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清代妻妾价格研究|传统社会里女性如何被用作避险资产?

清代妻妾价格研究|传统社会里女性如何被用作避险资产?

推文人 | 于翠婷 
推文信息:陈志武等,清代妻妾价格研究——传统社会里女性如何被用作避险资产? [J]. 经济学(季刊), 2018(5).
 
一、摘要
 
本文从清代中国1736-1896年间73216件婚姻家庭类刑科题本案件中,把所有记录了买卖妻妾价格、寡妇再嫁财礼、正常婚嫁财礼信息的案件找出来,共收集3119个可用案件,用以检验传统社会中“女性被用作避险资产”的假说,即妻妾价格是否在生存风险变大时显著更低。我们用粮价作为生存风险的代理指标,发现:粮价越高时,妻妾价格尤其买卖妻妾的价格越低;以旱灾作为工具变量的两阶段估计表明,旱灾年份里粮价上升10%,会导致妻妾价格下降33%,证实了这一假说。本文的研究表明,金融市场把人尤其是妇女从经济工具的角色以及相应的制度约束中解放出来,具有重要作用。
 
二、引言
 
风险事件一直挑战着人类的生存。一场旱灾、水灾、地震、歉收等自然灾害,就可以迫使“靠天吃饭”的农业社会四处寻找活路。那么,人类社会又是如何与风险博弈的呢?第一种办法是通过文化价值、伦理规范、社会组织来要求人们以非经济、非货币化的方式互通有无,共同分担风险。KungandMa(2014)的研究表明,在清朝时期的山东,儒家祠庙数量越多即儒家文化影响越深的县域,即使受到灾荒冲击,农民通过暴动求生存的倾向性也会低很多。第二种办法是通过相关性低的新技术或者新品种达到削弱风险冲击的效果。最经典的例子之一是番薯这类“新世界”作物对中国的影响。Jia(2012)发现,由于番薯相对于中国传统的粮食作物———水稻、小麦等而言更具抗旱性,因此即使发生旱灾,水稻小麦不能种,农民也可追加种植番薯给家人求得活路,而不必诉求于暴力。第三种办法是把人当作避险工具,尤其是将妇女作为避险资产,平时花钱娶妻买妾、生儿育女,在灾荒发生时再通过嫁卖妻女,用变现所得缓冲生存挑战(作者提出的办法,也是该文章主要讨论的主要问题)。
 
三、“ 女性被用作避险资产”假说
 
虽然土地、房产、牛羊、古董可以用作投资和避险工具,但那需要足够多的剩余财富,对一般农户而言,价格太高,用不起这些避险工具;相比之下,儿子、女儿、妻妾是普通农户更方便的人格化避险工具,这就是“养儿防老”的保险与投资含义。科斯的产权理论表明,权利界定是市场交易的先决条件(Coase,1959)。清晰界定作为资产的子女是属于父母的并由父母掌握其买卖的控制权与收益权,作为资产的妻妾和其控制权属于丈夫,等等。
 
儒家“三纲五常”“三从四德”清楚界定子女、妻妾的产权界限和归属:结婚前女儿是父亲的财产,结婚后则是丈夫的财产,婚姻仪式是实现这种财产权利的转让。非洲、英国的婚姻过程跟中国的大同小异,一是双方父母“包办”、当事男女必须服从。二是只有在支付并见证财礼之后婚姻才“合法”。这些细节决定了传统社会的婚姻重利益、轻情感,就如张五常(Chenung,1972)所说的:传统婚姻跟一般产权交易过程无异,都是产权的转让。
 
在父系社会里,丈夫是家里所有资产(包括妻子、子女)的所有者,主人当然不会把自己作为资产卖了。所以,在传统父系社会里,生存危机发生时更可能是“女性被用作避险资产”,而不是“男性被用作避险资产”。
 
四、变量、数据及模型
 
变量的选取:选择用女性价格(用“妻妾价格”通指正常婚嫁、买卖妻妾或寡妇再嫁的价格。)来测度妻妾市场上的供求关系,并将其作为重点解释的对象;各州府每年的平均粮价来测度“风险事件”。
 
数据的来源:妻妾价格来源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清代刑科题本档案。这些档案记录了中国各地1736-1896年间的严重刑事案件,通常是命案。平均粮价来源于中国台湾“中研院”近史所《清代粮价资料库》。气候冲击数据来源于《 中国近500年旱涝等级分布》。
 
计量回归方程:
 
 
其中,Brideprice是府级妻妾价格,grainprice是府级年均粮价,X为控制变量。预测β是负的,即粮价上升会导致妻妾价格下降。η表示府级异质性,θ表示年份异质性。
 
五、实证结果
 
基准回归结果见表1,表明粮价对妻妾价格确实有负面影响,且严格显著。即根据清朝大样本数据,以粮价表征的生存风险事件会导致妻妾价格下降,支持了“女性被用作避险资产”假说。
 
 
妻妾买卖和寡妇再嫁样本回归结果见表2,表明在去掉了正常婚嫁后,粮价对妻妾价格的负影响变大了,从原来的-3.61变成-5.21,即买卖妻妾和寡妇再嫁对粮价即风险事件的反应更敏感,而正常婚嫁对粮价的反应要低一些。
 
买卖妻妾样本回归结果均见表2,再去掉寡妇再嫁案例,只用买卖妻妾的样本做回归分析,表明在粮价对妻妾价格的负影响变得更大了,变为-6.20。这说明,买卖妻妾的行为对造成粮价猛涨的风险事件比其他各类婚嫁都更加敏感,系统地印证了关于“在风险冲击无路可走时把妻妾作避险资产变卖”的假说。
 
 
妻妾买卖行为的工具变量回归结果见表3,做该模型的原因在于,旱灾、水灾、地震、瘟疫、蝗虫等风险事件终通过粮食的短缺来直接威胁生存。为了验证当真正的外在风险事件(比如旱灾)发生时,粮价会严格上升。使用气候冲击作为工具变量,对此做检验。
 
表3是两阶段回归结果。表3底部给出的第一阶段回归表明,旱灾发生时确实导致粮价大幅上升,旱灾年份粮价比非旱灾年份要高0.25两银左右。第二阶段的结果(表2上部分)表明,由旱灾引发的粮价上升对妻妾价格的负影响比表2中一般粮价上涨带来的影响要高出很多,这印证了前面关于工具变量的推断。
 
 
六、本文创新之处
 
第一,正式提出“女性被用作避险资产”假说,这有利于深入理解妻妾买卖历史的起源。第二,第一次用大样本数据对妻妾价格进行研究,并以此检验传统社会里女性作为资产使用的属性。第三,研究具体表明,现代金融市场是个人解放尤其是女性解放的基础,金融市场把人从这些经济工具、风险工具中解放出来,并因此获得自由。
 
Abstract
 
People in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society seek to hedge survival risk with selling women due to lack of modern financial instruments. In this paper, we attempt to test the propostion using bride-price data collected from crimianl archives in Qing Dynasty. We use grain price to proxy survival risk as key explabatory variable, and find that 10% increase in grain price lead to 33% decrease in bride-price in two-stage regression using whether there was draught as a instrument. It shows that when draught comes, grain price goes up, which makes many subsistence families hard to survive, and sell wife or daughter to hedge risk. The result is consistent with our proposition.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