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评价全球药物专利保护技术的效应:来自印度喹诺酮类的证据

评价全球药物专利保护技术的效应:来自印度喹诺酮类的证据

推文人 | 袁晓燕
 
原文信息:Chaudhuri, Shubham, Pinelopi K. Goldberg, and Panle Gia.  2006. "Estimating the Effects of Global Patent Protection in Pharmaceuticals: A Case Study of Quinolones in India."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6(5): 1477-1514. 
 
导言
 
三位作者在题为《评价全球药物专利保护技术的效应:来自印度喹诺酮类的证据》一文中,研究了在与贸易相联的专利保护协议的背景下,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被要求实行并遵守药物产权保护条例,氟喹诺酮类药物专利保护技术在欠发达国家的引进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药品的价格,以及由此导致的福利损失到底有多大?
 
选题背景
 
该问题的选题背景为:作为WTO成员国,必须承认并实施包括技术、药品在内的所有领域的产品专利。然而,当TRIPS(Trade-Relate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协议进入实施阶段时,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即使他们在其他所有领域都实施了该协议,但他们都在药物市场上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因为救命药物或者必须药物的低成本可获得性,是高于一切的必然选择。然而,在TRIPS的要求下,在2005年,即使最不发达的国家,也都必须在药物市场上介入专利权使用技术。然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宣称药物市场上过多的专利保护会导致药品的更高价格,从而对该国公民的健康和福利有着不利的影响。为了对抗这一论断,那些发达国家的全球药物公司认为:由于大多数专利产品都有许多替代性配方,专利技术的增加不大可能显著增加药物的价格。更进一步,他们还宣称专利保护技术的缺乏已经使得在生物学家在疾病方面的研究大大受挫,而这又严重加剧了全世界的贫困,他们暗指药物的专利保护技术会因为刺激创新和技术的转移而使得欠发达国家大大受益。
 
几乎所有之前的研究都是基于发达国家的,然而,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消费结构的几个关键方面存在显著差异,以往的研究无法回答这一问题。任何试图评价TRIPS的这一要求带来的潜在的价格和福利效应的研究,都必须建基于对于欠发达的贫穷国家药品市场和需求和市场结构有着深入扎实的了解。比如说,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消费者愿意在低价甚至可能不够有效的药品和高价药品进行比较选择,这个权衡是否跨越不同的药品配方部门?消费者愿意为这种正宗的、有着商标声誉、同时有着许多替代品的产品支付多大的溢价?药品市场上的竞争程度是怎样的?消费者福利依赖于价格策略和制药企业的决策。但是,这些,统统都来自对于企业对于市场需求结构的评价。如果消费者不愿意为更新的专利产品支付更高的溢价,而宁愿使用现存的老的,甚至可能低效率的替代品,那么专利持有人能够对市场索要高价的能力就是有限的。而现存的研究其解释能力有限是由于他们在评估专利的潜在冲击的时候都是基于对消费特征和市场结构的假设,而不是对这些相关系数的现实估计。
 
理论模型及实证策略
 
该文选择了AIDS模型作为其理论框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ugus Deaton)由于在“消费、贫困和福利”方面的贡献而荣获2015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奖委员会(2015)认为,迪顿对于经济学和消费理论的主要贡献之一在于:在迪顿的早期研究中,与米尔鲍尔(J Muellbauer)合作提出了几近理想的需求系统(Almost Ideal Demand System)模型,该模型巧妙且不失一般性,从数量上分析了消费者对于不同消费品的选择,直到今天在学术领域和实际政策评估中都有广泛的应用。AIDS模型在线性支出系统(Linear Expenditure System)以及鹿特丹模型(Rotterdam Model)和对数转换模型(Translog Model)保证需求系统的齐次性和对称性之外,建立的新的需求系统模型,还可以对任意的需求系统做一阶近似,并符合消费者选择公理。其函数形式与目前已知的家庭预算数据一致,并且形式简单,容易估计,还能够在固定参数的条件下通过线性约束检验齐次性和对称性。与以往的需求系统不同,AIDS模型假设消费者满足价格独立广义对数(Price-Independent Generalized Logarithmic,PIGLOG)偏好,即在一定的价格体系下,消费者以能够满足某特定效用水平的最小支出进行消费。
 
该文在AIDS模型的基础上,第一个提供了在发展中国家,对于药品专利在价格和福利可能影响的严格估计。运用从1999年1月到2000年12月两年期间药品详细的价格和销量的月度数据,他们估计了印度药品市场上氟喹诺酮(之后叫喹诺酮)这类抗生素药品主要的价格和支出弹性以及供给方面的参数。他们选择这类产品的主要原因在于它包括了几种产品,在他们的样本期内,这几种产品在美国依然处于专利期。而且,抗生素类药物对于公共健康是非常重要的。然后,他们运用他们的估计结果来对价格和利润进行反事实估计(包括这两种药品的国内企业以及跨国公司的国外替代品),以及消费者福利如何变化。
 
针对他们的研究,印度提供了一个自然实验,原因在于,第一、印度是一个低收入国家,在他们的样本期间,药品专利技术还没有进入实施阶段。第二、根据需求的市场结构,印度是一个有着大量贫困家庭的典型低收入国家,健康保险的覆盖率非常低,几乎所有的医疗花费都是出自自己的腰包。第三、印度的疾病范围基本能反映出几乎所有低收入国家的现状,和发达国家有着显著的差异。最后,印度国内药品的生产市场,在2002年,是世界上不受商标保护的最大国家,具有大量模仿生产和销售药品的中小规模企业。
 
不仅如此,在他们的样本期内,喹诺酮的几种分子在美国依然处于专利期,但是包含这些分子的药物已经被大量的国内企业和大量的跨国公司生产出来的替代品并卖到印度。他们分解并加总这些相互排斥的产品群体。运用AIDS模型,他们估计了两个层面的需求模型,较高一层对应着抗生素市场上内部不同子药品之间的消费分布,在较低层面上,他们估计了在同一个子药品内部,各种不同产品各自之间的消费分布的相关参数。
 
基本结论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利用印度这个经济欠发达国家药品市场上抗生素类药物——氟喹诺酮类的变化来研究人们福利效应及其变化,从而系统研究了TRIPS协议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效应。研究结果显示,即使在有价格管制的情况下,在这个市场上所有国内产品的撤回意味着印度经济的大量福利损失,而福利损失的极大部分来源于消费者福利的损失。
 
本文贡献
 
除了他们的反事实估计是根基于他们估计的参数而不是假设的参数以外,本文还在两个实证的方面超越了前人的研究。
 
第一,包容性——相比较早期发展中国家的研究都假设消费者在国内外两种包含同样成分的产品上无差异(这意味着任何相反的效应都只能通过价格上涨来体现)。该研究允许消费者把包含同样专利成分的国内和跨国公司产品视为不同。
 
第二,方法论。本文估计了大量的跨产品间和跨分子间的替代效应。相比较而言,早期研究忽略了交叉价格弹性(cross-price elasticity)。
 
Abstract
 
Under the 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members are required to enforce product patents for pharmaceuticals. In this paper we empirically investigate the welfare effects of this requirement on developing countries using data for the fluoroquinolones subsegment of the systemic anti-bacterials segment of the Indian pharmaceuticals market. Our results suggest that concerns about the potential adverse welfare effects of TRIPS may have some basis. We estimate that the withdrawal of all domestic products in this subsegment is associated with substantial welfare losses to the Indian economy, even in the presence of price regulation. The overwhelming portion of this welfare loss derives from the loss of consumer welfar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