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方言如何扭曲了资源配置?

方言如何扭曲了资源配置?

推文人 | 焦阳 
原文信息:刘毓芸,戴天仕,徐现祥. 汉语方言、市场分割与资源错配[J]. 经济学(季刊),2017,16(04):1583-1600.
众多经济体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伴随着资源错配,现有文献将此归结为制度的不完善,但制度完善的发达国家同样存在资源错配。Pendakur & Pendakur (2002)研究加拿大劳动力市场发现,不同语言种群之间存在市场分割。在制度完善的美国市场,完全消除资源扭曲仍可以使其产出水平至少提高30% (Hsieh & Klenow, 2009)。
 
而另一方面,制度性因素在面临信任、合作、种族特征等非制度性因素时,经常是失效的。Putnam et al.(1993)研究发现信任、合作等非制度因素上的差异是意大利的民主制度试验失败的原因,Michalopoulos & Papaioannou(2013)发现非洲国家经济发展的差异取决于其语言种族特征而非制度。
 
本次推送的文章将这两个方面相结合,提出了一个新问题。我国疆域广阔、方言众多,语言是身份认同的重要维度,那么在给定制度和政策性扭曲之后,方言这一非制度性因素会如何影响我国的资源配置?这篇文章是由刘毓芸、戴天仕、徐现祥合作发表于2017年《经济学(季刊)》上的《汉语方言、市场分割与资源错配》。
 
从理论机制上讲,方言为什么有可能会影响资源配置呢?首先,语言是身份认同的重要维度(Pendakur & Pendakur, 2002)。而在不同方言之间,人们的祖先来源构成不同(周振鹤和游汝杰,2006),方言身份也不相同,相互之间容易不信任、不认同,经济互动相对较少,合作行为不易发生(孔江平等,2016)。因此,这将不利于不同方言区域间的要素流动,使不同方言之间容易形成资源错配和市场分割,地区间生产率差距更大。例如,浙江省的文成县、泰顺县和苍南县三县相邻,且均在温州市的辖下,但比较三者的生产率会发现,与泰顺县讲同一种方言(吴语)的文成县,其制造业劳均产出只比泰顺县高出7.3%,而与泰顺县所讲言不同的苍南县(讲闽语),其劳均产出却比泰顺县高出66.2%,生产率差距更大。
 
那么,如何构造识别策略,来检验方言对资源配置的扭曲作用呢?文章巧妙地构造了两两相邻县对,来考察相邻两县间方言是否相同对两县间资源错配程度的影响,同时控制两县是否属于同一省(或地级市),以及两县的普通话水平和识字率。
 
这一识别策略非常干净,有如下几个好处。第一,中国的方言边界与省界、地级市边界均不重合,这使得文章在考察方言对资源错配影响的同时,可以控制两县是否属于同一省和地级市,从而将共同制度(政策)的干扰剔除出去(Michalopoulos & Papaioannou, 2013)。
 
第二,基于中国的样本进行考察可以更好地控制语言沟通机制。从书面语言上看,中国90%以上的人口为汉族人口,无论方言如何,书写都是使用汉字,因而共同的书面语言可以减弱不同方言在文字沟通上的阻碍作用。从口头语言上看,尽管各地方言发音各异,但普通话作为标准的官方语言的发音,承担了绝大多数情况下口头语言的沟通功能。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一直在推行“推广普通话”的语言文字政策,截至2000年年底,50%以上的人口可以流利地使用普通话,到了2010年这一比例达到了70%以上。因此,尽管不同方言之间存在方言沟通上的障碍,但共同的文字和广泛使用的普通话,弱化了方言在语言沟通上的障碍,使得文章识别出的更有可能是方言间不认同的影响。
 
利用这一识别策略,文章进行了如下精细而扎实的数据准备工作。首先,文章使用1998-2007年《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计算了中国各县28个二位码行业的生产率水平。其次利用《汉语方言大词典》(1986年)识别了各县所属的方言。再次,为了更准确地将生产率与方言相匹配,文章梳理了1986-2007年历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梳理出了1984个在此期间行政区划边界未发生过变动的县级单位(占79.2%)。接着,利用《中国1:400万县级行政区划的地图数据集》,依据相邻两县至少共用一对相同的边界点经纬度坐标,识别出了5043对相邻县对。最后,将三者匹配,得到了“中国相邻县对间生产率差距与方言差异的数据库”。
 
基于该数据库,文章实证检验了方言对资源错配程度的影响。实证结果显示:方言上的不同显著地加剧了相邻两县间的资源错配程度。平均而言,当其他条件不变时,方言不同的两县间生产率差距比方言相同的两县间高出4.7%左右。这一结果是稳健的,当控制了共同政策(制度)、语言沟通机制、地理因素和测量误差等因素后,依然成立。
 
更有意思的发现是:第一,方言的影响在方言间差异较大的南方方言地区更加明显;第二、如果两个地区的初始经济发展水平更相近,方言阻碍资源配置的扭曲效应更强;第三,这一效应在大多数二位码行业都存在;第四,当一个地级市内部方言越多样时,该地级市的资源错配也将更严重,若将其方言多样性水平完成消除,可以使资源错配程度降低15%~20%个标准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