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公务员家庭、创业与寻租动机

公务员家庭、创业与寻租动机

私有企业作为经济活动的主体之一,创造了60%的国内产值并吸收了约50%以上的城镇就业,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至关重要。借助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本文分析了家庭的公务员背景与其创业活力的关系。研究发现,一定程度上,公务员家庭背景减少了家庭创业的动力。当男性配偶为公务员时,女性配偶创业概率降低1.3%;当女性配偶为公务员时,男性配偶创业概率显著降低5.86%。但公务员家庭的职位背景却显著增加其创业概率。男性配偶为公务员且有职位时,女性配偶创业概率显著增加5.44%。女性配偶为公务员且有职位时,男性配偶创业概率更是显著增加13.0%。研究还发现,家庭公务员背景带来的资金灵活性、较高的人力资本水平以及更广泛的社会网络均不能很好地解释有职位公务员家庭较高的创业活力。在控制了企业各特征变量后,公务员且有职位家庭的创业获得了明显超过企业平均利润水平的投资回报。进一步,本文借助“十八大”后中国政府力度空前的反腐举措带来的准自然实验,采用DDD回归法对比2011-2013年公务员家庭的创业概率,发现2013年有职位的公务员家庭创业活力较2011年显著下降7.5%。研究显示,寻租动机很可能是有职位公务员家庭较高创业活力的真正原因。

数据来源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2011年进行的第一轮入户调查和2013年进行的第二轮入户调查。其中使用的创业变量来自受访者对“去年,您家是否从事工商经营项目”的回答选择“是”的家庭为创业家庭,“否”为未创业家庭,对个人的创业信息主要依靠就业者的工作性质进行识别,答案为“经营个体或私营企业,自主创业”的个体人为是自主创业。家庭成员的职业类型中是否为公务员来考察公务员背景,考虑到家庭成员成为公务员和家庭或者个体创业的先后顺序对二者之间的关系,调查中询问了家庭成员在具体工作岗位和职位上的工作时间,以及创业家庭的创业时间,剔除家庭成员成为公务员之前就已经创业的样本。对剩下的样本通过对比公务员家庭和非公务员家庭在创业概率上的差异来识别家庭公务员背景与创业的关系。

回归模型

采用LPM模型,被解释变量为家庭或者个人是否创业的哑变量。

模型
 

其中,(1)单独考察个人的公务员背景对创业的影响,(2)单独考察个体在工作重点 职位背景与创业的关系;(3)同时考察个体的公务员背景与职位背景对创业的影响。其中entrepreneurship 是二元哑变量,衡量家庭或者个体是否创业,server表征家庭或者夫妻另一方的背景信息,个体样本中有公务员则取值为1,zhiw表示家庭成员或者夫妻另一方在工作中职务的哑变量,server*zhiw为公务员哑变量和职位哑变量的交叉项,和表示公务员或者职位背景对创业者创业概率的影响,表示公务员有职务时个体创业比其他家庭在创业活力上的差异。、、均为本文关注的主要回归系数。

计量结论

(1)公务员家庭的创业概率并未显著高于其他家庭,其中可能的原因是生存型家庭作为我国家庭创业的一个很重要的类型,公务员家庭由于良好的家庭环境,创业动力不足。

(2)公务员家庭或者有职位的家庭创业概率低,但是有职务的公务员对配偶创业具有正向促进作用。具体为:中等职业的公务员对配偶创业概率的影响最为明显,而职位高的公务员对配偶创业概率的影响显著成都偏低,倾向于没有影响;作为乡村干部的基层公务员没有显著提高配偶的创业概率;男性个体借助家庭公务员背景进行创业的可能性显著高于女性个体。

公务员的职位背景促进家庭创业的可能解释:

公务员家庭背景带来的资金灵活性、较高的人力资本水平以及更广泛的社会网络均不能很好解释公务员背景对创业活动影响的效果差异,尤其是有职位公务员家庭较高的创业活动以及创业过程中获取的超额利润的能力。随后,从工商项目的盈利能力考察公务员家庭的创业活动是否与寻租供给之间的关系。计量结果显示,在控制其他变量之后,有职位的公务员家庭其项目的获利可能性、年收入、年盈利额分别高出普通公务员家庭工商业项目25.7%、287%、18.9万。

考虑到转轨经济背景下的反腐运动,作者对2011-2013年反腐环境改变前后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公务员家庭与职位家庭的创业活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升,由此人为反腐环境的改变可能是有职位公务员家庭减少创业的关键。由此,提出政府在扶持家庭创业过程中提供的一系列政策建议。

论文信息:李雪莲、马双、邓翔,公务员家庭、创业与寻租动机,经济研究,2015年第5期,89-103页。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