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原文信息
Cheng Chen and Claudia Steinwender: 2019, ‘Import Competition, Heterogeneous Preferences of Managers and Productivity’. NBER Working Paper No. 25539.

文章概述
本文主要通过数理模型推导和数据实证分析了进口竞争(进口关税降低)对西班牙家族企业生产率的影响。结果表明,初始生产率较低的家族企业在面对竞争时,企业生产率会显著提升。对于那些初始生产率较高的家族企业和无论初始生产率高低的非家族企业而言,进口竞争对其没有显著影响。家族企业生产率的提升是通过提高原材料的利用效率推动,而不是通过创新活动推动。家族企业在面对进口竞争时(尤其是有破产风险时)提高生产率就是为了努力的生存下去,而这种提高的效率只是短期的,因为他们的创新产出并没有显著的提升。

本文贡献
关于进口竞争对企业创新和生产率的影响没有一致的结论。但从整体上看主要分为两类:第一,对于发展中国家整体上有显著的促进效应(Pavcnik, 2002; Amiti and Konings, 2007; Muendler, 2004; Schor, 2004;Fernandes, 2007;Gorodnichenko et al., 2010; Bombardini et al., 2017;Brandt et al., 2017.);第二,对于北美国家而言存在负向的影响(Xu and Gong, 2017; Kueng et al., 2017; Autor et al., 2017.)。存在差异的可能原因是市场的竞争水平不一样,市场的摩擦不一样以及管理者的偏好不一样,对于二者之间存在差异的原因有待使用实证方法进一步探究(Shu and Steinwender,2019)。本文的贡献一在于:从企业异质性(家族企业与非家族企业,也即不同的管理者偏好)角度分析贸易自由化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
在企业面临进口竞争时,现有研究主要有两类理论支撑。一类是熊彼特效应,企业面临竞争时,他们从创新中获得的收益就会下降,因此进口竞争会抑制企业生产力和创新(Schumpeter, 1934);另一类是逃避效应,企业在面临竞争时,为了避免竞争带来的损失,会增加创新活动,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关于两种效应谁占主要,可以阅读(Shu and Steinwender,2019)关于贸易自由化与企业创新的那篇综述。而本文的贡献二在于:提供了一个关于企业管理者异质性的理论模型,通过数理推导说明初始生产率较低的家族企业如何应对进口竞争。
众所周知,家族企业是一种重要的经济现象。但以往大多数研究表明家族企业与非家族企业相比,在很多方面都表现的相对较差(Pérez-González (2006); Bennedsen et al. (2007); Bloom and Van Reenen (2007); Bandiera et al. (2011, 2014b); Mullins and Schoar(2016); Lemos et al. (2016); Bertrand and Schoar (2006); Morck et al. (2000); Villalonga and Amit (2006))。无可否认的是,家族企业管理者对于家族企业的治理并非只有企业利润最大化一个目标,更重要的是他们要保证家族企业能够存活下去,以继承给他们的后代.(e.g., Hart, 1983; Hermalin, 1992;Schmidt, 1997; Raith, 2003).。或者说家族企业有非常明显的其他偏好( Demsetz and Lehn (1985); Bertrand and Mullainathan (2003); Bandiera et al. (2014a); Hurst and Pugsley (2011); Bertrand and Schoar (2006); Belenzon et al. (2014); Bandiera et al. (2014b))。本文的贡献三在于:丰富了家族企业相关研究的文献,与以往研究的结论存在差异,即家族企业在某些方面也可以表现的很好,比如本文面对进口竞争的情景。

数据及变量说明
本文数据来源于西班牙制造业企业数据库,样本时间范围为1993年到2007年。没有选择1993年之前的原因是之前的调查缺少资产和折旧的一些变量,没有选择2007年之后是为了避免金融危机混淆研究结果。有4000家企业在样本范围内。本文的关键变量定义如下:
进口竞争:本文利用欧盟对来自其他国家征收的关税作为进口竞争的衡量,需要注意的是,关税的下降表示进口竞争的增加。对于本文的异质性偏好的管理者:是通过企业属性来进行量化,家族企业(一个企业管理职位中有家族成员=1)表示管理者有异质性偏好,其他没有。生产率使用企业劳动生产率衡量,因为在数据中能方便的观测到。

实证策略与结果
在实证第一部分,作者先将样本分划分为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对两个样本分别做了线性回归,然后分别做了非参数。回归结果显示:第一,对于家族企业而言,进口竞争(进口关税减低)会显著增加企业生产率,且对于低生产率的家族企业影响显著,对于高生产率的家族企业没有显著影响;第二,对于非家族企业而言,进口竞争不会对企业生产率产生显著性影响,无论是生产率低还是高的非家族企业。之后作者还做了非参回归,结果如下图所示,隐含的意思与线性回归一致。在实证第二部分,作者将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放在同一样本使用了三重差分进行分析,结果也显示进口竞争对于初始生产率较低的家族企业有显著的正向作用。在使用TFP替换劳动生产率后,结果没有发生变化。再此基础上,作者还做了一系列的稳健性检验,具体如下:

图1:进口竞争对企业劳动生产率的影响:非参数回归

稳健性检验
作者从多个方面进行了稳健性检验:第一是基于企业可观测的特点,将企业初始TPF、初始销售额、初始R&D、初始规模等纳入回归,结果没有发生显著性变化。第二是家族企业管理者是家族人员的数量角度,发现家族企业中,家族人员在管理者岗位面对进口竞争会显著增加企业生产率,家族人员在非管理者岗位不会增加企业生产力率。第三是检验了家族企业聘请管理团队面对进口竞争的表现,结果显示与专业的家族企业管理团队相比,家族管理面对进口竞争会显著提升企业生产率。第四是剔除了那些一开始由家族管理,之后转换为专业团队管理的企业,结果依然稳健。当然,作者还讨论了进口竞争伴随着的其他问题,比如说以更便宜的价格进口原材料,以及增加出口机会。在控制了进口原材料的价格和出口关税后,结果仍然稳健。在稳健性检验后,作者对一系列的结果做了数理推导,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原文。

进一步分析
这部分可以理解为作者做的机制分析。作者先看了进口竞争对企业创新的影响,结果显示影响不显著,表明企业在面对进口竞争时候虽然生产率提高了,但对于创新活动没有增加;其次作者通过回归发现初始生产率较低的企业在面对竞争时是通过较少原材料的投入增加企业生产率,而不是通过提高销量;再者作者检验了家族企业的年龄和管理岗位家族人员数量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结果显示30年以上的家族企业对30年以下的企业面对竞争生产率更高,多位家族管理人员与一位相比,企业面对竞争生产率也更高;最后作者查看了进口竞争对企业破产的影响,结果显示总体上进口竞争会显著影响企业破产,但分为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后,进口竞争对家族企业破产的影响并不显著。

Abstract
Empirical evidence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mport competition and firm productivity is mixed. We explore a new dimension of firm heterogeneity by focusing on different types of managers. Using Spanish firm-level data, we show that import competition leads to productivity increases for family-managed firms that are initially unproductive. Productivity changes are driven by family management as opposed to family ownership or non-managing family members. This evidence is consistent with a model in which family managers care more about the survival of their firm than professional managers, which triggers additional effort when the firm is faced with an increased bankruptcy risk. We show evidence consistent with this mechanism.

声明
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观点。

香樟经济学术圈征稿
香樟致力于提供学术研究公共品,对香樟最好的回馈就是向平台赐稿。投稿邮箱:cectuiwen@163.com。

香樟经济学术圈
本期小编:段雨玮
话题:



0

推荐

香樟经济学术圈

香樟经济学术圈

1297篇文章 1次访问 6小时前更新

香樟经济学术圈由中国社科院、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国内外青年经济学者发起。此平台主要推送国外经济学领域经典前沿论文,发布国内外经济学相关资讯,以及香樟经济学者圈的相关活动公告。 期待能够对中国经济学研究和国家政策产生一定影响。微信订阅号:camphor2014。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