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取名字的经济效应:John、George还是Giovanni?

取名字的经济效应:John、George还是Giovanni?

推文人 | 蒋盛君
 
原文信息
 
Costanza Biavaschi, Corrado Giulietti, and Zahra Siddique, "The Economic Payoff of Name Americanization,"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35, no. 4 (October 2017): 1089-1116.
 
今天向大家介绍的文章主要研究了20世纪初,美国移民的名字美国化的程度对于他们的收入和职业发展的影响。名字作为一个人的第一张名片,很多时候传承了文化,包含了家庭的期望。对于移民而言,他们在加入美国国籍的时候是会倾向于保留原有的名字,还是会选择更加美国本土化的名字呢?更换成美国本土化的名字是否有助于移民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呢?
 
姓名美国化是指移民将自己的名字改变成在美国土生土长的人群中更为普遍的名字。比如将Giovanni改为John。作者研究发现,1930年,将近三分之一的入籍移民将自己原有的(听起来就像非美国人的)名字更换为在美国土生土长的人群中更为流行的名字。
 
为了成为美国公民,移民需要首先提交一份愿意成为美国公民的声明,然后再提交入籍申请。在这两个步骤中,移民需要提供姓名等个人信息。因此,作者可以知道一个人提交声明时的名字,以及提交入籍申请时的名字。作者随机挑选了一群在1930年完成入籍的纽约城的移民,入籍资料来自于 Ancestry.com中纽约部分地区1930年的入籍记录。在这些人中,作者抽取了25%的随机样本。最终样本包括4,083名男性移民,其中62.33%的移民没有更改名字,或者更换为和原有名字同样常见的名字。剩余的31.47%进行了名字美国化。其中28.68%的人在到达美国和提交入籍意愿之间改名。
 
 
OLS结果显示名字美国化对于岗位收入的效果是3%。相比OLS,一阶差分的结果更大更显著。从非常罕见的名字更换为最常见的名字对于岗位收入的效果是12%。对于更改名字的移民而言,更换为最常见的名字的效果是24%。当我们只关注在出生时有相同名字的移民而言,更换为最常见的名字的效果是22%。OLS大大的低估了姓名美国化对于岗位收入的效应,说明现状较差的移民更加倾向于选择更换为更为普遍的美国人的名字。这可能来自于歧视,或者是由于他们本身的低技能水平。总的来说,较低技术水平的移民有着更强的取名美国化倾向。对于较穷以及较低技术水平的移民而言,姓名本土化对于职业发展更有利。而现状较好的移民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改名成本,更小的劳动市场歧视,同时有更多其他途径来改善现状。
 
由于一个人的名字和其岗位收入是在同一时候所观测到的,有可能岗位工资促使名字美国化,而不是名字美国化导致了岗位工资的变化。针对可能存在的反向因果关系,作者进行了一些稳健性检验。其中一个方法是采用工具变量,即用名字的结构(名字的长度以及每个字母的普遍程度)来作为名字美国化的工具变量。估计结果并不与前面的结果相矛盾。此外,作者将岗位分成不同的类别,将被解释变量更换为岗位升级—从需要低技术水平的岗位升级为需要高技术水平的岗位。估计结果显示,名字美国化与岗位升级正相关。
 
对此话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其它两篇与本文相似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章研究发现,较低技术水平的女性倾向于将自己的姓在结婚后更改为其丈夫的姓(Goldin & Shim 2004)。另一篇文章指出,在瑞典的亚洲和斯拉夫人移民更改姓氏后会获得141%的收入增长(Arai & Thoursie 2009),这和当地人对于非本地人名的歧视有关。
 
参考文献
 
Arai, Mahmood, and Peter Skogman Thoursie. 2009. Renouncing personal names: An empirical examination of surname change and earnings.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27, no. 1: 127-47.
Goldin, Glaudia, and Maria Shim. 2004. Making a name: Women’s surnames at marriage and beyond.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8, no. 2:143-60.  
 
原文摘要
 
We provide the first evidence of the magnitude and consequences of the Americanization of migrants’ names in the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We construct a longitudinal data set of naturalization records, tracking migrants and their naming choices over time. We consistently find that migrants who Americanized their names experienced larger occupational upgrading than those who did not. Name Americanization embodies an intention to assimilate among low-skilled migrants and reveals the existence of preferences for American names within the labor market. We conclude that the trade-off between individual identity and labor market success was present then as it is today.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