、马来西亚等12个成员参与,这些国家均属于同一地区的另一个重要的跨国组织----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简称APEC)的成员国,但是还有部分APEC 的成员没有加入TPP。图1分别列出了APEC 和TPP 的成员国。(更多关于TPP的基本介绍可见百度百科或wiki,本人在此不再冗述。)
 
 
图1:APEC 成员国和TPP 成员国
资料来源:“China and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 Numerical Simulation Assessment of theEffects Involved”中的Figure 1
 

TPP 贸易协定也被戏称为“ABC”(Anyone But China), 由于其中诸多严格的规定,中国此次没有加入TPP 的框架范围内。那么TPP 贸易协定对中国经济到底会有怎样的影响?现有的经济学研究里又是如何分析这个问题的?

现有的关于TPP对中国影响的文献还并不多,较多的是基于各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提出定性的分析。本推文选取的两篇文章的分析,是通过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 Computable General EquilibriumModel, 简称为CGEModel)对TPP实施后可能对相关国家以及不同行业可能造成的经济影响进行定量模拟评估。CGE模型是近几年国际经济学分析中常用的模型,它通过已有的经济数据建立模型来有效地预测经济中某个外部因素发生变化(如新政策的实施,技术的变革等),给模型内包括的各个国家和部门带来的影响。这个模型通常会同时考虑不同国家,部门的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决策,所以是一般均衡模型。

模型设定
   
Li and Whalley (2014)利用了CGE 模型进行估计,模型中涵盖是11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美国,欧盟,日本,韩国,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AN),智利和秘鲁(CP),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越南(BMSV),以及世界其他地区(ROW),商品分为两大类,即可贸易商品和不可贸易商品,经济中的两种要素,劳动力和资本可以在行业间自由流动,但是不可以跨国流动。图2 概括了模型中对生产和消费部门的假设。

本文的模型设定和以前的文献不同之处在于:第一,贸易成本的定义,不是简单的关税税率,而是包括了关税和非关税贸易成本。贸易成本是通过利用引力模型(gravity model)而计算出。第二,模型通过使用内部资金结构(inside money structure),即贸易可以通过债务的方式跨期进行,从而允许内生性的贸易不平衡的存在,这一假设使得模型更符合现实中的情况,即中国存在大量的贸易盈余。
 
 

图2: CGE 模型里的生产和消费部门
资料来源:“China and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 Numerical Simulation Assessment of theEffects Involved”中的Figure 3
 
数据

为了利用引力模型计算贸易成本(关税+非关税成本),需要模型中11个国家和地区互相之间的产品层面的进出口总量,这个数据可以在联合国的UN COMTRADE 数据库里获得。关税数据来自WTO的Statistics Database。在CGE模型中的其他宏观经济数据,包括GDP, 劳动力总量,资本总量,工资,利率等,均以2011年的数据作为基准,所有的数据均来自世界银行的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e 数据库。估算中假定第二产业,即制造业为可贸易部门,第一和第三产业,即农业和服务业为不可贸易部门。对于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弹性,本文根据已有文献中的估算,都假定为2.
   
模拟结果
   
在本文的模拟中,TPP 的影响用三种不同的情境分别描述:成员之间的总的贸易成本全部变成0 (即可贸易商品完全自由流动),关税减免为0 并且非关税成本降低50%,以及只有关税减免为0。然后分别分析,当中国加入TPP 和不加入TPP时,这几种情境对中国的福利,产出,进出口,贸易不平衡的影响。模拟结果见表1。


    
结果显示,当中国被排除在TPP 之外,本国的福利是减少的,进口会降低,其他经济变量,即产出,出口以及贸易不平衡均会增加。而如果中国加入TPP 当中,几乎各个部门都会受益,如果只是减免关税,对福利会有轻微的损害,因此应该引入更全面的谈判,降低非关税成本。
   
本文继续分析了中国是否加入TPP 对其他的国家的影响。结果显示, TPP 的所有成员国的各个部门在该国加入TPP 以后都会受益,而中国加入以后,对大多数TPP 成员国都会产生正面作用。而对于非TPP 成员国,中国加入TPP的影响则有正有负。

彭支伟和张伯伟(2013)的另一篇文章也使用了CGE模型来估算TPP对中国的影响,他们的文章主要考察的是TPP 对APEC 国家及其不同的行业的影响。该文还考察了APEC 近几年倡议但并未实行的的另一个亚太地区的更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即亚太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of the Asia-Pacific, 简称FTAAP)的影响。FTAAP涵盖APEC21个成员国,是比TPP影响更广的贸易协定。表2显示不同FTA方案APEC各成员国的GDP和福利的影响。图中数据显示,对于中国,不加入TPP 会带来GDP和福利的下降,而加入TPP或者加入更广泛的FTAAP, 中国的GDP 和福利都有显著增加。而对其他绝大多数TPP 国家,中国的加入都可以使他们国家的GDP 和福利得到提高,而加入FTAAP, 这些国家的福利可以得到更大的提高。
   
利用类似的方法,本文还继续分析了加入不同的TPP 对APEC 国家的其他经济变量,即进出口,贸易条件,即贸易平衡的影响。结果显示,不加入TPP,中国的进出口会降低,贸易条件会恶化,而加入TPP 以后,情况将会逆转。而对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和新西兰,加入TPP 对他们的进出口以及贸易条件都是改善的,中国加入以后,这些国家受益会增加。APEC 的其他未包括在TPP 的成员国,如香港,台湾,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等国均会收到TPP 的冲击,中国的加入会加剧负面的影响。
   
在表3中,本文进一步细分到不同行业,对各行业的影响从产出,出口和进口角度分析。结果显示,未加入TPP 会对中国的农业,纺织业和汽车产业产生冲击。而中国出口的另外两个主要行业,机械及电子产品部门则会受益。加入TPP 以后,中国的农产品,纺织服务和电子行业的产出和贸易则会实现增长,但是对汽车行业的冲击则会加剧。


   
文章中的表5-7显示了对其他国家不同行业的影响,而对美国而言,加入TTP 或者FTAAP, 几乎可以让所有行业受益,中国的加入可以让美国在TPP 框架内的受益增加。对日本而言,加入TPP 会冲击本国的农业,纺织和汽车部门受益,电子和其他运输设备在中韩参与的情形下将受冲击。而韩国的大多数行业都会在TPP 施行后受损,其重要行业只有在FTAAP方案下才能获益。
 
结论政策建议

   
以上的模拟分析显示,如今的不包括中国在内的TPP贸易协定会给中国带来冲击,从而GDP 略微下降,国内福利下降,进口下降,贸易条件恶化,并且农业,纺织服务业和汽车产业会带来冲击,也有一些行业,如电子和机械行业会在TPP 实施以后受益。
   
面对美国的“攻势”,中国可以利用TPP 谈判成员以及APEC 成员同美国的分歧,一方面循序渐进地推进FTAAP,另一方面扩大和深化东亚经济合作,并加紧推进同亚太经贸伙伴的双边FTA 建设,构建以中国为核心的“轮轴-辐条(Hub and Spokes) ”形FTA 网络来抵消TPP 的冲击。事实上,随着中国日益融入全球分工网络和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的提升, TPP 成员在通过TPP 获取经济收益的同时,也能通过与中国签订双边FTA 强化这种收益,因而上述构想具备经济上的可行性。此外,与同较多成员集体进行高质量的FTA 谈判相比,以务实的目标推进双边FTA 谈判有利于避免“集体行动”困境,谈判成本可能更低。因而,无论是出于追求“轮轴-辐条”形FTA 网络中的核心国利益,还是出于强化亚太经济合作主动权的考虑,中国均应加紧推进同亚太经贸伙伴的双边FTA建设。
 
原文摘要

Abstract for Li and Whalley (2014)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 is anew negotiation on cross-border liberalization of goods and service flows goingbeyond WTO disciplines and focused on issues such as regulation and bordercontrols. This paper uses numerical simulation methods to assess the potentialeffects of a TPP agreement on China and also China's inclusion or exclusion onother countries. We use a numerical 11-country global general equilibrium modelwith trade costs and inside money. Trade costs are calculated using a method basedon gravity equations. TPP barriers potentially removable are trade costs lesstariffs. Simulation results reveal that China will be slightly hurt by TPPinitiatives in welfare when China is out, but the total production and exportwill be increased. Other non-TPP countries will be mostly hurt in welfare, butmember countries will mostly gain. If China takes part in TPP, she willsignificantly gain and increase other TPP countries' gain as well. Thecomparison of TPP effects and global free trade effects show that the positiveeffects of global free trade are stronger than TPP effects. Japan's joining TPPwould be beneficial to both herself and most of other TPP countries, but whichnegative effects on China's welfare when out of TPP will increase further.

Abstract for 彭支伟和张伯伟(2013)
   
本文运用CGE模型,对TPP和FTAAP对APEC成员、特别是中美日韩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评估。结果显示,不包含中韩的TPP将使两国经济受到冲击,而加入FTAAP将为两国带来较显著的收益;已加入TPP谈判的成员将获益于TPP,但在FTAAP下的总收益更高.中国加入TPP将在使自身获益的同时,促进美日两国的收益。产业层面,加入TPP或FTAAP将使中国农产品、纺织服装和电子行业的产出和贸易实现增长,汽车业将受冲击。美国几乎全部行业的产出和进出口将因TPP和FTAAP而增加。日本农业部门多数将受到冲击,纺织和汽车部门受益,电子和其他运输设备在中韩参与的情形下将受冲击,而韩国的重要行业在FTAAP方案下才能获益。美国亚太战略的调整决定其近期会重点推进TPP,中国在主张循序渐进推进FTAAP的同时,更现实的策略是深化东亚经济合作,并谋求构建以中国为核心的亚太"轮轴-辐条"型FTA网络。

作者个人信息:宁波诺丁汉大学博士
文责自负,如需转载请告知本人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