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香樟经济学术圈 > 中国为什么需要“熊彼特”?

中国为什么需要“熊彼特”?

论文信息

Salies, Evens. "A test of the Schumpeterian hypothesis in a panel of European electric utilities." Innovation, Economic Growth and the Firm: Theory and Evidence of Industrial Dynamics, Edward Elgar, Cheltenham, UK (2010).

引言

“熊彼特假设”是研究企业规模与技术创新关系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争议的焦点在于实证检验“熊彼特假设”所得到的不同甚至相反的研究结论。“熊彼特假设”由技术创新源假设和技术创新关系假设两部分构成。技术创新源假设认为大规模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要来源,因为大企业的资源优势和垄断地位保证了大规模的研发投入,并使企业具有较强的风险抵御能力;技术创新关系假设认为企业规模越大越有利于创新,企业规模与技术创新具有正相关关系。

中国为什么需要“熊彼特”?纵观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30年,主要是政府主导和投资驱动。特点是物质要素投入至上,不断增加资本和劳动的投入换取经济的增长。由于“边际生产率递减”规律的作用,经济增长放缓是不可避免的。熊彼特则把创新,当做经济发展的动力。熊彼特指出,资本主义社会区别于前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它的生产率提高是迅猛的、飞跃式的,而不是缓慢的、渐进的; 生产率的迅猛发展是创新带来的,尤其是产业革命这种在时间上密集出现的创新浪潮,它们摧毁旧的较低效率的产业体系结构,创造新的产业体系结构。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实施“中国制造2025”,坚持创新驱动、智能转型、强化基础、绿色发展,加快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这大概是熊彼特理论的体现吧。

研究背景

20世纪80年代初,欧美的经济体制发生了深刻变化,从加强政府管制和调节转向放松管制和开放市场。这其中包括电力行业。伴随电力改革而来的是R&D投资逐年持续下降。这一现象引起了经济学家的深切关注。一些专家指出,由电力改革引致的竞争压力给未来的收入带来了不确定性。因此,电力改革削弱了企业的R&D投资积极性。Jamasb and Politt(2008)指出,纵向及横向拆分大大降低了企业的规模,所以与电力改革随之而来的可能是R&D的显著降低。

理论与模型

研发投入所带来的技术进步对经济社会的发展具有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这在学术界已经形成了基本共识。但是如何培育技术进步,以至于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是各国政府以及企业共同关心的问题。作为现代经济主要元素的企业,无疑是技术创新的主要来源之一。较早研究技术创新理论的熊彼特认为企业规模与创新有正向相关关系,大企业在相对集中的市场结构中具有创新优势。因为大企业产出较大,能大规模的享有研发所带来的好处。而且,大企业也具有更大的抵抗研发失败风险的能力。然而,也有研究认为,垄断企业容易利用垄断地位获取利润,具有研发惰性。因此,研发投入与市场竞争存在倒U型的关系。

在众多的研究企业规模对创新活动的影响的文章中,值得关注的是Cohen and Klepper (1996)。Cohen和Klepper 提出了研发投入与企业规模之间关系的理论分析框架;同时,给出了可以估计的具体模型。这也是今天所推送文章的基础。基于“研发成本摊派(R&D Cost Spreading)”,Cohen和Klepper提出了相应的模型以解释企业规模和研发投入之间的关系。在所推送文章中,作者称为CSA(Cost Spreading Advantages)模型。Cohen和Klepper首先提出了该模型的限制形式,以解释企业规模与研发投入的关系、研发投入与企业规模的同比例变化关系以及企业规模与研发投入效率的反向关系。进而,Cohen和Klepper放宽限制条件解释了,为什么大企业更愿意进行研发以及研发投入与企业规模不同比例增长的现象。

作者在Cohen and Klepper (1996)的基础上建立如下模型:

数据与变量

该文章的研究数据主要来自Thomson Financial (DataStream)。涵盖1980至2007年的20家欧洲的主要电力企业。作者将变量分作两类:电力企业本身的特征和电力企业所在国家特征。电力企业本身的特征包括:创新投入:R&D总投资;企业规模(Size):用企业总资产来表示;是否具有输配电网络;并购活动;财务政策。国家特征包括:电力改革和竞争水平;获取技术的机会;燃料结构;需求侧因素。(每一个自变量可能对研发投入的影响,原文中有详细解释,这里不再赘述。)

估计结果

本文的主要假设是规模变量的系数(Beta2)是否大于1?如果Beta2 大于1,说明“熊彼特假设”成立。

从基本模型和完整模型的结果来看,Beta2都是大于1 的,所以作者接受了“熊彼特假设”。

总结

本文的结论对于能源政策的实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例如,严格的并购限制条件可能会阻碍产业技术进步和创新。虽然作者将注意力集中于企业规模对于企业创新的影响,作者同时还考察了其他因素对企业创新的影响。进而作者得出电力企业创新与其他产业的不同。作者指出,由于电力企业处于被监管状态,他们没有遇到资金限制。但是,由于企业的私有化,新的进入者对在位企业的产生的竞争压力是研发投入减少的主要原因。作者还在最后提出了今后的扩展方向。

Abstract

The purpose of the present paper is to provide applied evidence of the combined effect of size and reforms on innovative activity by electric utilities, through a test of the “Schumpeterian Hypothesis”, for a sample of twenty European electric utilities with annual observations for the period of 1980 to 2007. The main contribution of the present paper is to test a “weak version” of the hypothesis in the case of European electric utilities. We shall not only analyze the determinants of R&D, with size as the primary variable of interest, but also the effect of factors likely to be responsible for the decrease in aggregated R&D efforts.

文章原题为:基于面板的“熊彼特假设”检验:以欧洲电力企业为例

推荐 2